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42章:开始攻城

    不多时,析津府留守赵延寿跑到城头,满脸惶急的说道:“大帅,析津府城内损失惨重,有几十家商铺民居被毁,死伤民众几百人,现在城内民众人心惶惶,这可如何是好。”

    耶律奇才满脸寒霜,对着赵延寿道:“你是析津府留守,这些事情你自己负责,如今军粮仓被烧毁,你明日傍晚前,必须筹集出十万石粮食出来。”

    赵延寿一听,大惊失色道:“大帅,城内一片混乱,这么短的时间,我如何能筹集到十万石粮食。”

    耶律奇才怒道:“这是你的事情,老夫只要粮食,如果士兵没有粮食,我唯你是问。”

    赵延寿本来是来求助的,可是却领了这么一个艰巨的任务,只能沮丧的回去,回到留守府,他下的第一道命令不是救助受灾民众,而是想尽一切办法筹措粮食。

    那些大粮商的门被砸开,如果配合,那些士兵直接搬粮食,如果敢说个不字,直接动手杀人的都有。

    城内百姓听说官府在收集粮食,顿时更是慌乱,粮食就是生命,这可不是几个炸药包能比的,整个析津府谣言四起,说赵军厉害,耶律奇才要败了,城门要被赵军攻破等等。

    之前很多人都觉得赵军对析津府构不成威胁,辽军大军几个出击就能消灭他们,可是现在看来绝不是这么回事,所有人都怕了。

    很多人连夜收拾行囊,带上值钱的东西,想要带着家小出城逃走,可是赵延寿又哪敢放这些人出城。

    就这样,整座城市在混乱与惊慌中,度过了漫长的一夜。

    东方已经放亮,

    新的一天到来。

    秦观伸了一个懒腰,钻出厚厚的虎皮被子,穿上衣服走出大帐,外面营地里,士兵们已经起来,摆开行军锅在生火做饭。

    大帐外负责站岗的亲卫军卒见秦观出来,赶紧站直身子问礼:“见过大帅。”

    “韩将军可曾起来了。”秦观问道。

    “禀报大帅,韩将军已经起来了,正在巡视军营。”亲卫们自然知道大帅口中的韩将军是谁,立刻回道。

    “叫她回来,我有是要见她。”

    “是,大帅。”

    秦观说完,又钻回了暖和的大帐,外面实在太冷了。

    不多时韩玉卿回来,一身铠甲英气十足,见到秦观后问道:“相公有事情叫我。”

    秦观坐在锦墩上,有些备懒得说道:“给我梳头、穿甲,我自己做不来。”

    韩玉卿瞥了他一眼,走到秦观身后,从怀里拿出一个木梳,开始给秦观仔细的梳头。

    “昨晚相公睡的还好吗。”韩玉卿随口问道。

    “不好。”秦观道。

    韩玉卿一愣,“怎么,为战局上愁吗。”

    秦观摇摇头,“不是,是因为夜里太冷,没有一个暖被窝的人,所以睡不好。”

    秦观逗韩玉卿。

    昨晚回来,韩玉卿给秦观除去甲胄,秦观抱住韩玉卿,让她留下陪自己,韩玉卿不依,说父亲新死,必须守孝三年,没有成亲前,不可做男女之事。

    秦观当时就蔫了。

    韩玉卿听秦观如此说,梳头的手顿了一下,然后又慢慢梳起来,口中说道:“我知道苦了相公,不过这是礼法不能违背,相公如今已经是县公,也应多纳几房小妾,好为韩家传宗接代,玉卿不是善妒之人,等以后嫁给相公,自会管好后院之事,不会让相公操心。”

    秦观转头,看了看脸色平静的韩玉卿,心里叹道,这就是古代与现代的差距啊。

    随后老实坐好,不再逗韩玉卿,老老实实的梳头,韩玉卿帮着秦观穿上霸王铠,秦观大步走出营帐。

    集合将领,秦观说道:“昨晚一战,想来析津府城内肯定会非常混乱,人心惶惶,这正是我们进攻的好时机。”

    当即下令:“吃过饭后,巳时开始进攻,今天务必拿下析津府。”

    “是,大帅。”

    众将领应是。

    饱食餐饭,早上九点巳时已到,随着秦观一声令下,北路军吹起进攻的号角。

    五辆冲车哼哧哼哧的推向析津府,此时耶律奇才也已经严阵以待,所有辽军士卒登上城头,防御赵军攻城。

    看到推过来的五辆冲车,耶律奇才就是一愣,不知道赵军又在搞什么鬼,不过他可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即下达命令,务必将这些家伙毁掉。

    靠近城墙200米的时候,辽军开始射箭,箭矢如雨般落下,好在这些冲车有坚固的防御,藏在里面的士兵并没有受到伤害。

    不多时,一辆冲车抵达城门,其他四辆车也顶到了城墙。

    “兄弟们,赶紧卸货啊。”

    “递过来,赶紧递过来。”

    现在所有冲车士兵都知道,他们运输的不是石头,而是火药,这东西要人命啊,如果被点燃,他们的下场会非常惨,绝对的尸骨无存,看看昨晚的炸药包攻城就知道了,这是绝对的大杀器。

    析津府守城将领站在城头,大声命令道:

    “放大石、滚木,砸烂他们。”

    “倒火油,把他们烧死。”

    轰隆隆。

    一根根巨大的原木被丢下来,砸到冲车顶上,砸的冲车一阵摇晃。

    一盆一盆的火油泼下来,把冲车上的石灰都浇透了,一辆冲车被一块一吨多重的石头,在顶上砸了一个窟窿,火油顺着窟窿留下去,把整辆冲车都点燃了。

    随即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冲车内的火药被点燃爆炸,整辆冲车瞬间化为乌有。

    巨大的爆炸,将城头都震的晃了晃。

    耶律奇才看到这一切,大惊失色,急吼吼喊道:“他们要炸城墙,赶快阻止他们。”

    “轰!”

    又有一辆冲车被点燃爆炸,几十名赵军士兵瞬间消失。

    队伍中,秦观看着这一切,他知道,战争就是这样残酷,死人是无可避免的,他的这种战法,已经是最大限度保证士兵安全了,如果是普通战法,命令士兵攻城,那才是真正的惨烈,绞肉磨房。

    “放好了,兄弟们赶紧撤啊。”

    “玩命推啊。”

    “跑出去二百米,咱们就能活命。”

    远处,几架八牛弩已经被推出来,上面已经挂好火箭,随时准备发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