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70章:辽国人的挑衅

    微风吹过草原,低矮枯黄的草叶轻轻颤抖,走在如毛毡般的草地上,踩上去很舒服。

    宴会还没有开始,秦观和陆晟在距离宴会大帐不远的地方,站在一起眺望远方。

    陆晟看着苍茫的草原,好一会儿后,开口说道:“如今已经是三月中旬,从金陵城出发到辽国和谈,一晃近两个月过去了,想来现在金陵城已经是一片草长莺飞、桃花盛开的景象,而这北地却依旧是如此寒冷荒凉。”

    秦观淡淡道:“这也正是辽国觊觎我赵国的原因之一。”

    陆晟道:“秦大人,虽然你我政见不尽相同,但现在我对您是衷心的钦佩和感激,如果不是您带兵深入草原,将辽国人打败,压的他们低头,又哪来和谈一说,更不可能废除前约岁币,收回易、代两州,一雪前耻。”

    “恐怕此刻辽国人已经打过长江,国内更加危急,百姓饱受更多战乱之苦,民不聊生。”

    说道这里,陆晟顿了几秒钟。

    “秦大人,朝堂之事从来都是波谲云诡变化莫测,等哪日我们回去,还请小心应对。”

    陆晟说完,对着秦观拱拱手,往宴会大帐走去。

    听了陆晟的话,秦观就是一愣,看着陆晟离开的背影,他很惊讶陆晟今天会对他说出这番话。

    这明显是在提醒自己,他应该和曾毓是一个战线上的人,为何要提醒自己。

    真的出于对自己的钦佩,或是有其他想法,秦观现在还摸不透。

    但秦观可以猜到一点点。

    或许那曾毓所率领的文官党,也并非真如别人看到的那般牢不可破。

    秦观淡淡一笑,转身回了大帐。

    宴会开始,席间觥筹交错,饮酒聊天很是热闹,都像是见到最亲密的朋友一样,坐在一起拉着家常说着亲密的话。

    席间笑语不断。

    几十个辽国舞姬扭动腰肢,跳着热情的舞蹈。

    整个宴会的气氛热烈而和谐。

    就在这时,二皇子耶律卫真突然站起来,举杯笑着说道:“只看这些歌姬舞蹈,到是显得无趣了,我大辽国以武立国,从来最是崇尚武者,所以每次宴会,都会有比武较技以祝酒兴。”

    他转头看向秦观,佯怒道,“秦大将军,说实话,我对你攻打中京一事一直很是不愤,心中憋着一股郁气,想要找回场子,现在两国和谈结了兄弟之好,自然是不能再打仗了,但是我要说的是,论马战武功,我大辽依旧是天下第一。”

    “我现在对你们赵国将领发出挑战,你敢不敢接,如果不敢接,只要说一声赵国将领武功不如辽国,我们也就作罢,你觉得如何。”

    激将法,最简单的计策。

    不过有时候最简单的计策却非常管用。

    看看韩玉卿、熊大、熊二、薛牧、潘良等人愤怒的表情就能知道,耶律卫真的话成功挑起了这些武将的好胜之心。

    陆晟一愣,赶紧说道:“二皇子殿下,你们辽国以武立国,我们大赵却是以文立国,以孝治国,理念不同,不好比的。”

    说完还对着秦观偷偷打眼色,希望秦观拒绝比武。

    他可不想席间出现什么闪失,到时候影响了和谈。

    秦观放下酒杯,含笑看向耶律卫真,说道:“怎么比。”

    耶律卫真心头一喜,说道:“简单,我们各自派出三名战将对阵,输赢历时可见,不过也不白打,我会设下奖金,每获胜一场,可得到千里宝马一匹,金珠一斗,如何。”

    陆晟就坐在秦观旁边,赶紧拉了拉秦观的衣服,示意他不要答应,可秦观却似无所觉,回道:“可以。”

    陆晟心中哀叹一声,看来是阻拦不住了。

    这些武人就是如此的争强好胜,对方激几句,脑子一热就冲上去,人家在席间说出来,明显之前就有所准备,自己这边仓促应战肯定要吃亏的。

    输了赵国丢脸,赢了辽国人恼怒,他又怕影响和谈,可现在秦观答应,他已经阻止不了,唉,且看着吧,希望不要出事啊。

    这时,耶律晴日忽的站起来,踩着红色的弯角小蛮靴,来到秦观席间近前,狠狠看了秦观一眼,然后把头一扭,看向坐在秦观旁边的韩玉卿,脆生说道:“我知道你是韩玉卿,秦观的未婚妻,赵国的边军武将,我要挑战你。”

    韩玉卿脸色一正,长身而起,看向满脸挑衅之色的耶律晴日,冷冷道:“奉陪到底。”

    众人出了大帐,

    北路军三千护卫,辽国两千禁军分别上前,相隔二百米观阵,赵国的四十多名和谈官员,辽国几十名官员在靠近大帐一侧观看。

    两个女将顶盔贯甲骑在马上,都是一副英姿勃发的模样,韩玉卿手持一杆银铃枪,而耶律晴日却是提着一把凤眼大刀,刀上还挂着一个红色的绒球,在风中滴溜溜乱转。

    “七公主必胜,七公主必胜。”

    突然御林军中发出一阵整齐的呐喊助威声。

    北路军一看,哪肯示弱,立刻齐声喊道:“夫人必胜,夫人必胜。”比辽国御林军的喊声更大。

    “杀!”

    耶律晴日一声凤鸣,策马向着韩玉卿奔去。

    “华玲玲”

    韩玉卿一抖手中银铃枪,两腿一夹马腹,也冲着耶律晴日冲去。

    两马相接,一刀一枪就碰在了一起。

    “叮叮当当。”

    两人招式尽出,战的好不激烈。

    秦观心中暗道,这耶律晴日的武功确实不凡,如果不是之前韩玉卿使用过灵液,恐怕还真不是这耶律晴日的对手。

    那日韩玉卿重伤,秦观给她使用灵液,救了韩玉卿一命,那么重的伤,韩玉卿只用不到一个月就痊愈了,而且之后身体越来越强,比以前的力气大了不少。

    韩玉卿将这个变化告诉了秦观,秦观觉得,这应该是灵液在发挥作用,增强韩玉卿的身体素质。

    两人已经战斗了几十个回合,耶律晴日一个力劈华山,带着呜呜的风声斜劈下来,韩玉卿一个藏身,躲过这一刀,等刀锋过去,韩玉卿忽然一抖长枪,长枪如毒龙般对着耶律晴日的面门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