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00章:烈马需要骑手自己去征服

    看得出来,今天辽皇心情很舒畅。

    耶律宏基特意安排秦观坐在自己的左手边,将耶律晴日安排在右手边,耶律晴日只是恨恨的撇了秦观一眼,就不在看他。

    当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耶律宏基站起来,举着金杯大声说道:“七公主是我最爱的女儿,是我们草原上最美的鲜花,最洁白晶莹的珍珠。”

    “赵国的燕王秦观,来迎娶我的小晴日,我真是非常舍不得,不过孩子总有离开父母的一刻,我宣布,三日后,我要在草原上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正式将七公主许配给秦观。”

    耶律宏基说完,很多人欢呼起来。

    忽然,耶律晴日忽的站起来,大声说道:“我讨厌秦观,我才不要嫁给他。”

    说着就往外跑,在场边抓过一匹马就跳到了马背上,一甩马鞭,马儿狂奔出去,很快跑远了。

    众人都是一愣。

    场中气氛一僵。

    耶律宏基脸色一沉,转头对秦观说道:“贤婿放心,我会让她母亲好好劝她的。”

    秦观站起来,说道:“烈马需要骑手自己去征服,如果我秦观连自己的女人都征服不了,那我干脆不要娶了。”

    说完一吹口哨,只听场外稀溜溜一声马嘶,一匹健硕的黑马跑了过来,秦观一个纵跃跳到马背上,向着远处追去。

    熊二刚想要带人跟上,秦观传来一句话,“熊二,不要跟着,我不会有事。”说完向着耶律晴日跑走的地方追去。

    熊二只好停下。

    辽国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辽皇说道:“算了,年轻人之间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耶律晴日的坐骑也是宝马良驹,跑得飞快,在草原上发足狂奔,马头和身子都成了一条直线,马鬃在空中飞扬,秦观在后面紧追不舍,两人一前一后不多时就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一口气跑出去约莫十几里路,乌骓马发力,眼看就要追上前面的耶律晴日,耶律晴日转头一看,竟然是那个大恶人追上来了,恨恨咬牙拿马鞭抽向秦观。

    秦观哪会怕她,一伸手就抓住了抽过来的马鞭。

    耶律晴日大惊,奋力往回拽,可他哪里有秦观的力气大,根本拽不动,秦观操控胯下乌骓马一个加力,两马并排在一起,秦观一伸手,直接将揽到耶律晴日的腰上。

    “啊!”

    耶律晴日一声惊叫,身子就被秦观抱了起来。

    秦观将耶律晴日抱到马背上,耶律晴日一边大叫一边用力挣扎,秦观伸出大手,啪啪啪的在她的屁股上抽了几巴掌。

    耶律晴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乌骓马放慢速度,最后停了下来。

    耶律晴日就趴在马背上,不停的哭泣。

    “我恨你,你个大恶人,我恨死你了,我才不要嫁给你,秦观,我要杀了你,呜呜呜呜。”

    “怎么,还不服气。”秦观说道。

    “不服不服,我就是不服。”耶律晴日一边抽泣一边大声吼道。

    “那就别怪我了。”秦观直接将耶律晴日丢在草地上。

    “啊!”耶律晴日被摔的屁股生疼。

    秦观跳下马,居高临下的看着耶律晴日,目露凶光。

    耶律晴日吓了一跳,“你要做什么。”

    秦观也不回答她,一伸手,手里多了一床宽大的蚕丝棉被,刷的一下抖开,直接将耶律晴日覆盖住。

    随即自己也钻了进去。

    “啊!你不要扒我的衣服。”

    “你个坏人、坏人。”

    “你就是个大恶魔。”

    一件件衣服从被窝里丢出来,有男有女,被窝里还不时传来耶律晴日的惊叫和怒骂声。

    “啊~!!!”

    一声娇啼。

    随后,被窝里传出七公主的哭泣声,继而转变成连绵而怪异的,抽泣声。

    好久好久,被窝才停止摇动。

    过了好一会儿,被窝里传出秦观的一声惊叫,“呀,你怎么咬人。”

    “你个大恶人,我咬死你。”七公主怒气冲冲的说道。

    “看来你还是不服,受刑吧,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啪啪啪啪。

    被窝里又传出七公主如泣如诉的抽泣声。

    “还敢不敢咬了。”

    “你身上的皮比牛皮还硬,怎么都咬不动。”

    “嘿嘿,我身上还有比牛皮还硬的东西呢。”

    “”

    终于,两人钻出被窝,

    外面的日头已经西斜,红彤彤的照耀着草原,让草叶和远处的河流都染上了一层金光。

    秦观抱着一个光洁的人儿,直接走到河里,仔细的洗漱一番后,又将女人抱回来塞到被子里。

    期间女人一言不发。

    秦观抽空写了一张纸条,塞到乌骓马的马背上,抚着乌骓马的耳朵说道:“给熊二送去,送到之后自己回来。”

    乌骓马已经通了灵性,系溜溜叫了一声就跑走了。

    秦观又钻回被窝,抱住那个嫩滑的身子。

    熊二在驻地等的十分心急,站在外面看着已经西斜的太阳眉头紧皱,已经半天过去了,可是仍然不见少爷回来,他已经下达命令,所有骑兵集合,随时准备行动,并时刻关注辽国人的动态。

    现在整个骑兵对都已经进入紧张状态。

    熊二已经打定主意,如果日落前少爷还不回来,他就带人进入草原寻找秦观。

    就在这时,一名校尉快步过来,行礼后汇报道:“将军,王爷的马回来了。”

    “只有马?”

    “是的,只有乌骓马回来了。”

    熊二大惊,赶紧跑过去,就看到乌骓马站在那里,他快步上前,却发现乌骓马的马鞍子上捆着一封信,熊二拿下来打开一看,是少爷的字迹。

    “我带着七公主在草原上游玩,不必担心,明天就回去,看完信,让乌骓马自己回来,对了,派人去通知辽国皇帝一声。”

    没错,是少爷的口气,也只有少爷这么说话。

    熊二顿时放下心来。

    拍拍乌骓马的脖子,乌骓马一转头,撒开蹄子自己跑走了。

    熊二安排人去通知辽皇。

    夜幕降临,无月,天上繁星点点。

    被筒露出两个并排的脑袋,看着天上的繁星,秦观已经看了许久,他觉得草原上的星空真的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