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49章:对危险的灵觉

    北路军在艰难的行军,地面全都是厚厚的积雪,马匹踩下去,直接没到腿弯处。

    虽然没有下雪,可是风却特别大,吹起的雪花漫天飞舞,让人睁不开眼,虽然士兵们都裹着厚厚的大衣,可寒冷依旧能直接钻近骨头里。

    好在秦观他们抢夺的物资多,士兵们穿的都是辽国士兵那种厚实的毛皮衣服,要不然真的可能被冻死。

    熊大骑马跑过来,指着前方说道:“前面有一处山谷,可以挡风,少爷,要不今晚我们就在那里扎营吧。”

    “距离北安州还有多远。”秦观问道。

    “大概还有200里。”

    秦观道,“以现在这样的行军速度,最少还要走两天,今晚就在那边休息吧。”

    如果在平原,骑兵队伍两百里不用一天就到了,可是现在这里全都是茫茫大雪,就算是有官道也十分难行,一般到这个时候,当地人几乎都不出来活动了。

    这是一个环形山坳,进入山坳里确实没了大风,暖和了许多,所有士兵开始安营扎寨,生火烧水,先让士兵们喝上一口热汤再说。

    熊二负责防务,派出斥候小队,前后左右二十里探查敌情。

    秦观带着韩玉卿巡查,发现有很多士兵都冻伤了,回到营帐叫来后,让韩玉卿去休息,秦观想了想后叫来勤军官,“准备一百个水桶,我有用。”

    不多时水桶准备好,秦观在大帐里,拿出水葫芦,将里面收集的烈酒开始往外放。

    在析津府的时候,秦观专门让赵延寿弄来了几千坛的烈酒,这些东西太占地方,秦观直接将他们收入到水葫芦里,现在正好用上。

    不多时,一百桶酒装好,秦观还特意装了两桶虎骨酒,这些虎骨酒给那些冻伤的士兵搓身子,非常好用。

    秦观下令,每个人饭后可以喝三两酒,暖暖身子。

    听到这个命令,军营里一阵欢呼声。

    要知道,军营里是严禁喝酒的,如果有士兵私自偷喝酒,要挨二十军棍。

    今天大将军开恩,允许喝酒,这些汉子们自然高兴坏了。

    虽然只有三两,可也比没有强百倍啊。

    第二天清晨,队伍再次开拔,往北安州前进,看着一望无际的雪原,远处是起伏的丘陵山区,被白雪覆盖,好像一个个白色的山包,阳光照射过去,反射着刺目的光芒。

    第三天,距离北安州还有六十里,终于盼到了希望,秦观决定,到了北安州,一定要好好休养几天时间。

    骑在马上跟随队伍前进,就在这时,没来由的秦观突然生出一阵心悸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是没来由,突然袭上心头,好像有非常不好的事情发生,可是他又有些抓不住。

    好像,之前他也出现过这种情况。

    是什么时候来着。

    对了,是那次秦观追抢了幼娘的人贩子,那艘大船上有个高手伏击他,他心里就出现了一丝心悸的感觉,从而躲过了致命的一击。

    而这次,这种心悸的感觉,比那次要强烈的多。

    让他都有种心脏抽痛的感觉。

    秦观猛然醒悟过来,怕是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或者有人在针对自己,自己处于危险之中。

    忽而,秦观又想起,在以前他还没有得到系统前,他就曾经有过这种遇事危险的经历,那一次他开车和人比赛,高速行驶时,他猛地出现一阵心悸,他当时以为自己有心脏病,就选择了刹车,可是刹车后却没了事情。

    在然后,前面发生了一场车祸。

    秦观扫视了一下周围,这里是一片连绵的山丘地带,他们正穿过官道,两侧有丘陵也有茂密的松林,不过松林已经被积雪覆盖,看不到原来的绿色。

    秦观一抬手,对亲卫道:“通知大军停止前进。”

    几名亲卫立刻跑出去报信,不多时军队传来一阵阵命令的声音,“大帅有令,停止前进。大帅有令,停止前进。”一层层传下去,队伍很快停下。

    不多时,熊大、熊二、薛牧、潘良几个领兵统领骑马过来,熊二问道:“少爷,怎么了。”

    韩玉卿也好奇的看着相公。

    秦观半眯着眼睛,看着远方幽幽说道:“我感到有危险来临,立刻派出斥候,前后左右探查,三十里,不,五十里。”

    如果是现代,或许就会有人对秦观这种猜疑不屑一顾,可是在古代,人们却非常迷信,或者说,相信世间有神鬼之说。

    一个统兵打仗的大将军,提前感受到危险,古代也不是没有先例,这都算不得多神怪。

    秦观如此说,他们自然相信。

    立刻派出斥候出去探查,熊大问道:“少爷,我们现在怎么办,就在这里等消息吗。”

    秦观点点头,“等,原地休息,让士兵们生火做饭。”

    “可现在才巳时,距离午时还有段时间呢。”熊大迟疑着说道。

    秦观说道:“让士兵们都吃饱了,如果有情况也好应对,反正咱们又不缺一餐粮食。”

    队伍停下生火做饭,士兵们也感到疑惑,不过能吃热乎饭,就比在雪地里艰难跋涉强,既然大将军让吃,那就吃吧。

    半个时辰过去,

    南边和西边的斥候回来了,没有任何情况,西南是他们来的路线,相对来说出问题的可能性不大。

    一个时辰过去,东北和北边的斥候都没有回来,一个也没有回来,所有人都知道,真的出事了。

    现在人们终于相信,秦观的感觉竟然如此灵敏,竟然能够提前感知到危险,要说这不是神异是什么。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秦观招来众人开始商议如何应对,商量的结果是,再派前锋军探查,这次派五千人过去,带上重武器,总不会轻易中了敌人的埋伏,先探查出敌人的情况,就知道如何应对了。

    秦观摊开地图,开始寻找对方可能藏匿的地方。

    耶律石脸色冷峻,站在一块大石上,看着下面那十几具赵国斥候的尸体,他知道,自己的伏击算是无疾而终了。

    “不知道你是怎么发现的,不过这一次确实让你躲过去了,既然如此,下面就让我们正面对决吧。”

    “看看在这北地辽国,野外之地,你秦观是否有真本事,能够抵抗辽国两万最精锐的铁骑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