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48章:送上一份大礼

    攻城战开始了。

    真正的战争任何时候都是残酷的,没有什么艺术性。

    所谓的战争的指挥艺术,那只是胜利后的涂脂抹粉。

    都是用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换来的。

    “哒哒哒,哒哒哒。”

    后面布置的机器开始对着城墙扫射,顿时那些弹出身子射箭的辽国弓箭兵,被机枪射死了几十个人。

    辽军大惊。

    纷纷爬下去躲闪。

    辽国弓箭手被压制,开始采用抛射,小投石车终于推到发射位置,虽然前面有盾兵防护,可是依旧出现不少死伤。

    盾兵将这种专门打造的盾牌连接好,形成了一道盾墙,这才让辽国弓箭手找不到机会。

    “赶紧架车,生火盆。”

    “用力绞啊!”

    “放炸药包,插三号引信。”

    嗖,噗

    一支不知道从哪里射来的箭矢,射穿了一名北路军士兵的脑袋,那个家伙刚才的动作大了一些,身子冒出了盾牌防护区,被辽国弓箭手找到了机会。

    人们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即继续忙起来。

    “炸药包放好了。”

    “调整好位置了。”

    伍长大吼一声,“那还等什么,点火,炸他娘的。”

    嗖嗖嗖~

    只是几分钟后,北路军的小投石机准备好,一个个五斤的炸药包被投射出去。

    一路喷洒着火星,向着古北口城墙上飞去。

    看着天上飞来的一个个小包裹,辽国兵不明所以,有人还问道“这是什么。”

    “不知道啊,难道是石头包。”

    “轰轰轰。”

    “轰轰轰。”

    一个个炸药包掉落在城墙上,掉落在城门楼上,顿时剧烈爆炸起来,这次的炸药包里,还特意增加了铁钉石块,增加了对士兵的杀伤力。

    “轰轰轰~”

    一个个炸药包在身边爆炸,顿时将城墙上那些防御的辽国士兵炸得人仰马翻,断手断脚血流成河。

    史密达一个不慎,旁边一个炸药包爆炸,他只觉得眼睛一疼,赶紧用手捂住,可是等他放下手,却发现手上满是鲜血,他的右眼瞎了,被一颗飞来的石子砸爆了。

    “啊!”

    史密达痛苦的大叫一声。

    “赵国人,太无耻了,有本事上来和爷爷厮杀,啊!!!”

    “轰轰轰~”

    又是两轮炸药包齐射,让辽国守军损失惨重,更重要的是,面对这种大杀器,他们完全无能为力,死亡的冲击感让他们心生胆怯。

    “杀啊!”

    北路军开始了冲锋,夺城之战开始了。

    一队队士兵扛着云梯,玩命的往城墙下面跑,弓箭手和机枪手已经到了投石机位置,躲在木遁墙后面,开始用弓箭和子弹压制城墙上的辽军。

    凶猛的火力,压得辽军不敢冒头。

    普通的攻城战,基本上都是城墙上的士兵,用弓箭和滚木雷石压制城下夺城的敌人,可是今天却反过来了,城上的士兵却被压制的死死的,只要敢冒头,绝对是惨死当场的下场。

    攻城兵已经冲到城下,架上云梯开始往上爬。

    史密达看的大急,如果这样,不要说守住两天,两刻钟也守不住啊。

    “都给我起来,射箭,丢滚木,把赵国人给我杀下去。”史密达怒吼道。

    可是那些辽兵只要一冒头,立刻会迎来一阵箭雨和子弹的洗礼。

    秦观在后面静静的看着这场攻城战,他知道,辽国守军根本守不住,这一轮就应该可以拿下。

    随后他拿出一份地图,低下头开始看起来,研究下一步如何行军。

    韩玉卿看看远处依旧惨烈厮杀的夺城战,在看到秦观如此淡定,心中升起无限感慨,原来战争还可以这么打,跟着秦观的这些日子,真的颠覆了她以往对战争的理解。

    就算是夺析津府那样的超级大城,秦观也只需要一个回合而已,如今面对古北口这样的关隘,眼前这场夺城战,只能用轻松写意来形容。

    如今的炸药包,是相公研究的,据说比烟火药厉害好几倍,可他终究是烟火药,别人用他们来做好看的烟花,而相公却用它来战胜敌人,这种利器真的可以顶百万兵。

    别的战将只知道一味的厮杀,可是相公却可以将战争打的如此轻松,难道这就是读书的好处。

    或许,只有相公才能想到。

    韩玉卿看着秦观的侧脸,感觉有些看不够。

    这样的英雄人物,哪个女子不爱,自己何其幸运,能够成为他的妻子。

    “杀啊,杀辽狗。”

    北路军已经冲上城墙,源源不断如浪潮般涌过去,将原本就已经松懈的堤坝彻底冲垮。

    半个时辰,北路军拿下长城古北口关隘。

    杀辽国守将史密达,歼敌六千,没有留活口。

    北路军没有多停留,通过古北口,直接进入到广袤的草原地区。

    如今已经是一月份,秦观的新年都是在辽国度过的,一月的北部地区,气候之寒冷简直无法相信,夜里只要不注意,就有可能冻死人,秦观决定,直接前往北安州。

    北安州是通往中京的重要节点之一,再往前过了泽州,渝州,也就到了辽国都城中京大定府了。

    耶律石带着御林军正在全速往北部长城赶来,可是几个骑兵过来,送上一份战报,耶律石看过之后,眉头皱起。

    古北口丢失,秦观已经进入大草原,喃喃道,“真快,只用了一个时辰就夺了古北口,还真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他手里那些能够爆炸的东西,还真是厉害,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定要夺取过来,要不然被赵国彻底掌握,对辽国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随即耶律石吩咐道:“拿地图来。”

    亲卫送上羊皮地图,他就骑在马上摊开来看,看了好一会儿,耶律石下达命令,不去长城一线了,转道北安州。

    耶律石点了点地图,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去这里,所以我会提前等着你,都说你用兵如神,我到要看看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你如何应对我的埋伏。”

    “不要被我看轻,我渴望一个真正的对手。”

    “我会在兴化,给你送上一份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