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69章:我凭本事抢来的,为毛要还

    听了耶律卫真的话,就连一众赵国官员都被震惊了,好家伙,这也忒狠点了吧,把人家整个皇宫搬空,就连屏风和墙壁上的宝石都不放过,这做的确实有些太那啥了。

    不过咋听着就那么解气呢。

    还勒索了所有大臣八成家产,难怪这些家伙们如此念念不忘呢,这的是多大第一笔财富啊。

    整个辽国都城都被秦观刮地三尺了吧。

    秦观听到就连墙壁上的宝石都抠走了,也是微微一愣,心说熊大他们做的可够仔细的,还真会过日子。

    秦观看着所有人投射过来的目光,神色没有一点变化,含笑说道:“我凭本事抢来的,为什么要还。”

    听秦观如此说,所有人都是一愣。

    耶律晴日怒视秦观,嘴里骂道“无耻。”

    秦观冷冷一笑,道:“自赵国建立以来,近二百年间,辽国共入侵赵国58次,又掠夺了赵国多少财货、物资、还有人口,如果说归还,我觉得应该是你们先归还。”

    耶律卫真张了张嘴,最后也没说出来什么。

    一晃半个月过去,双方都觉得时间紧迫,不愿意再拖下去了,相继达成几个条件。

    第一,双方撤兵,维持旧有边界。

    第二,宋辽签订盟约,休兵罢战停止干戈,永结兄弟之好。

    第三,双方沿边州县各守疆界,不相互侵扰,越界逃亡之人相互遣送。

    第四,双方互市,具体细节以后再商谈。

    第五,消除以前所有条约,去除岁币,归还赵国易、代两州。

    第六,赵国会有限度的给赵国出口马匹,不过赵国也要贩卖一些以前赵国限制的货品。

    至于秦观提出的赔偿一千万贯、割让烟云十六州,好吧,这只是个奢望,后期都没人提了。

    对于这个结果,辽国人表示接受,赵国和谈使节团更是非常满意。

    陆晟脸上笑呵呵的,因为他已经超额完成任务,能够消除岁币,已经是很大的功劳,还能够拿回易、代两州,绝对是惊喜。

    陆晟相信,自己这次回去后,绝对可以加官进爵,自己入相可以说十有八久了。

    冯仑对这个条件也十分认同。

    可能唯一不太满意的就是秦观了,他觉得这么好的机会,轻易放过,以后等辽国再次强大起来,必然会再次撕毁条约入侵中原,赵国却失去了一次好机会。

    最后两次谈论细节,秦观都没有参加,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

    就在这时,冯仑登门拜访秦观。

    “见过永安国公。”

    “冯枢密使,请坐。”

    下人奉茶退了出去,冯仑开口道:“自打来到中京,还没有和永安公好好聊聊,您不知道,您现在可是我最崇敬的人。”

    秦观一愣,想不到这个四十多岁的大叔,竟然对自己用上了崇敬这个词。

    “秦观何德何能,让冯枢密使如此厚待。”秦观谦虚了一句。

    “不,我是真的崇敬您,国家遇到危难,您挺身而出救赵国于一线,带着四万人就敢孤军深入辽国,一路消灭两三倍于己之敌军,打下辽国中京,不止是我,如今全国所有人,都在传扬您的功绩。您现在可是赵国百姓心目中的军神,也是我等武人崇拜的军神。”

    秦观摇摇头,“不敢当。”

    “永安公,我今日来,是沈相公有些话让我转达给您。”冯仑道。

    “哦,什么话。”秦观诧异问道。

    冯仑脸色郑重起来,说道:“您此次功勋卓著,却引起了某些人的妒忌,有人在陛下那里进言,说您狂妄自大,性格跋扈,又在军中创下偌大威势,以后怕是不好管束。”

    “建议陛下将你拿下,最不济,也要消您的兵权,让您做一个闲散国公。”

    秦观眼神一冷,说道:“是曾毓吧。”

    冯仑一愣,随即说道,“是。”

    “曾毓与我有仇,他说这些话倒也正常。”秦观淡淡道。

    冯仑继续道:“沈相公的意思就是提醒您,一定要小心应对曾毓的攻讦,还有回国后如何应对,最好提前谋划。”

    “而且刚刚我接到国内的传信,其中也提到您,如今金陵城到处都在传,说您功高盖世,这次的功劳,都是您一个人的,其他人节节败退,而您却高歌猛进,打下辽国国都,和您相比其他武人都是废物。”

    秦观一愣,随后喃喃道:“这是准备把我放在火上烤吗,想让所有武人孤立我,或者给我弄一个功高盖主的名头?”

    冯仑站起来,说道:“话已带到,还请国公小心应对,冯仑告辞了。”

    将冯仑送出去,秦观回到客厅,陷入沉思。

    指望皇帝,还是算了吧,皇帝是这个世界上最爱猜忌的一种人,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怀疑,他们都会将这份威胁去除。

    用完了丢到一旁,是皇帝最爱干的事情。

    你做了多少事情,多大功劳,皇帝都觉得是应该的,给你一点赏赐,你就应该对他千恩万谢,而且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其他想法。

    什么雷霆雨露皆是天恩,秦观才不会信那一套呢。

    看着渐渐西沉的夕阳照进窗户,秦观淡淡道:“我可不是岳飞,希望陛下你也不要做赵构。”

    和谈还在继续,最近都是在商议细节问题,估计再有两三天时间,细节问题商议好,就可以给双方皇帝传信过目,然后签订最后的正是盟约了。

    城东,耶律卫真住的别院内。

    耶律卫真和耶律晴日两兄妹正在聊天。

    “二哥,眼看和谈就要完成,我们要加紧时间了。”耶律晴日道。

    耶律卫真点点头,“如今冰雪已融气候转暖,我准备明日在中京城外设立大帐,举办宴会,邀请赵国使节团赴宴,在宴会上实施我们的计划,你看如何。”

    “可以,明日就让秦观惨死当场。”

    应辽国二皇子邀请,赵国使节团一行四十余人,参加在中京城野外举行的大帐晚宴。

    秦观命令熊大熊二等将领,带上三千北路军精锐跟随护卫。

    这里是一片茫茫草原,可惜春天还没有到来,冰雪消融后,露出了去年干枯的牧草。

    这里距离中京城大概十里地,十分辽阔平坦,一眼看过去,天是蓝的草是黄的,非常美丽。

    一座有几十米宽的大帐矗立在草原上,这里就是耶律二皇子宴请赵国和谈使节团的宴会大帐。

    北路军驻扎在大帐北侧500米处,辽国御林军驻扎在大帐南侧500米,双方距离一里地,都可以看到对方,隐隐有种两军对垒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