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34章:打怕了,回雄州

    秦彰告假回了秦府。

    来到祠堂,点燃一炷香,秦彰跪在蒲团上,双手合十说道:“告慰秦家祖宗,我秦家秦观被皇帝封为永安县公,镇远大将军,秦家已经是公爵世家,这是秦家大喜,子孙秦彰特来告知祖先。”

    “还请秦家祖宗,保佑我儿秦观平平安安。”

    秦观接到消息,已经是三天后,现在不可能有天使带着圣旨过来,只是通过飞鸽传书,将信息传过来。

    秦观知道自己又升官了。

    升官自然是好事,而且成为镇远大将军后,秦观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提拔一批武将,这是他一直想要的。

    现在跟随自己的人不少,总要给他们一个希望,古代最重要的,就是任人唯亲,自己人自然要维护好。

    秦观写了一封长长的奏折,从韩玉卿开始、韩铖、熊大熊二兄弟、薛牧、潘良,各级校尉、指挥使,还有那些亲卫家将,凡是自己人,秦观都给他们写上。

    两个字,要官。

    有人说韩玉卿、韩铖根本没功劳啊。

    秦观是主帅,他说有就有,自己老婆和大舅哥那能丢下吗。

    李选看到这份名单也是感到惊讶,不过他非常理解,这才是正常情况。

    秦观的请示很快被兵部批复,这本来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官职最高的几个,韩铖袭承信安军职权,获得了一个刺史头衔,大赵国的刺史可不像唐朝,是一方大员,大赵刺史只是一个武臣寄禄官,也就是代表官员身份地位的虚衔。

    韩玉卿受封正六品宣正郎。

    熊大、熊二、薛牧、潘良四人受封拱卫郎,从七品。

    至于其他人,忠训郎、忠翊郎、成忠郎、保义郎这些从九品的官职。

    至于剩下的事情,就是加紧训练,尽快让北路军骑兵队形成战斗力。

    而此时在西夏国,朝堂上也正在进行着激烈的辩论。

    右丞相骨勒茂语气激烈的说道,“大王,赵国竟然敢于侵入我国境内,残杀我四万骑兵,我们一定要报复,我建议组织十万大军,直接对赵国宣战,正好借机夺取赵国土地。”

    骨勒茂是主战派,之前也是他说动西夏大王,出兵四万,趁着大赵国虚弱的时候,夺取大赵国土地人口财货。

    这时左丞相张浦反驳道:“骨勒茂,之前就是你鼓动大王出兵,张文显的四万大军可是我西夏最精锐的骑兵,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没了。”

    “你还想组织大军,你准备抽调哪里的,难道你想把国内的可用之兵都抽出去攻打赵国,如果战败了呢,如果赵国打过来呢,我们如何防御,如果辽国趁机入侵我大夏呢,这些你都想过吗。”

    骨勒茂怒道:“难道我们的仇就不报了吗。”

    张浦也怒声道:“难道你想断送大夏国运吗。”

    “如今赵国的军队,都在抵抗辽国,我们派十万大军过去,我不相信赵国能抵抗。”骨勒茂道。

    “秦观的军队就驻扎在横山,旁边几只边军,他足可以凑出七八万兵。”张浦道。

    “赵兵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可以轻易战胜他们。”

    “那张文显的四万大军是如何败的,都传秦观用兵如神,你就能保证十万兵横扫秦观的防守部队。”

    两人谁都不服谁,这时夏王李德旺开口了,“两位丞相不必在吵了,我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虽然赵国在辽国的进攻下,看似岌岌可危,其实在我看来,主要是辽国突然发动,赵国应对不利造成的,现在辽国看似势头很猛,可等赵国反应过来稳住阵脚,辽国未必能尽全功消灭赵国,再说我国兵力有限,如果全部投入战争,国内空虚一旦出事,恐有灭国之灾。”

    “而且如果辽国真的灭掉赵国,对我大夏来说未必是幸事,辽国灭赵之后,下一个必然是我大夏,进攻赵国之事,就此作罢,让边境看好门户,此事不必再提。”

    骨勒茂对放弃这么好的扩张机会感到十分惋惜,可是大王已经有了最后决断,他只能听从。

    西夏罢战的消息,很快通过秘密通道传到了赵国,赵国朝廷上众位大人算是松了一口气。

    少了一个敌人,以后可以专心致志应对辽国了。

    秦观一场战役,打掉了西夏人的心思,可以说功勋卓著,现在整个大赵国都知道秦观的这几场胜仗,秦观大赵战神的名头也已经传播出去。

    状元郎,词仙,大赵战神,这几个词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还真是令人感到震惊。

    所有人都觉得,或许星宿下凡之说是真的。

    正如西夏王李德旺分析的那样,辽国悍然发兵四十万入侵,确实把大赵国给打蒙了,一开始根本组织不起来像样的防御,辽国一路势如破竹,耶律重信只用了不到一个月,就打到了楚州,直逼扬州。

    南院大王萧楚材带兵在北部中部,占领四州之地,形成自己的战圈。

    经过一个月时间,赵国终于做出反应了。

    曹彬率领三十万禁军现在已经在楚州与扬州边境展开阵势,挡住了耶律重信的脚步,双方已经试探性的打了两场,现在依旧在试探阶段。

    中部李继隆集结十五万兵卒,挡在郑州一线,与萧楚材带的十五万骑兵对峙,说起来李继隆的形势要弱不少,不过萧楚材好像也没有急于深入的打算,双方就在郑州一线对峙起来。

    现在整个战局,陷入到相对稳定阶段。

    至于秦观的北路军,虽然现在没有对手,可他的责任依旧重大。虽有消息说西夏已经不打算进兵大赵,可是谁知道是不是放出来的烟雾弹呢,不能不防,军国大事不得不慎重。

    再有就是防御辽国增加。

    其实按照情报来看,现在辽国境内也没有多少兵马了,最多不过10万,这些都是看家的老底,可以说,这次辽国入侵真可谓举全国之兵了,很有赌博的架势。

    不过草原民族向来如此。

    也因为辽国骑兵厉害,就算打不过,也可以抢一笔回去,他们不相信赵国能困住他们的骑兵。

    对于秦观消灭他们三万大军,这已经让辽国震惊了。

    一连过去半个月,双方战事好像陷入停顿状态,就这样僵持着,此时北方早已经进入寒冬,昨天下了一晚雪,早上起来,天地为之一白。

    秦观穿着裘衣,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吱的声音,旁边李选喷着哈气,边走边说道:“大帅,天气太冷了,我们驻扎在野外不是办法,昨晚就有几个士兵冻伤。”

    秦观想了想道:“是应该回去了,近来西夏国没有动静,昨天大雪后,他们也不好行军,如今这里交给裴季的庆兰军就可以,我准备回雄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