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55章:辽国皇帝跑了

    北路军在距离鹿鸣山隘口两三里的地方停下。

    秦观叫来几名将领,命令道:“用抛石机给我玩命的轰炸,炸到他们怀疑人生。”

    “用机枪点射城墙隘口,只要是敢冒头的辽兵,必须给我打下去,我要让他们知道,只要敢冒头就是一个字,死。”

    北路军大军开始行动起来,由于地形狭窄,只能摆开三十多架抛石机,而且还是前后交错摆放,火器营已经准备好炸药包,这东西现在足的很。

    熊大一声令下,抛石机开始发威。

    “嗖嗖嗖”

    几十个炸药包同时飞出去。

    有的飞到城墙上,有的飞过城墙落入后面的辽军营地里,轰轰轰,轰轰轰,随即发生一连串的爆炸声。

    “天神啊,这是什么。”

    “啊,我的腿啊。”

    “天神发威了。”

    “希律律,”辽军的战马被爆炸声吓得不住嘶鸣,有的直接发足狂奔,甩开自己的主人逃跑了。

    只是一通轰炸,辽国大军一阵大乱。

    “哒哒哒,哒哒哒。”

    机枪开火了。

    鹿鸣山隘口上,凡是敢冒头的辽兵,迎接他们的就是一连串的子弹扫射。

    顿时有不少倒霉的家伙中弹倒地。

    “赵国人会妖法。”

    “死了好多人。”

    又是一阵吵闹杂乱。

    看得出,这些原本的家将杂兵甚至普通牧民,比之真正的士兵要差上很多,更不用说和纪律严明武力强悍的御林军相比了。

    只是一通打击,就让这些家伙吓破了胆。

    “继续轰炸。”

    熊大继续命令道。

    轰轰轰!

    轰轰轰轰轰轰!

    连绵不绝的爆炸声在鹿鸣山响起。

    一声声爆炸敲打在这群辽国杂兵心中,犹如死神的擂鼓声,让他们吓得不敢冒头,有的甚至捂住耳朵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秦观觉得差不多了,随即下令攻城。

    “冲啊!”

    北路军发起冲锋。

    无数人像潮水一样涌过去,大有冲破城墙的架势。

    只是几百米的距离,一分钟时间,这些士兵就冲到城下,开始架云梯登城。

    萧挞野刚才也趴在地上,生怕爆炸炸到自己,说实话,他被赵军攻击的猛烈程度也吓到了,心里不住想到,原来耶律奇才、耶律石他们都是这样败的,面对这犹如天神的武器,凡人怎么能抵挡的住,难怪他们败的如此快。

    当他听到辽军攻城的声音,还是站起来,大声呵斥着那些趴伏在地的士兵,“赵军攻过来了,不想死就给我站起来战斗,都给我站起来。”

    可是他的喊声却无济于事,那些士兵都还是趴在原地不动。

    这一刻他知道,鹿鸣山完了。

    什么阻挡一个月,要不是之前大雪的缘故,他一天也守不住,更别提领着这么一群不听话的杂兵了。

    “杀啊!”

    只是一个冲锋,赵军就冲上城墙。

    之前秦观已经交代,一边杀一边喊,跪地投降者不杀,不是为了少杀敌,而是为了省去麻烦,别说三万人,就是三万头猪杀起来也非常麻烦。

    “跪地投降者不杀。”

    “跪地投降者不杀。”

    北路军一边喊着一边往上冲,抵抗的只有少数,还真的有一大部分人直接跪地受降了。

    这座天谴关口就这样破了。

    整个战斗持续了一个时辰,城门的大石头被搬空,北路军顺利通过鹿鸣山隘口,共歼敌四五千人,投降者却有两万余人。

    看着这些垂头丧气毫无斗志的家伙,秦观知道,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

    迅速打扫战场,有北路军士兵将萧挞野带来,秦观看着这位辽国大将,说道:“我欲要取渝州,如果你愿意帮助我,我可以留你一命。”

    原本秦观还以为这家伙会非常坚决的拒绝,要知道辽国人都是很强硬的,可是萧挞野却没怎么考虑,直接答应了。

    将俘虏马匹带上,这里本来就没有什么物资,北路军直接赶往渝州城。

    在路上,秦观让熊大挑出四千人,换上辽国士兵的衣服,将萧挞野双手绑缚在大腿两侧,就连他的马匹都拴上马套,这样马匹只能走路,却跑不起来。

    来到城下,直接让萧挞野叫门,渝州守将不疑有他,直接打开城门,就这样,渝州直接落入秦观手中。

    辽国都城,大定府。

    皇城内,

    当得到鹿鸣山隘口丢失,渝州失守的消息,所有辽国大臣都震惊的无以复加。

    这就败了,这也太快了吧。

    原本想着让萧挞野挡住一个月,然后调集兵马围攻秦观,可是现在估计送信的人还没到边城呢,秦观就已经打过来了。

    耶律宏基脸色铁青,看着一众大臣问道:“你们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所有人都不开口,

    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耶律宏基看向众臣之首的左丞相,左丞相开口说道:“陛下,如今我们只能固守待援了,不过大定府城高强坚,外面又有沱沱河做护城河,河宽四十米,想来能够防御住秦观一个月,等到边军过来,就是我们反击之时。”

    “左相,沱沱河结冰了。”有人提醒道。

    这时有人解释道,“我们当初设计护城河时就想到了,冬天河水少,河水与河堤落差足足有四五米高,这么高的距离,足可以作为护城沟来使用,就算赵国人想要填土为路,也需要很多时间。”

    这时右丞相站出来说道:“臣请陛下移驾上京城,只要陛下无恙,我大辽就是安稳的。”

    一听这话,无数大臣暗骂右丞相老奸巨猾,立刻无数人站出来,请求道宗耶律宏基移驾上京城。

    这时耶律宏基说道:“移驾的事情过后再说,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如何防御。”

    随后一众大臣开始讨论如何抵抗秦观的进攻。

    等商议好具体过程和负责人,回到后宫后,耶律宏基立刻命令到,“准备行囊,朕要移驾上京城。”

    在大臣面前表现的临危不惧,可是一转身,耶律宏基就准备跑路了,整个皇宫开始动起来,收拾东西。

    皇家家大业大,一时半会儿怎么可能收拾的过来,可就在第二天,秦观的大军却直接到了大定府城下。

    秦观看着眼前的这座大城,心里感叹了一声,经历千辛万苦,几场大战,终于打到了辽国的都城。

    自己这应该算是直捣黄龙了吧。

    当年岳飞说出‘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尔!’的豪言,可是终究没能实现,而自己现在实现了这个目标,直捣辽国大腚。

    呸呸呸。

    上面是错别字,是直捣辽国大定府。

    耶律宏基听到这个消息,什么也不带了,带着两万御林军,还有几个最亲近的皇子,直接跑路了。

    整个中京变得人心不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