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77章:陛下,秦观恐有异心

    “相公,请听玉卿说完”

    “当年,太宗皇帝亲自率领四路大军,五十万兵卒想要夺回燕云十六州,却失败了,此后近五十年间,我大赵国共发动过四次大战,皆是以失败告终。”

    “为了夺取燕云十六州,赵国死伤兵卒不下五十万人,投入的物资不计其数,我韩家几位老祖宗也曾多次参与夺取燕云十六州的大战,为此韩家也牺牲了七人。”

    说道这里,韩玉卿对着秦观淡淡一笑道:

    “相公也知道燕云十六州对我赵国的重要性,既然现在有机会拿回来,我觉得相公应该娶那辽国七公主,就当为国做些牺牲,却可给大赵国,给大赵百姓谋一个百年太平。”

    秦观心中震撼,没想到韩玉卿竟然说出这番话来。

    秦观道:“玉卿,这对你太不公平,为夫会想其他方法拿到燕云十六州的。”

    韩玉卿摇摇头,“相公的方法无非就是战争,我相信相公天下无敌,可是战争总要死人,士卒也有亲人儿女,他们已经死的够多了。”

    “至于我,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公平的,又不是让我离开相公,平妻也是妻,能和相公相守,玉卿已经知足了。”

    韩玉卿的话,就连陆晟和冯仑都被感动了,两人走到韩玉卿身边,整了一下衣袍,齐齐躬身行礼。

    这可是大礼啊。

    见皇帝,也就是这个礼节了。

    他们为韩玉卿这种牺牲自己为国为民的情操所感动。

    最终,秦观点头。

    不过这只是第一步,并不是他们同意就可以的,必须要汇报皇帝陛下,皇帝允许这件事情才会进行下去。

    “扑棱棱~”

    几只信鸽飞向南方。

    三日后,赵国金陵城皇宫御书房。

    皇帝看完密信后久久不语陷入沉思。

    这封信的内容很长,有与辽国谈好的和谈条约,皇帝对陆晟的他们的成绩非常满意,这已经大大超过了他的预期。

    让他陷入沉思的,是关于辽国皇帝下嫁公主给秦观的事情,密信中写的很详细,从秦观比武击杀辽国第一战将萧天佐开始,写到签订协议,在到辽皇赐婚,然后是秦观的反应,以及韩玉卿劝说秦观的内容,全都汇报了上来。

    李朝恩在旁边小心的看着,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看过这封密信之后,他心中也是翻腾不休。

    没想到好好的和谈,又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出来。

    好半天后,皇帝终于开口。

    “召四位相公、枢密院使、御史大夫、三位翰林院大学士及六部尚书前往文德殿议事。”

    半个时辰后,众大臣感到文德殿,皇帝脸色平静来到大殿,众人见礼后,皇帝坐在正座,对李朝恩道:“朝恩,将和谈的情况通报给众卿家”。

    李朝恩赶紧站出来,将和谈的结果告诉众人,对能够消除岁币,收回易州和代州,大殿内的大臣们都脸露喜色,终于可以一雪前辱,还收回了两州之地,这绝对是赵国几十年来最扬眉吐气的一次。

    “陛下,这次我朝能够收回两州,绝对是可喜可贺,和谈使节团功不可没。”

    “和谈成功,想来边境能平静一段时间,辽国在不会轻易南下了。”

    “恭喜陛下文治武功。”有人适时的拍起了马屁。

    皇帝脸色也是带着喜色,点了点头。

    扫视了一圈众大臣,皇帝再次开口道:“还有一件事情,朕要与你等商议,如果这件事情做成了,或可让辽国失去燕云十六州。”

    众人非常惊讶。

    皇帝缓缓将秦观的事情讲了出来,最后说道,“众位爱卿,对这件事情你们怎么看。”

    众人在听得时候,就已经觉得有些天方夜谭的感觉了,很多人还没有从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中醒过来。

    曾毓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这时有人突然站出来说道:“陛下,臣不同意。”

    皇帝一看,是翰林院大学士黄琨,皇帝开口问道,“黄卿家有什么想说的。”

    黄琨的胡子已经有些花白,铿锵有力的说道:“自古以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辽国下嫁公主给秦观,嫁妆是燕云十六州,却要求不给赵国,难道他们还想着在我大赵与辽国之间,在立一个国中之国不成。”

    “秦观乃是赵国臣子,燕云十六州收回来,必须交给赵国,哪有一个臣子却占着偌大土地的道理。”

    听了这话,很多人点头。

    这时有人站出来说道:“黄大人,此事怕是不易,这是辽国提出的条件,如果不答应,他们肯定不给。我看不如让秦观先娶了那辽国公主,收回地盘,然后在交给国家,如此一来我大赵国不就收回燕云十六州了吗。”

    “对,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立刻有人附和。

    这时曾毓用眼神挑了一眼吏部尚书刘宽,刘宽会意,站出来说道:“陛下,我觉得此事其中大有蹊跷啊,辽国一向极其看中燕云十六州,却只因为一场赌斗,就将燕云十六州拱手送出,还送出一个公主,这于理不合,恐怕其中大有深意。”

    皇帝看向刘宽:“有什么深意。”

    刘宽说道:“陛下,辽国此举必然含有阴谋,甚或者是,怕是有不可告人的交易也说不定。”

    皇帝的眼睛眯了眯。

    看到曾毓投射过来命令的眼神,刘宽咬了咬牙,说道:“陛下,我觉得秦观居心叵测,有自立为王之心,恳请陛下立即下旨,将秦观拿下,押回金陵受审。”

    有人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刘宽。

    心说,你麻痹你傻吗,现在动他,他现在手握大军在外,还是和谈最重要的人物,现在捉拿秦观,不是正中辽国人下怀吗。

    再说,动的了吗。

    如今谁能动他,难道就因为一个猜测,就要逼反前方大将。

    皇帝抬眼看了看刘宽,又斜瞟了曾毓一眼,没有说什么。

    大殿内众人还在不停议论,最后政见分成两个,一个是不收回,一个是收回,而且收回占大多数,因为拿回燕云十六州是每一个赵国人的渴望。

    至于方法,五花八门说了很多,最后皇帝也没有表态,好像只是听取他们的意见似的。

    议论了两个时辰,皇帝叫他们回家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