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53章:闻鼙鼓而思良将

    秦观不知道辽国皇帝正在商议集全国可用之兵消灭他。

    刚刚吃过晚饭,李选过来找秦观,说道:“大帅,我来问问您,这次大胜辽国两万大军,咱们是否要汇报给官家。”

    秦观让人给李选端来一杯热茶,随口说道,“你如实上报就可以。”

    李选脸色纠结道:“可是我手中的信鸽不多了,最多只够两次的,我怕后面有大用,如果现在都放出去,怕到时候断了和京城的联系。”

    以往信鸽通讯都是有来有回,可他们现在深入辽国腹地,信鸽有去无回只能单程送信,李选汇报他们行军的情况,秦观如今却对赵国国内的情况可以说一无所知。

    不得不感叹一声,古代通讯实在太落后了。

    可是他又没有办法解决。

    秦观想了想,说道:“后面或许还有大用,这次就先记着吧,等以后必须汇报时,在一起报上去。”

    李选看着秦观,问道:“大帅,咱们真的能打到辽国中京吗。”

    秦观笑着说道:“肯定能打到。”

    休整两天后,北路军士兵又加满了油,秦观下令将北安州的物资搜罗一遍,然后往泽州进发。

    其实他现在带的物资,足够大军用二三个月的,可是有备无患,如今又弄了一万奴隶兵,无数战马,能多带就多带,总比到时候没有强。

    北安州距离泽州二百余里,北路军用了两天时间赶到,可是赶到泽州却发现整个泽州城根本就没有防御,秦观直接占领了泽州。

    北路军进入泽州,发现整座城都是空的,秦观猜测辽国应该又有了新准备,随即派出斥候,前往渝州方向探查消息。

    两天后斥候回来报告,在泽州通往渝州的险要关口鹿鸣山隘口,辽军驻扎了三万大军,由辽国大将军萧挞野统兵,堵在了秦观的前路。

    秦观皱眉:“可查清楚了。”

    斥候队长道:“禀大帅,我们先是抓住了几个辽国人,问出前面的情况,又偷偷前往查看,确实有一只大军驻扎在鹿鸣山,人数庞大。”

    秦观挥手让他们下去。

    原本他以为,在到达大定府前,辽国应该没有什么军队阻拦了,现在却出现一只三万人的大军,是临时拼凑的,还是辽国皇帝将最后的御林军都拿出来了,秦观不知道。

    站在院子里,秦观看着阴沉的天空,喃喃道:“又要变天了,怕又是一场大雪。”

    正说着,雪花开始一朵两朵飘洒下来。

    然后越来越密集。

    不多时就将原本已经打扫干净的院子铺满白色。

    好大的雪。

    原本准备一路杀到渝州,现在看来只能在这里等一等了。

    鹿鸣山防线。

    萧挞野看着地图眉头紧皱,他已经接到情报,秦观入住泽州城,他在鹿鸣山一代布置的防线,确实能够堵住秦观的路,鹿鸣山道路狭窄,想要通过必须从关隘这里通过,可是秦观并不是只有这一条路可走,鹿鸣山只是通往渝州最近的道路而已。

    萧挞野对副将问道:“你说,如果他不走鹿鸣山怎么办,我们的防御不是白做了吗。”

    副将道:“大帅,想要到达大定府,走渝州是最近的,除非他们从马孟山穿过去,可如今大雪封山,根本无路可行,再有就是绕路到伊逊河,进入喀喇沁草原然后迂回到大定府,这一段路最少上千里路,而且现在到处是大雪,草原难行,相信秦观不会那么傻去走那条路的。”

    其实秦观现在也在上愁这个问题。

    一连三天大雪,不时就会下一会儿,雪越来越厚,根本就没有办法行军,秦观干脆就驻扎在这里,不走了。

    秦观这边因为天气和道路,陷入僵局,而在赵国境内,两场大战却同时开始了。

    扬州一线,耶律重信派出重兵,开始对曹彬的守军发起了猛攻,赵军全力阻击,在楚州与扬州边境,双方展开了好几场惨烈的大战,赵军总体来说胜少败多。

    耶律重信道:“如今赵军已经疲惫,我准备全军出击,三路合围,今日一举将赵军拿下。”

    众将领命而去。

    辽国十几万大军发动总攻声势浩大,整个战场绵延十几里,处处是厮杀的声音,两国将士流的血,将土地都染红了。

    飞狐岭上,一只辽军围住一只赵国残军,大将贺斯举着大刀,指着前面一个已经血染铠甲的将领,说道:“呼延盛,我主仁明英武,统一天下,何不速速投降以图富贵。”

    呼延盛面色冷峻,怒斥道:“狗屁的仁明英武,辽国无故侵入我赵境,杀我百姓,想要我呼延盛屈膝,先问过我手中枪答不答应。”

    “你们如今没有一点还手之力,何必执迷不悟,不日我大军定将攻破赵国都城金陵,活捉你们的皇帝,到时候你们一样要跪在我大辽脚下。”贺斯说道。

    呼延盛气势不减,大声说道:“镇远大将军秦观,如今率兵四万就在辽国境内,不是照样将你们杀得人仰马翻,没准现在已经捉了辽国皇帝。”

    贺斯大怒,大吼一声:“执迷不悟,杀。”

    呼延盛比他声音还大,“杀!”一声爆喝,随即带着仅剩的几十骑冲向围过来的辽国骑兵。

    奋勇杀敌,血洒疆场。

    而在郑州,同样一场大战正在展开。

    萧楚材率十二万辽军,攻打李继隆的十五万守军,这一战同样打的十分惨烈。

    两日后,李继隆大败,十五万大军损失近半,只带着七八万残军,退守颖昌府。

    耶律重信与曹彬的大战,最终以曹彬兵败告终,二十五万禁军只剩下十八万人,退守扬州城。

    同时在滁州,辽国人抓了上万船夫和工匠,全力打造修复船只,以图组成一只舰队,打过长江去。

    国内战况急转直下,让赵国人人担心。

    金陵城岌岌可危,人心惶惶,已经有人开始举家往南边跑了。

    这时很多人都在议论,不知道秦大将军何时能够攻破辽国,解国内之危局。

    此刻赵国皇帝也是如此,正所谓闻鼙鼓而思良将,皇帝现在非常想念秦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