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71章:可敢一战!

    耶律晴日心中大骇。

    看着越来越近的枪头,她已经意识到自己肯定躲不过去了,就要闭眼等死。

    就在这时,她只觉得脑袋上一轻,等她睁眼后却发现,韩玉卿的长枪已经收回,而在她的枪尖上,却挂着自己的金铃发圈。

    被风一吹,还发出哗玲玲的响声。

    “好!”

    “夫人赢了,夫人赢了。”

    北路军将士们顿时欢呼起来,而那些辽国士兵却有些失望,他们的七公主败了。

    耶律晴日心有馀悸的骑马回到二哥耶律卫真身边,很是沮丧的说道:“二哥,我败了。”

    耶律卫真劝了两句,最后低声道:“没关系,只要最后成功,我们就是大胜。”

    听到这话,耶律晴日勉强恢复了几分。

    耶律卫真不再管她,转头对秦观道:“现在轮到你们挑战了,不知道秦大人派谁出战。”

    秦观看向身后几名武将,这几人齐齐站出来,拱手叫到:“大帅,我愿出战。”

    没有一个怯场的,军心可用。

    不过秦观知道,这些人里面马战最厉害的应该是熊大,秦观直接说道:“熊大,这场你出战。”

    熊大脸上一喜,提着马槊就窜到马上,一抖缰绳“驾”,战马就跑到了辽国将领那边,看着站在一溜的一众辽将,熊大指了其中最高大的一个,闷声说道:“看你站在第一位,想来最厉害,就你了。”

    那名辽将脸上一怒,大声道:“我叫库烈儿,一会儿死在我的大戟之下,莫要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熊大呵呵一笑:“某叫熊陶,我在阵中等你。”

    说完一打马跑到两军阵中,库烈儿上马提戟就向着熊大杀去,两人没有废话,上来就是硬碰硬的大杀招,打的比刚刚韩玉卿和耶律卫真要激烈的多。

    战马嘶鸣,马槊和大戟相碰叮当作响,两人都用出了平生所学,战场中可谓险象环生。

    “你给我去死吧。”

    库烈儿大喝一声,瞅准机会一戟砸向熊大,熊大一个不慎,竟然被戟刃刺入左肩膀,顿时鲜血直流。

    “现在轮到你了。”

    “嗨~”

    熊大暴喝一声,右手单手持马槊,对着库烈儿捅了出去,只听库烈儿大呼一声,胸部中枪滚落马下。

    北路军见自己的熊大统领获胜,立刻欢呼起来。

    “熊大统领大胜!”

    “熊大统领大胜!”

    熊大战甲染血,还骚包的举着马槊,骑马在自己的三千兵卒前快马奔过,手中马槊连连挥舞,等庆祝完才回归本队,滚鞍下马来到秦观面前,双手抱拳大声说道:“少爷,幸不辱命。”

    秦观上前查看熊大伤口,关心道,“伤的重不重。”熊大呵呵一笑道:“少爷,皮外伤而已,俺皮糙肉厚的,这点伤不算什么。”

    不过秦观还是让军医过来,去给熊大诊治,还给了熊大一些消炎药,谁知道那个辽将的武器上干不干净。

    有辽国士卒跑到场中,将重伤的库烈儿抬走,辽国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两场比赛都输了,对非常看重武功的辽国人来说,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刚刚韩玉卿和七公主耶律晴日的一场比试,赵国众位官员都还看的津津有味,可是当看到熊大和库烈儿的比试,众人就变了脸色,这哪是什么比较,完全就是拼命啊。

    比战场厮杀搏命一点也不差。

    一切收拾妥当,耶律卫真再次开口道:“下面进行第三轮。”

    这时陆晟赶紧说道:“二皇子殿下,我觉得没有必要再比下去了吧,不过就是个助兴游戏,到此为止可好,我们还是回大帐喝酒吧。”

    耶律卫真说道:“我们已经说好三场,怎么,赵国不会是没人可派了吧。”

    陆晟被顶的一窒。

    耶律卫真看向秦观,问道:“秦大人,不会是不敢再战了吧。”

    秦观眯了眯眼,随即一笑道:“可以继续。”

    耶律卫真心中一喜,说道:“这一次,我派禁军统领萧天佐出战。”

    听到这个名字,辽国官员中,有人发出低低的惊呼,不过随即立刻隐去。

    这时,从辽国禁军骑兵队伍里,一人穿着一身紫红色战甲,骑着一匹高大的紫红色战马,手持一把开山巨斧的猛将,往这边踏踏行来。

    秦观抬眼看过去,这人生的很是高大,身材粗壮,皮肤黝黑,虽然套着铠甲,却能感受到起蕴含的强大力量。

    秦观灵觉敏锐,能感受到这人身上那充沛的杀气,显然是从尸山血海中厮杀出来的无敌猛将。

    冯仑脸色一变,快步到了秦观跟前,附耳说道:“大将军,枢密院曾经收集过此人信息,萧天佐乃是辽皇耶律宏基手下头号战将,御林军大统领,号称辽国武力第一,天生神力无人能敌,我们最好还是避让为好。”

    秦观点了表示知道。

    这时萧天佐骑马来到官员队伍前,先是对着二皇子耶律卫真拱了拱手,随后一双虎目扫视赵国官员队伍,那些被看到的赵国官员,就好似被一头恐怖巨兽盯上一样,浑身颤栗,在萧天佐强大的精神威压下,眼神纷纷躲避。

    最后,萧天佐将目光定格在一个年轻人身上。

    这个人一身休闲锦袍,看上去就像一个富家公子一般,可是在萧天佐看向他时,这人却一脸淡然的与其对视,一点没有受到他气势的影响。

    萧天佐直视秦观,开口道:“想必你就是北路军大帅秦观吧,我是辽国御林军统帅萧天佐,我要向你挑战,你可敢应战。”

    赵国众人大惊。

    冯仑就在秦观旁边,不顾礼仪的抓住秦观的衣袍,急声说道:“大将军,绝对不能答应,此人怕是来者不善。”

    陆晟也变了脸色,赶紧来到秦观旁边,“大学士,避战吧,你绝对不能出战,其他人也不是此人对手,我们这一场服输就好了。”

    耶律卫真含笑看向秦观,“秦大人,萧统领向你挑战,你应战否。”

    这时站在二皇子旁边的七公主耶律晴日,用讽刺的语调说道:“秦观,赵国人吹捧你是军神战神,武功天下第一,怎么,不敢接受挑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