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65章:男儿行,杀人诗

    耶律卫真拦住要发飙的耶律晴日,咬牙挤出几句话,“我带着和谈官员入城,护卫留在城外驻扎。”

    熊大将包括二皇子七公主在内的十几个和谈官员送到东城,耶律隆运等一众官员早已经在这里等待,见到二皇子,很多人羞愧的低下头,耶律卫真上前见过大相国耶律隆运。

    你没看错,不是丞相拜见皇子,而是皇子见过丞相,在辽国,实力比身份更加重要。

    简单寒暄几句之后,耶律卫真说道:“我在来的时候,父皇就说了,你们如此做,保存了中京,保存了辽国实力,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现在与赵国和谈,诸位要做好接下来的事情。”

    这算是安慰众人了,至于耶律宏基会不会这样说,谁知道呢。

    耶律卫真没和大臣们商议谈判的问题,时间还多得是,他们赶路两三天确实疲惫,需要休息一下,回到后院,就听到嗖嗖嗖的射箭声,好奇走过去一看,是妹妹耶律晴日。

    “你不累吗,应该洗个澡休息一下,怎么想起来练射箭了。”耶律卫真好奇问道。

    嗖~

    一支箭啪的一声射到远处的靶子上,耶律卫真看到靶子上还有一张纸,纸上写着两个字“秦观”,此刻这张纸上已经插了好多箭矢了。

    耶律晴日怒声说道:“今日秦观是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故意让他的属下做的。”

    “你知道还生气。”耶律卫真笑着说道。

    “我已经不生气了,不过还是要再射他两百箭。”

    耶律卫真笑着摇摇头,妹妹在聪明,也只是个被宠惯的女孩子,随后也不再管他,自己去洗澡了。

    第二天,耶律卫真准备去拜访秦观,耶律晴日也穿戴整齐非要跟着,耶律卫真看着妹妹一身漂亮的装束,夸赞道:“那秦观看到晴日,怕是会被你的美丽吸引,甘愿做你的奴羊呢。”

    耶律晴日脖子一歪,“哼,我不感兴趣,不过我要亲眼去看看那个秦观究竟是什么样子。”

    之前已经通报北路军守卫,今日他们要去拜访秦观,要不然他们也不能随意出东城,两人带着随官来到秦观住的王府,有人将他们引进去。

    虽然之前已经调查清楚秦观的年龄,可是当耶律卫真第一眼看到秦观的时候,依旧从心里感叹一声,真是好年轻英武。

    他耶律卫真也算是草原众多皇子中年轻有为的一个了,可是如今也快要步入三十岁年纪,却还在为未知的皇位挣扎,而这个秦观,却只有二十岁,就已经做出这么多震惊世人的事情了。

    双方见礼,秦观介绍身边众人,“这是我的未婚妻,也是我北路军将领韩玉卿,这是我的几名将领,熊陶、熊平、薛牧、潘良。”

    耶律晴日对秦观打仗还带着未婚妻非常好奇,仔细打量韩玉卿,韩玉卿也看向对面的耶律晴日。

    两人不自觉的比较起来。

    耶律卫真也介绍身边人,“这是我的妹妹,七公主耶律晴日。”

    秦观看着这位美丽的公主,含笑说道:“原来这就是七公主殿下,昨天将我万箭穿心,不知道公主为何如此恨我啊。”

    秦观这话让两人都是一愣,随即心里一沉,昨天晴日射箭是在内院,秦观却已经知道,看来他们的行动,早已经在人家监室之下了。

    耶律晴日看向秦观,突然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说道:“把秦大人的名字放在箭靶上,我觉得比平日里射的要准,看来以后想要练箭,箭靶上少不了秦大人的名字了,或许还可以推广出去,辽国人练箭,都挂上您的名字。”

    秦观不以为忤,淡淡说道:“做一个有用的人,总比一无是处强得多,二位请坐吧。”

    下人奉茶。

    其他人在旁边坐下。

    耶律卫真和秦观闲聊,两人没有谈论战争和和谈的话题,耶律卫真刻意将话题往文学上引导。

    秦观发现这位二皇子,还是有些真材实料的,对赵国的各种典籍也算是熟悉,如果参加考试,拿一个秀才应该问题不大。

    之后两人又聊到了诗词,耶律卫真表示辽皇耶律宏基非常喜欢秦观的诗词,大辽国的文人也非常推崇追捧秦观的诗词。

    耶律卫真说道:“来的时候,我父皇还说,好久没有听到秦观的新诗词了,不会是忙着做官,把诗词都丢下了吧。”

    秦观呵呵一笑,说道:“最近确实太忙,不过要说诗词吗,到是有一首新作,如果辽皇喜欢,秦观可以送给他。”

    就时七公主耶律晴日却插嘴道:“人人称你为词仙,可是在我看来,你写的诗词也就一般,都是一些婉约风景,秀美有余但却失了大气风骨,算不得男儿诗。”

    “如果是这样的诗词,就不必送了。”

    耶律晴日心里恼怒秦观,准备在对方最擅长的地方打击一下他,秦观以往的诗词都是这一类的,这样一来,秦观就会被堵回去,也让他吃一次瘪。

    秦观淡淡一笑,说道:“是不是婉约秀美没骨气,你们听听便知,我这首诗词的名字,就叫《男儿行》。”

    秦观当即高声吟唱起来: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

    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

    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

    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

    当听完这第一段的时候,人们第一个感觉就是,这首诗好重的暴烈之气,就好像随时要暴起杀人一般。

    他们能感受到秦观胸中的那股沛然之气汹涌激荡。

    秦观继续:

    “君不见,

    竖儒蜂起壮士死,神州从此夸仁义。

    一朝虏夷乱中原,士子逐奔儒民泣。

    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

    血流万里浪,尸枕千寻山。

    壮士征战罢,倦枕敌尸眠。

    梦中犹杀人,笑魇映春晖。

    女儿莫相问,男儿凶何其?

    古来仁德专害人,道义从来无一真。

    君不见,

    狮虎猎物获威名,可怜麋鹿有谁怜?

    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

    听到这里,熊大、熊二、薛牧、潘良几人只觉得浑身热血沸腾,就算现在让他们面带百万敌兵,他们也敢带着兄弟们冲杀上去,砍他个天翻地覆。

    而二皇子耶律卫真和七公主耶律晴日的脸色变非常难看,这首词写的非常直白,可却字字如刀,让他们有一种如林刀山火海般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