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13章:救下月白兔

    看到这一幕,秦观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剽窃过的那首词:“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双飞大雁乃忠贞之鸟,双雁结合后,终日双飞双宿,不离不弃!一只死了,另一只也不会独活,往往会郁郁而终。

    秦观下车走进人群,也看到了笼子里的那只白翎大雁。

    这时有人劝说那个渔夫,“你看看多可怜啊,不如放生吧。”

    “是啊,这一只死了,另一只也活不成了。”

    “放生吧,功德无量啊。”

    这时渔夫看众人不买,还总是劝他放生,有些恼怒的说道:

    “我下了鱼笼,它嘴馋来偷吃被抓,是它自找。”

    “我也要养家糊口,你们既然有爱心,想要放生赚取功德,你们可以买了去自己放生吗,何必劝我。”

    众人无言以对。

    可是让他们买了放生,白白花钱他们又舍不得。

    这时秦观问道:“多少钱。”

    那渔夫看是一个书生发问,态度立马变得恭敬了许多,说道:“这位公子,这只大雁全身白翎,非常漂亮”

    “我问你多少钱。”秦观有些不耐烦说道。

    “哦,200文。”渔夫道。

    这时旁边有人嚷道,“你这人怎么坐地起价,刚刚有人问你,你还说150文呢,怎么这位公子问你,你却又说200文了。”

    “你这大雁,最多也就值100文,你却狮子大开口,好没道理。”

    “如此奸商,以后不要再来镇上卖鱼。”

    人们纷纷指责渔夫。

    秦观不愿意在这种小事上多纠缠,从空间里掏出一块散碎银子,约莫有2钱,递过去说道:“这个够了吗。”

    渔夫看到银子,眼睛就亮了,接过银子,放到嘴里舔了舔,然后笑嘻嘻的说道:“这只大雁是公子的了。”

    旁边的霍炎辰问秦观,“我们要赶路,你买一只大雁做什么。”

    秦观淡淡道:“放生。”

    说完,秦观上前打开笼子,将大雁抱出来,抚了抚它的头说道:“以后不要嘴馋,要自己觅食,不要在落到人类的手里,去吧。”

    说完一抬手,将大雁放飞。

    大雁扑棱棱飞到天上,而那只蹲在房檐上的大雁也跟着飞起来,两只大雁在空中并排旋转不住鸣叫,似有无限欣喜,最后在秦观头顶又转了好几圈,这才飞向远方。

    看到大雁飞走,秦观转身坐回车上,驴车再次前行。

    人们看着秦观的背影议论,“还是读书人有钱,随手就丢出2钱银子,这次卖鱼的赚到了。”

    “大雁放了多可惜,不如炖了下酒,一定美味。”

    “要是把那两钱银子给我多好,够我去酒店好好吃一桌酒了。”

    这世间真有功德心的,又有几人。

    坐上驴车慢悠悠的前行,秦观心神进入系统,打开系统面板,之前他记得,他的功德点是85606点,现在看过去,发现已经变成了85612。

    秦观心中一喜。

    看来自己的猜测对了。

    救了两只大雁,功德点增长了6点。

    虽然少一些,不过积少成多积沙成塔,看来以后自己要多做善事,“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说这句话的刘备,没准也是个积功德的修仙者呢。

    这时霍炎辰开口问道:“秦观,你怎么花200钱买一只大雁放了,平时你花钱可没有这么大手大脚的。”

    200钱就大手大脚的了吗,

    爷在另一个位面,家资亿万,好吧,不解释。

    “只是看那只两只大雁心生感触,危难之时,人都未必能做到不离不弃,但是一只大雁却做到了,既然我有能力帮,干嘛要吝啬帮他们一把。”秦观道。

    霍炎辰上下打量秦观,他觉得今天的秦观,和以前自己认识的那个性格有些沉默的秦观不大一样了。

    约莫走出去30里,已近中午,驴车停在路边休息,赶车的牵着毛驴去一片的草地里吃草,秦观和霍炎辰拿出干粮水果腹。

    就在这时,前面山路窜出一只花斑猎狗,不多时,有走出一个汉子,斜跨弓箭,肩上扛着一个大叉,一幅猎人打扮。

    猎人走到大路上,在路过秦观两人时,秦观一眼就看到那个猎人肩上的大叉上,倒挂着一只雪白的兔子,随着猎人走路不住摇晃,兔子也在不停蹬腿。

    “旺旺。”

    猎狗不停的围着猎人转悠,看到叉子上的白兔,还不时呲牙旺旺叫上两声。

    突然,秦观脑海里响起系统提示音。

    “叮,临时任务,救下月白兔。”

    秦观一愣,随即站起来喊道:“猎人,请等一下。”

    猎人刚刚过去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秦观两人,现在秦观喊他,猎人自然而然的停下转回头,冲着秦观拱拱手,“这位公子,叫我有什么事情吗。”

    秦观走到猎人跟前,看了看他背后的兔子,说道:“这只兔子能不能卖给我。”

    猎人微微错愕,随即说道:“哦,当然可以。”

    “多少钱。”秦观问道。

    “平常兔子也就是二十蚊钱,这只兔子毛色纯白,非常漂亮,就是扒皮只卖皮毛也能卖50文,我也不多要,公子就给我五十文吧。”猎人说道。

    秦观点点头,心下高兴,50文钱救下这只兔子,就可以完成一个临时任务,这个任务简直太容易了,比送宝还送宝啊。

    秦观掏出50文递给猎人,猎人将钱放入兜子里,吧兔子摘下来递给秦观。

    秦观刚接过兔子,那只花斑猎犬就汪汪汪的叫起来,还冲着秦观呲牙,猎人赶紧拦住猎狗,呵斥了一声:“没规矩,走开。”

    猎狗只能悻悻闪到一边。

    猎人告辞离开,秦观将兔子举起来,说道:“也不知道是公兔子还是母兔子。”

    就要掰开腿看看,兔子奋力挣扎,秦观只能作罢。

    解开绳套,抚摸着白兔光滑的皮毛,看着它灵动黝黑的大眼睛,秦观笑着说道:“记住,我叫秦观,是我买了你,你以后算是我的了,不过我好心,就不吃你了,你走吧。”

    说着将白兔丢到地上,冲它挥挥手:“快走吧。”

    白兔蹲座在地上,伸出前腿对着秦观拜了拜,然后转身跑入旁边的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