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299章:把秦观恶心死

    从古至今,无数人追求长生,几乎没有一位帝王不对长生拥有渴望。

    辽皇耶律宏基自然也是如此。

    如今他年老力衰,更是渴望年轻时候的感觉,对死亡和衰老,充满恐惧。

    现在听到秦观竟然是修仙者,而且可以拥有增加寿命、保持青春的方法,怎么能不动心。

    “秦观,你能教朕修仙吗。”耶律宏基渴望的问道。

    秦观摇了摇头道:“陛下,不得不遗憾的告诉您,您已经过了修炼的年龄阶段,就算您现在开始修炼,没等您修出法力,可能就已经寿元耗尽了。而且,您也不适合修炼我的道术。”

    耶律宏基一听,心中无比失望,这种见到却得不到的感觉,让他非常难受。

    这时秦观又道:“不过,我却可以送给陛下一枚仙丹,增加陛下寿命,可以让陛下在有生之年,身体康健,龙精虎猛。”

    耶律宏基顿时又升起希望,激动的说道:“你有这种仙丹,快,给朕一枚。”

    秦观道:“陛下太着急了,丹药我还没有炼制出来呢,我赵国皇帝陛下也在等着,到时候,我可以多开一炉,帮您炼制一颗。”

    耶律宏基一听,原来辽国皇帝也在等着,他只能压下心中的激动,问道:“可否多给几颗呢。”

    “陛下,这种丹药每个人一生只能服用一颗,服用第二颗,会因为虚不受补,立刻暴毙而亡。”

    “而且一颗已经可以保证你健康到寿命终老,第二颗也没用,陛下,这种丹药异常珍贵,炼之极其不易,还需要耗损我的灵力,炼制两位陛下的丹药,我最少需要休养十年时间。”秦观道。

    耶律宏基搓搓手道:“你看朕要如何赏赐你呢。”

    秦观想说,不如把长城给哥,如果再划个十万八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那就更好了,不过他又把这话缩了回去,如果引起辽皇的警惕,未必是好事,至于长城,其实现在对他来说,作用也不大。

    “陛下赐我草原珍珠七公主,秦观无以为报,这枚丹药就当是聘礼吧,秦观只请陛下不要将丹药的事情说出去,炼制一枚丹药极其不容易,不禁需要无数的珍贵药材,还需要大量的法力,而且成与不成还要看天意,如果有人对丹药产生觊觎就不好了。”秦观道。

    耶律宏基点头,“这件事情朕绝对不会对外人说。”

    秦观大袖一挥,耶律宏基前面的桌子上,就多了一个精致的琉璃酒杯,秦观手一点,一道水线从他的指尖留出,灌注到酒杯里,酒水呈现琥珀色。

    耶律宏基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震撼。

    “请陛下喝一杯酒,想来今晚一定会龙精虎猛。”

    耶律宏基端起来,三两酒一口喝掉,只说了一声好酒,然后就觉得浑身暖洋洋的,很是舒泰。

    秦观叹息一声,道:“炼丹耗费药材极多,而且需要的都是珍贵药材,主要是为了抽取其中精气,所以用量非常大,”

    辽皇一听,立刻说道:“你需要什么药材。”

    “高年份的药材,比如千年人参之类的,如果没有好药材,那只能数量凑,越是珍贵的药材,练出来的丹药越好,我赵皇给我提供了一批珍贵药材,差点将百药院的药材搬空。”秦观道。

    “我手中药材不足,至于陛下您的丹药,恐怕还需要等一段时间,我会努力搜集药材,希望早日成丹。”

    辽皇一听急了,“我这就让人去筹集药材,好助你炼丹,只要是珍贵的药材就可以吗。”

    “是的,越珍贵越好,年份越高越好,数量越多越好,如果药材不够的话,怕是会影响炼丹的进度。”秦观真诚的说道。

    “好,朕明白了。”

    秦观走出大帐,脸上露出笑意。

    现在耶律宏基已经坚信他就是修仙者,对于丹药,秦观不准备做手脚,什么毒死他之类的。

    他会给他一颗和赵国皇帝一模一样的丹药。

    耶律宏基吃了他的丹药,肯定会多活个二三十年的,到时候老而不死,他的那些儿子们不知道是否等的起,如果到时候有人按捺不住,反了耶律宏基,辽国没准就会陷入到四分五裂的地步,呵呵,到那个时候才是最好的机会。

    同一时间,

    在二皇子的帐篷内,耶律晴日过来找二哥耶律卫真,“二哥,你说动父皇出手杀秦观了吗?”

    耶律卫真摇摇头,“我提议了,可是大哥和左丞相、南北院大王都不同意杀秦观,父皇也就没有同意,看来你的婚事是无法改了。”

    耶律晴日气得跺脚,“我才不要嫁给那个南蛮子,我这就去找父皇,一定要让他收回皇命,如果秦观想要娶公主,让父皇也学那赵国皇帝,随便收一个女儿然后赐给秦观好了。”

    “而且一定要是那种又黑又丑又脏又蠢的女人,把秦观恶心死。”

    耶律晴日就要往外走,耶律卫真拦住妹妹道:“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就算你去找父皇,父皇也不会那样做的,其实那秦观说起来,也是万中无一的才俊,你嫁给他也不错。”

    “我才不要,他那个人太坏了,我讨厌他。”

    “赐婚不是儿戏,而且整个大辽国和大赵国都已经知道,父皇不会轻易撤回旨意的。”二皇子继续劝说。

    耶律晴日红了眼睛,“父皇总是说最爱我,说我是他掌心的珍珠,为什么嫁人就不问问我愿不愿意,就把我赐婚给秦观那个大恶人,我恨死他了。”

    说着,留下一串泪珠,跑出了二皇子的帐篷。

    二皇子想要追过去劝劝,可是又停住了脚步,追上去又如何,他也解决不了妹妹的问题。

    只能叹了一口气。

    中午,皇帝再次设宴,

    这次是在青青草原上。

    摆上桌子,放上美食,架上火堆烤全驼、烤全牛、烤全羊,一样不少,酒水斟的满满的。

    昨天秦观在酒桌上大发神威,现在所有人都不敢来挑衅了。

    乐师弹奏,西域舞姬载歌载舞,天上是蓝天白云,微风佐酒,真是好不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