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66章:和谈使节团抵达中京

    “君休问,男儿自有男儿行。

    男儿行,当暴戾。

    事与仁,两不立。

    男儿事在杀人场,胆似熊罢目如狼。

    生若为男即杀人,不教男躯裹女心。

    男儿从来不恤身,纵死敌手笑相承。

    仇场战场一百处,处处愿与野草青。

    男儿莫战栗,有歌与君听。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

    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雄中雄,道不同。

    看破千年仁义名,但使今生逞雄风。

    美名不爱爱恶名,杀人百万心不惩。

    宁叫万人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人。

    放眼世界几千年,何处英雄不杀人。”

    读到最后,秦观将自己的气势全部释放出来,配合这首狂放至极的杀人诗,让人能够感觉一股凶烈之气在空气中激荡。

    碰撞,

    甚至能够产生噼啪的火花声。

    “好,少爷的这首男儿行真是太好了。”

    “听得我热血沸腾。”

    “愿为大帅杀人,成就大帅雄中雄的伟业。”

    秦观刚刚念完,熊大熊二几人就叫嚷起来,一个个脸色激动,血脉喷张。

    如果现在他们身处战场,估计他们会嗷嗷叫着冲出去,将敌人全部撕碎。

    而耶律卫真和耶律晴日两兄妹,却是脸色变得煞白。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这是何等暴烈之人,才敢说出这样的话。

    他们两个真的被秦观的这首诗词给吓到了。

    秦观转头看向两人,说道:“请耶律二皇子回去转告辽皇,就说这首词,是秦观有感而发,专门做出来送给辽皇的。”

    耶律卫真起身告辞,带着妹妹和下属离开。

    等回到住的地方,恢复了好一会儿,耶律卫真才悠悠说道:“我还是低估了这秦观,没想到,他竟然已经将诗词融入到灵魂,而他的内心,根本就不是一个文人,如果他以后掌权,必会带兵横扫敌人。”

    耶律晴日毕竟是个女孩子,此刻依旧脸色发白,她真的被秦观刚刚的那股气势吓到了,杀人如麻的大将军他见过不少,他父皇最依重的战将,号称辽国武功第一的御林军大统领耶律修武,这次就带着护卫队跟来,可耶律晴日在他身上,也没有看到那种如实质般的威势。

    这种威势让她胆寒。

    “二哥,我觉得,如果这秦观现在不除去,日后必成大患。”耶律晴日道。

    耶律卫真脸色难看的点点头,“今日这首词,更坚定了我除去他的心,我必不惜一切代价除去此人,要不然日后辽国必将覆灭在此人手中。”

    “那我们的计划是不是提前进行。”耶律晴日问道。

    耶律卫真道:“明日我们再去找他,等熟悉之后,自可以邀他,到那时”

    第二天,耶律卫真又来找秦观,可是秦观却推脱说公务繁忙避而不见。

    耶律卫真也不气馁,一连好几天过来,秦观都是避而不见,最后干脆让熊大传话,“二皇子,我家少爷让我转告你,在赵国使节团来之前,他是不会在见你了。”

    “这是为何。”耶律卫真问道。

    “避嫌。”

    说完不理一连错愕的耶律卫真,直接走了。

    如果一般人,绝不会把这个理由直接说出来,只会找一些委婉的借口,到时候他磨几次,估计就能打开缺口,可是这秦观却直接说出来,堵住了所有通道。

    “算你狠。”

    耶律卫真只能悻悻然的离开了。

    计划失败,让耶律晴日这个计划人之一感觉挫败,只能骂了一句狡猾,看来之前计划的离间计不太好用了。

    “二哥,离间不成,看来以后只能找机会,直接动手了。”

    耶律卫真无奈的点点头。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平静,没有再生什么事端,时间已经进入二月,令人高兴的是,草原的严寒已经过去,天气在一天天变暖,白天太阳照在身上,甚至能感觉到暖洋洋的味道。

    冰雪在逐渐消融,秦观偷偷用温度计测量了一下,现在白天大概能到六七度,晚上也就是零下七八度的样子,已经不算冷了。

    前些时候,秦观又命令人,将大定城的通道重新修了一遍,原本都是用积雪石块堆积的,等以后开化,怕是个麻烦事,恐怕会将自己困在城里,未雨绸缪现在直接弄出可行的道路。

    二月十九日,秦观终于接到消息,赵国的使节团已经到了泽州,还有三四天的路程就能到中京。

    三天后,秦观带着众人出城十里迎接使节团。

    远远地,秦观看到一只缓慢前行的队伍,一个多月,穿行两三千里,确实把这些人累的不轻。

    秦观带着众人打马上前,队伍停下,从车里钻出一众官员,秦观看过去,虽然没几个熟悉的,不过还是感觉很亲切,这些人一个个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个信息,疲惫。

    “哎呀,秦国公,终于看到你了。”

    礼部尚书陆晟带着一份喜悦,上前和秦观见礼。

    “陆尚书,一路辛苦了。”

    “不说虚言,这一路加紧赶路,确实累坏了,为了能够尽快赶到中京城,我们有时候都是吃住在车里的。”陆晟说道。

    “我已经准备好地方,让使节团成员先休息两日,恢复体力和精力,然后在与辽国使节团接触。”秦观道。

    陆晟点头,“如此多谢秦国公了,对了,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使节团成员,这是枢密院副使冯仑,使节团副使,这位是三司刘度支使,这位是礼院陈同知,这位是”

    一连四十几个,全都给秦观介绍一遍。

    秦观一听,好吗,几乎大赵朝廷的各个部门都有人来了,到是安排的仔细。

    陆晟最后道:“我这里,还有陛下给您的两份旨意,一份是封赏,虽然您已经从通信里知道,不过还是要恭喜您,因为路途遥远,一切从简,您的封旨只能让我带来了。”

    之前秦观就已经知道,自己升官了,观文殿大学士、镇国大将军,永安国公,这次陆晟却是带了圣旨过来。

    “第二份旨意,是关于和谈的事情,陛下任命你为和谈使节团副使,和谈大事由我们三人商议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