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95章:西夏跪了

    “大人,是劝降信吗。”有官员问道。

    夏州知府木然的摇摇头:“不是。”

    “那赵国人什么意思。”

    “你们自己看吧。”

    等这些人将信件看完,所有人都愣住了。

    “限你们明日中午前,交出两万两黄金,或者同等价值的宝石,否则我将攻破夏州城,屠城劫掠。

    落款:秦观。”

    “大人,我们怎么办。”有官员焦急的问道。

    这时有人说道:“我们到哪里去弄两万两黄金,再说,秦观也未必能够攻破夏州城。”

    旁边一人顿时急道:“你觉得夏州比辽国南京如何,比辽国中京如何,那些雄城都被秦观攻破了,你觉得他攻不破夏州!”

    夏州知府咬咬牙,说道:“为了夏州百姓的安危,你们带着府卫士兵,在明天天亮之前,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也要把这笔钱给我凑出来。”

    是夜,整个夏州城大乱。

    兵丁不去城防,反而在夏州城内大肆抢劫,那些大商户倒了霉,有些人的钱财被抢劫一空,更有兵丁趁乱奸银妇女,还有的将金钱塞入自己腰包。

    黑夜,掩盖了这丑恶的一幕。

    等天亮后,整座夏州城,陷入一片死寂,只不过偶尔能够听到零星的哭嚎声。

    清晨,阳光出来。

    夏州城门打开,出来一辆马车,马车刚刚出城,城门就晃荡一声关上,一个老汉赶着马车,向着赵国军队驻扎的地方行来。

    不多时,一队骑兵将老汉连人带车带到熊二面前,那名老汉颤巍巍说道:“大将军,老汉只是一个赶车的,不要杀我啊,夏州城的知府让我把大车赶过来,说是秦大将军要的,其他的,老汉一概不知啊。”

    熊二打开车厢,顿时露出明晃晃的金色,是黄金,好几筐的黄金,里面还放着一个鹿皮袋子,他打开一看,里面是一袋各色宝石。

    昨天秦观告诉熊二,他要勒索夏州城的时候,熊二满脑子的不敢置信,只是发射几枚爆裂箭矢,西夏人就肯乖乖的送上前来,怎么可能。

    可是现在看到这些金银,熊二相信了。

    将老汉放了,老汉一溜烟消失在原野中,那迅捷的步伐,一般年轻人都追不上。

    秦观刚刚刷完牙,熊二来报,“少爷,夏州城真的交钱了,这帮家伙也太怂了,少爷一封信,他们就乖乖的把钱交出来。”

    秦观道:“今天教你一个词,威慑。”

    而夏州发生的事情,大夏国王也接到了汇报,他刚刚看到这些汇报时,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相信。

    如果说秦观杀人,他可以理解,可是一夜之间山林消失,草原变沙漠,这怎么可能。

    肯定是下面那些人为了掩盖自己的无能,将秦观无限夸大,大夏皇帝心中恼怒,可是当第二份、第三份汇报送上来,他不得不信了。

    秦观代兵攻入辽国,将辽国逼服,现在又在大夏国肆虐,这让大夏皇帝也心中打鼓,“派出重兵围堵秦观,一定要将他歼灭在大夏境内。”

    秦观带着五千骑兵,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夏州,向着另一个目标进发。

    盐州。

    “不好了,秦观要来盐州了。”

    “秦观已经到了盐州,我们快跑吧!!!”

    秦观还没有到盐州,盐州许多百姓就已经吓得颤抖起来,很多人直接丢下产业,跑到了盐州城里躲避。

    抢劫城镇,吸收灵气。

    秦观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而且也没有固定的路线,今天在某地,第二天可能就跑到三百里外的某地,大夏国虽然调集重兵,可是根本抓不到秦观的影子。

    五日后,秦观再次出现在盐州城下。

    秦观下令,将所有炸药包,都丢到城门处。

    轰隆一声巨响,盐州城洞门大开。

    也震惊了所有人。

    “杀啊!”

    熊二带着五千骑兵直接冲入城内,也不理其他,直接杀向知府衙门,将还在睡梦中的知府揪了出来。

    “想活命还是想死。”熊二怒视知府。

    知府缩着身子,颤颤巍巍的说道:“想活,想活。”

    “两万两黄金,或者同等价值的宝石,给不给。”

    知府忙不迭的点头,“我给,我给。”

    在盐州城搜刮一番,骑兵迅速离开,再次消失在黑夜中。

    当大夏国皇帝知道盐州城发生的事情后,气得直拍桌子,大骂秦观就是一个强盗,太无耻了。

    再次下令,加派大军搜索秦观,对他围追堵截,一定要将秦观拿下,可是一天后,秦观出现在银州要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里面突破,将要塞打开,回到了雄州。

    是的,秦观回到了雄州。

    他只是想回雄州而已,只不过选择了一条比较刺激的路,秦观只是觉得有意思,可是却搅动的整个西夏鸡犬不宁,也留下了秦观大魔王的名声。

    当知道秦观攻破银州要塞,已经返回大赵国之后,大夏皇帝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他是真的有些怕了,怕秦观真的带兵打到夏都兴庆府来。

    大夏国王在大骂秦观之后,迅速做出一个决定,派出使节团去大赵国,递交国书,向大赵国称臣。

    这已经是大夏国第三次向大赵国称臣了,以前他们总是在不行的时候就称臣,一旦大赵国弱了,他们立刻反悔,现在大赵国出了一个秦观,能打的强大的辽国都抬不起头,还送了一个公主。

    大夏国王看到了深深的危机,所以立刻选择跪了。

    秦观回到雄州,所有官员出城迎接,现在秦观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雄州之主了,这里是皇帝亲封给他的封地,而且还有全权管理的权利,也就是说,这里的官员,他都有升迁开除的权利。

    秦观当即下令,由徐清任雄州知府,沈逸辰任雄州通判,并报请陛下同意。

    当然,这只是一个仪式,只要秦观报上去,皇帝就会批准。

    至于县令的任免,秦观自己就有权利,只需要向吏部报备一下就可以。

    喝了不少酒,回到院中,洛依人伺候秦观沐浴,浴池内,洛依人温柔的给秦观搓背,纱衣湿透娇柔显露,秦观哪还忍得住,一把将洛依人抱起来,说道:“相公先给你搓搓吧。”

    随即两人进入耕耘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