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52章:辽国皇帝被逼急了

    当天晚上,秦观下令攻打北安州。

    北安州本来就没有多少辽兵驻守,只有两千杂兵,北路军炸开城门,只是一轮砍杀,就将这些人全部灭了。

    占领北安州后,秦观立刻命令部队休整。

    连日来在雪原上行军,很多士兵都受了冻伤,这次在耶律石的辎重里,到是发现了不少治疗冻伤的獾子油,这东西对冻疮、冻伤非常好用。

    秦观对耶律石这种千里送药的行为表示感谢。

    当天晚上下起了大雪。

    雪花如鹅毛般,飘飘洒洒落下来。

    原本的路就很难走,这下子根本就不用想着前进了,最少要等两天后才好出发。

    当天晚上,秦观下令北安州封城,搜罗城内酒水牛羊,将四万人分作两拨,两万人负责安全,其他人可以大吃大喝,第二天第二波再来,以保证军队不出问题。

    军队顿时一阵欢呼。

    连日来的疲累一扫而光,人们呼和着开怀畅饮。

    一个粗狂汉子大声说道,“跟着大帅打仗就是爽利,用兵如神场场大胜,对待咱们这些兄弟也是极好,体恤下属,跟着这样的大帅,就算是战死又如何。”旁边有人笑骂道:“打仗时你玩命往前冲,我看你就是想找死吧,就是为了赚大帅那五倍的抚恤金对不对。”

    “是又如何,老子多杀一个辽狗就多一份奖励,死了有五倍抚恤,我怕什么,老子一条命,可以给两个儿子赚一份家业,干的过。”

    “干的过!”

    众人齐呼。

    随即举起碗将满满的一碗酒干掉,大呼畅快。

    负责护卫的另外两万士兵,闻着飘过来的烧酒香味,一个个馋的不行,他们肉食随便吃,可是有肉没酒啊,心里馋的不行。

    听着不远处军营的热闹,心里那是又痒又馋。

    有人暗暗发誓,明天老子一定要玩命喝,也馋死你们这群王八蛋。

    大雪下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停了,不过北方呼啸刮起了白毛雪,这种天气根本不适合行军,秦观早已经打定主意要让士兵休养两天,正好哪里也不去,就在北安州休息。

    秦观看着地图,默默想着今后的战局。

    他们已经深入辽国内部,辽国内部其实非常空虚,地广人稀,再加上现在的气候,根本不适合行军打仗,所以其他军队也不太可能合围,这给了秦观非常大的空间。

    现在自己在北安州,再往前是泽州,泽州过去是渝州,而渝州距离中京大定府,只有不过百里的距离,骑兵一日可以打一个来回。

    秦观估算了一下辽国的战力,辽国还真的没有多少军队了,或许还有五万边军,不过都分散在大同府一线,距离自己很远,自己前方根本没有成规模的辽国大军。

    估计也就皇城大定府的几万御林军了。

    秦观笑着在地图上敲了敲,说道:“也不知道辽国皇帝欢不欢迎我这个不速之客。”

    其实这个问题不用问也知道,道宗耶律宏基不禁不欢迎秦观,而且已经恨死他了。

    “哗啦~”

    一份前方军报奏折,被这位大辽道宗皇帝狠狠的摔在地上,随即破口大骂:“秦观,我必杀你。”

    耶律石战死,两万御林军全军覆没,御林军可是耶律宏基的嫡系部队,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从几十万辽兵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一下子损失两万人,一半御林军,这个损失让耶律宏基真的难以接受。

    此刻他的脸都是变形的。

    这是心疼的,

    如果是死了两万边军,他还不至于如此,可是一下子死了两万御林军,他是真的心疼啊。

    痛彻心扉,痛入骨髓。

    骂完之后,他看向两位宰相还有一众大臣,问道:“如今秦观就在北安州,下一步必然是走泽州进渝州,直逼大定府,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以前他们真的没有太重视秦观,可是这么一只孤军,没有后勤没有补给,竟然在辽国境内肆虐,真的要一路打到中京了,这下子辽国的一众大臣除了不可思议,就是担心了。

    右丞相说道:“陛下,必须阻挡秦观的前进之势头,我提议派出另外两万御林军,再由各家族抽调一部分奴仆杂兵,越多越好,可以在松子岭、神山或是鹿鸣山一代阻击他,只要我们占据地利,应该能够守住,然后在召集国内可用之兵,一举歼灭之。”

    这时大林牙说道:“如今京城仅剩两万御林军,他们还需要保卫陛下的安全,不可轻动,我看不如尽快组织一批杂兵,只要在一些险要位置阻挡住那秦观即可。”

    “然后命令耶律重信、萧楚材加紧攻势,只要将赵国拿下,秦观自然就会退了。”

    左丞相摇摇头,“用兵不是如此儿戏的,耶律重信、萧楚材对赵国的进攻必然有自己的整体策略,再说赵国虽然一退再退,可是他们依旧有四十万兵在前面顶着,不是一战能解决的问题,而秦观却已经近在眼前。”

    有人提议召回两路大军,将秦观消灭,立刻有人站出来反对,“不说路途遥远,从赵国返回辽国最少需要近月时间,难道我们举全国之力的攻赵行动,就因为一个秦观而就此夭折吗,要知道因为这次攻赵之战,我们可是准备了十年时间,下次还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朝堂上炒成一团,始终拿不出一个完整的方案,耶律宏基越听越烦,一拍桌子说道:“我现在要的是一套可行的方案,而不是听你们在这里东拉西扯。”

    所有人立刻禁声。

    说实话,如果让耶律宏基将手里最后的两万御林军交出去,他不是舍不得而是不敢,可以说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如果自己身边一点力量也没有,没准就有生出异心的家伙,取自己而代之。

    这在辽国历史上不是没有。

    “下令,各加抽人组成军队,一品两千人,二品八百人,三至五品最少五百人,不管你是自己出还是在别的地方找,三天之内必须给我凑出三万兵马出来。”

    “命令萧挞野为统兵大帅,务必阻挡赵军脚步,最少阻挡一个月。”

    “命令其余各州府,凑足四万兵马,从后路进攻秦观,务必将秦观消灭在草原上。”

    “命令南北院大王,加紧赵国攻势,半个月内如果攻不破赵都,必须执行第二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