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31章:全歼西夏骑兵

    张文显之前对秦观并不太重视,觉得一个文官能有什么带兵本领,无非是人们吹嘘出来的,可现实却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

    他没想到秦观竟如此大胆,只带着四五万兵,就敢深入西夏腹地,还敢直接攻打都城兴庆府。

    张文显立刻命令道:“通知军队,一刻钟内集合完毕,追击赵军,一定要将赵军完全消灭,如果真让他们在大夏腹地肆虐,我们难辞其咎。”

    “是,大帅。”将领们齐齐应是。

    西夏军的速度很快,他们又是骑兵,跨上战马出发,轰隆隆向着秦观的北路军追去。

    北路军内,一名边寨老兵来到秦观面前汇报道:“大帅,前面就是浊轮谷,横山到兴庆府必经之路。”

    秦观抬头看了看四周的地势,点了点头,这里确实是一个绝佳的伏击地。

    秦观对着身后将领说道:“熊大、熊二、薛牧、潘良,本帅命你们四人,分别带领一万兵马分做四边埋伏,看我号令动作,可听明白。”

    “属下明白。”

    薛牧、潘良是原来信安军的老人,老丈人韩世成手下的将领,这两个人统兵的本事还不错,秦观就任命他们两人为步兵统领。

    熊大熊二现在是骑兵统领。

    哗啦啦,不多时,几万人消失在原地,后勤小队做了前进的伪装,消失在路上。

    张文显一马当先,带着西夏骑兵追赶了过来,四万大军跑起来发出轰隆隆的响声,声势惊人。

    一名探马快马回来汇报:“大帅,看痕迹,赵军刚刚过了浊轮谷,应该就在前方。”

    张文显马上命令道:“叶悖麻、咩讹埋,命你们带兵五千,以最快速度追上赵军,不惜一切代价牵制住他们,大军随后就到。”

    两名将领出列,带着五千骑兵以最快速度冲出军列。

    浊轮谷此刻静悄悄,没有一丝声息,叶悖麻、咩讹埋带着五千骑兵,一马当先呼啦啦冲了过去。

    什么也没有发生。

    一刻钟后,张文显带着大军赶到,当看到浊轮谷两侧的山林时,张文显突然有一种心悸的感觉,这条路他走过很多次,可是第一次让他有这种感觉。

    他突然意识到不好。

    刚想命令军队停下,可就在这时,两侧突然想起哒哒哒的声音,西夏军两侧无数士兵突然喷血惨死,军队一阵大乱。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张文显拽着缰绳在原地转圈,看着外围的士兵一个个惨死,那种恐惧的感觉愈发大了。

    此时北路军已经摆开了重机枪,对着西夏军疯狂扫射,子弹喷射出去,穿透一个个西夏兵的身体。

    “啊,有埋伏。”

    “是赵国人。”

    “赵国人使用了妖法。”

    面对未知的事务,同伴一片片莫名死亡,让这些老兵也吓破了胆。

    张文显知道中了埋伏,不知道赵国人用了什么武器,竟然可以在如此远的距离杀伤他的士兵,可他能断定,这不是什么妖法。

    当机立断,张文显大声命令道:“向两侧冲锋,消灭敌军。”

    “杀死赵国人。”

    “赵国人就在山林里,冲啊。”

    “把他们揪出来杀死。”

    哗啦啦,骑兵开始策马往两侧山林冲锋,试图冲进去杀死赵国人,可是密集的子弹,却让他们的行为变成了送死。

    又是一排排的西夏骑兵惨死。

    此时的浊轮谷,成了西夏骑兵的墓厂,到处是西夏骑兵的尸体,张文显看的目眦欲裂,当即命令道:“撤退,撤出浊轮谷。”

    西夏兵想要撤退,可是秦观又怎么可能给他逃走的机会,立刻命令道:“发信号,合围,不惜子弹,一定要将西夏骑兵全歼。”

    “冲啊,杀啊。”

    “哒哒哒,哒哒哒。”

    面对不可战胜的敌人,西夏军队崩溃了,开始出现大批的溃逃,已经没有了任何阵型,他们只想逃离这里,逃离这片修罗地狱。

    张文显知道,大势已去,这完全是赵国人的圈套,四万西夏最精锐的骑兵,就要葬送在浊轮谷,如今自己已经无力回天。

    “大帅,我们掩护你逃出去。”张文显身边的亲卫统领大声喊道。

    “逃出去又如何,我葬送了西夏最精锐的四万骑兵,回去后梁太后也不会放过我,还不如战死,我只恨,这四万精锐死的如此不值,如果给我与秦观正面对敌的机会,我相信一定能够战胜他。”张文显悲声说道。

    “杀啊。”

    就在这时,北路军发起了总攻,开始收割西夏残兵。

    熊大熊二带着骑兵队伍,手里端着步枪,已经将最先通过浊轮谷的叶悖麻、咩讹埋两人率领的五千骑兵消灭了个干净。

    最后,战场上,秦观的四万大军,站在西夏兵的尸体上,将张文显和他的二百多亲卫围在中间,张文显此刻已经是一脸死气,他的亲卫却是十分紧张的将他护在中间。

    秦观穿着霸王铠,骑着乌骓马从队伍里慢慢踱出来,冷眼看着中间的张文显。

    “张文显,当初西夏准备趁人之危,占我大赵便宜的时候,是否想到会有今日。”

    张文显看着这个骑在马上,黑衣黑甲的年轻人,大声问道:“你就是秦观。”

    “对,我就是秦观。”

    张文显惨笑几声,“呵呵,没想到,我行军打仗几十年,最后竟然败在一个乳臭未干的书生手中,真是笑话。”

    张文显一举手中大戟,对着秦观怒声道:“秦观,你只会这些小人伎俩,可敢与我真刀真枪的一战。”

    秦观淡淡一笑:“有何不敢,不过在与你一战之前,”秦观转头对熊大命令道:“将张将军的亲卫全部杀掉,不要影响了我与张将军的战斗。”

    “是,少爷。”

    熊大领命带着两千骑兵,对着张文显的亲兵发起冲锋,双方短兵相接,很快张文显的两百亲卫被杀了一个干净,却没人动张文显一下,现在场中,只剩下张文显孤零零一个人。

    张文显眼睛通红,盯着秦观,“秦观,现在可敢与我一战。”

    秦观提起大枪,一指张文显道:“大赵国秦观秦少游,领教西夏名将张将军的本领。”

    “啊!!!”

    张文显策马持大戟,向着秦观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