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87章:秦家一体,兄弟同心

    约定改日相见,告别李朝恩出了宫门。

    宫门外熊二带着二百护卫依旧在等他。

    这时一个穿着仆役服的中年人上前给秦观行礼,秦观一看惊讶道:“大管家,你怎么到金陵城来了。”

    秦荣恭敬回道:“老仆见过二少爷,不止老奴来了,老祖宗、大夫人、大少爷,还有二夫人、小姐都到了金陵,老爷让老仆在这里等少爷,接少爷回家。”

    “奶奶、母亲也来了,这么晚了,他们还没有睡觉吗。”秦观惊讶道。

    秦荣笑着回到:“少爷一回京城就进了皇宫,一直待到这么晚,没有见到少爷,老爷夫人怎么可能睡得着。”

    “好,赶紧回家。”

    还是原先那处宅院,大门上挂着秦府两个字,大红灯笼将门口照的通亮,秦观的马队刚刚进街口,就有家丁飞奔跑进去报信,“老爷,夫人,二少爷的车队进街口了。”

    “哎呀,我的孙儿终于回来了。”老太太脸上露出笑意。

    “观儿回来了,我去看看。”秦夫人穿着一身二品诰命服,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秦彰也是一身官袍,咳嗽一声,语气沉稳的说道:“莫着急,观儿马上就进门了。”

    秦夫人只好讪讪的坐下。

    秦蔚却站起来说道:“父亲,我去迎接二弟。”

    “嗯,去吧。”

    秦蔚快步出去,出了大门刚好看到秦观下马,秦观看到大哥,跳下乌骓马上前和大哥拥抱了一下,高兴的说道:“大哥,一别经年,真是想死弟弟了。”

    秦蔚也拍拍秦观的肩膀,“二弟,奶奶和父亲、母亲还在屋里等着呢。”

    “好,咱们进去。”秦观道。

    秦观回头,对老管家秦荣吩咐一声:“大管家,给亲卫队安排好吃住的地方。”

    秦荣赶紧道:“二少爷放心,都已经安排好了。”

    秦观牵着大哥秦蔚的手,两人快步进门,一路上,秦府无数下人行礼问候,秦观点头应和脚步不慢,一脚跨入正厅,就看到老太太一身五品诰命服端坐在正坐,父亲和母亲也都是官服、诰命服,坐的稳稳当当。

    秦观看到亲人,竟有种心情激动的感觉,“孙儿给奶奶问好,儿子给父亲、母亲问好,”说着秦观就要下跪。

    这时秦夫人快速起身一把拉住秦观,不让他跪下,秦彰咳嗽两声,这次秦夫人却是理也不理,牵着秦观的手,眼中含泪说道:“观儿舟车劳顿,一回来就去了皇宫,忙到现在才回来,早就累坏了,可不要跪了。”

    秦彰脸色讪讪。

    算了,不跪就不跪吧。

    老太太对着秦观招招手,秦观赶紧上前,牵住老太太的手,老太太左看看右看看,含笑说道:“我的孙儿长大了,长大了。”

    潘姨娘碰了碰站在身旁的女儿,小丫头抬头看了看母亲,潘姨娘冲她点点头,小丫头怯生生的走上前,在秦观面前学着行了一个女孩的吉礼,小声说道:“雨佩见过二哥。”

    秦观看着有些拘谨的小丫头,笑着说道:“玉佩也长高了,都快成大姑娘了。”

    这时秦彰轻咳两声,站起来对秦观说道:“随为父去祠堂祭拜祖宗吧。”

    秦家祠堂内,老太太一身五品诰命服,站在第一位,后面是一身绿色官袍的秦彰,身旁是一身二品诰命服的秦夫人,再后面是一身紫袍玉带的秦观和身穿书生袍的秦蔚,以及一身俏丽秀服的小丫头秦雨佩。

    至于二夫人潘夫人,却是没有资格进来的。

    如今秦家真的起来了。

    以前秦家由秦彰撑门面,只能算是官宦之家,在杭州算是有些门面,不过连家族都算不上,与京中那些大佬、勋贵家族更是根本没法比。

    可是现在秦家出了个秦观,观文殿大学士、镇国大将军,永安国公,哪一个头衔都是响当当的一品,只靠秦观,就硬生生将秦家拉到了大赵国顶尖家族的行列。

    秦彰现在也升官了,户部侍郎,从原先的正五品郎中,一下子跳到了从三品,提升了三级,也是羡煞无数人。

    可是跟儿子一比,好吧,没法比,整个朝廷的官员,或者说整个大赵国立国以来,秦观的官位提升都是一个异类。

    一月三提,已经成为整个大赵国羡慕的对象。

    虽然秦观是因战功提升,速度飞快,可是因为秦观是文官出身,又是状元加词仙,除了部分政敌之外,在朝野上竟然没有多少非议。

    秦彰很欣慰。

    不得不说,秦观的才名文名,在如今的大赵国真是太管用了,如果是武将出身,走到秦观这个地步,绝对非议漫天。

    拜过祖宗之后,老太太实在累了,由下人搀扶着回去休息,秦夫人还想拉着秦观说话,却被秦观劝着回去休息了。

    秦彰见夫人离开,对秦观道:“你们两兄弟,随我到书房来。”

    来到书房三人坐定,借着烛光秦彰再次仔细打量儿子,发现儿子的面容,比之前确实成熟了许多,想来这一年时间的经历,让儿子真正的成长起来了。

    叫儿子进书房,不是为了训导,儿子已经做到了最好,没有人能比他做的更好了。

    “观儿,如今我秦家看似风光,却也含着大凶险,其中道理你自己明白,为父只问你,你准备如何应对。”秦彰说道。

    秦观想了想,说道:“父亲,如今之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至于最终的结果,还要看陛下的决定,儿子只希望不要发生我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秦彰皱眉,“如果陛下动手呢。”

    “儿子也想好了应对的方案,自有保我秦家所有人离开金陵的能力,只要到了燕京,我秦观天地不惧。”

    秦观说这句话的时候,带出了一点点的气势,顿时让秦彰和秦蔚感觉到秦观身上那股威严和霸气。

    两人内心都是一凛。

    好一会儿之后,秦彰看向秦蔚,“蔚儿你如何看。”

    “父亲,秦家一体,兄弟同心。”秦蔚答道。

    秦彰很欣慰的点点头,对秦观道:“那就这样吧,仔细应对,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乱来,如果真的到了那种地步,你的决定就是秦家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