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14章:战狼3

    霍炎辰一直在旁边看着,看秦观从猎人手里买兔子,然后又放生,等他回来,才笑着开口说道:“秦兄,你何时变得如此爱心泛滥了,怎么,准备出家信佛吗。”

    秦观笑道:“我的人生理想,就是娇妻美妾环绕,怎么会去出家信佛呢,不过是50文而已,也算救下一条生命吧。”

    “那你以后可有的忙了,这世间需要救助的数不胜数。”霍炎辰道。

    “力所能及吧。”秦观回道。

    两人坐下继续吃干粮,秦观一直在等着系统的反应。

    可是左等右等,也没有等到系统奖励,进入系统面板,发现那个“救下月白兔”的临时任务,依旧高高挂在任务栏里。

    他又查看功德值,发现依旧是85612点,没有一点增长。

    这是怎么回事?秦观很是纳闷,他已经把兔子救了,也放生了,怎么还不算完成,而且功德点也没有增长,他现在弄不清是什么原因。

    难道这个任务失败了。

    还是自己打开的方式不对。

    秦观很是纳闷。

    吃完干粮继续上路,刚刚走出去十几里路,突然旁边丛林里蹦蹦跳跳蹿出来一个白色身影,动作飞快到了驴车边,秦观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一个毛绒绒的东西就钻入了他的怀里。

    秦观一惊,抓出来一看,竟然是那只小白兔,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秦观,眼睛里还透露出一种哀求神色,粉红色的小鼻子,可能是因为紧张,还在不停抖动。

    秦观一笑,举着兔子说道:“你怎么又跑回来了。”

    一旁的霍炎辰看到兔子也是惊讶,开玩笑道:“哎呀,这只兔子竟然又跑回来了,自动送上门来报恩吗,秦兄,总吃干粮不好,不如晚上烤了吃。”

    秦观提了提小白兔,也笑着说道:“可以,就烤了吃吧。”

    就在这时,忽然驾车的驴子一阵扬蹄,然后惊慌的原地乱踏,板车乱晃,直接将秦观和霍炎辰甩了下去,秦观动作灵敏,抱着兔子一个转身就站稳了,霍炎辰却很是狼狈,在地上打了一个滚。

    “吁,吁吁。”

    赶车的奋力拉住暴躁的驴子,可是驴子却发了疯似的要跑,仿佛周围有什么让他十分恐惧的存在。

    此时,秦观也察觉到了一股危险在临近,身体紧绷起来,抬眼看向四周。

    “哎呀,摔死我了,你是怎么赶车的。”?霍炎辰很是不爽的站起来,一边拍打身上灰尘草屑,一边斥责赶车的。

    “公子,真对不住,这倔驴子不知道怎么就抽风了,我一会儿好好教训它。”说着,一手拉着还在不住扭动的驴子,另一只手拿出鞭子,就要抽打不听话的驴子。

    “嗷呜~”

    忽然,一阵嘹亮的狼嚎传来。

    所有人的动作一窒。

    霍炎辰咽了咽唾沫,嘴里喃喃道:“这山里不会有狼吧。”

    赶车的提起的鞭子也打不下去了,他知道驴子为什么抽风了。

    秦观怀里的小兔子,害怕的不住往秦观怀里钻。

    “嗖~嗖嗖”。

    几道灰色身影从树林中蹿出来,三只体形雄壮的狼停在他们三四十米外,盯着场中三人,眼中射出阴冷寒光。

    “狼,是狼。”赶车的惊叫出声。

    “我的妈呀。”霍炎辰失声尖叫。

    驴子一下子挣脱赶车的控制,带着驴车往前方跑去,大车一下子撞到路边的石块上,咔嚓一声车辕散架,驴子挣脱缰绳,一下子跑远了。

    “回来,你回来。”赶车的大叫着追自己的驴子去了。

    霍炎辰动作不慢,三下两下爬到旁边一颗怀抱粗的大树上,动作之麻利,让秦观也感觉咋舌。

    “秦兄,秦兄,快上树啊,快上来。”霍炎辰在树上大叫。

    秦观没有回答他,而是定定的站在原地,眼睛看着慢慢围过来的三只狼。

    秦观此刻心中有一个感觉,这三个家伙,是冲着自己怀里的兔子来的,刚刚赶车的跑走的时候,这三只狼连看都没看,霍炎辰上树,他们也没有瞄一眼,三只狼的眼睛,始终盯着自己。

    “看来,这个临时任务,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秦观心中默默想到。

    “秦兄,秦兄,你发什么傻啊,狼上来了,快上树啊。”远处树上霍炎辰高声喊叫秦观,他以为秦观因为见到狼,已经吓傻了。

    秦观知道,这一趟躲不过去。

    这几只狼目标明确,就算他上树,这些狼也不会走。

    “锵啷”一声。

    秦观手中多了一把陨铁剑,宝剑抽出剑鞘,在阳光下闪耀寒光。

    树上的霍炎辰一愣,心中纳闷秦观手里的宝剑是从哪里来的。

    “嗷呜”

    中间最大的那头狼一声嚎叫,三只狼一起窜了过来,一只狼一个加速,张开血盆大口向着秦观扑来。

    嗖,噗!

    秦观手中宝剑狠狠刺出,噗的一声,手中宝剑直接刺中灰狼的嘴,直没至柄。

    这只狼连叫都没有叫一声,就被串了糖葫芦,秦观手腕一甩,直接将剑上的灰狼甩到一旁,灰狼在地上滚了几滚,没了一点生息,死的透透的了。

    嗖,

    又一只狼扑过来,秦观喝的一声,直接劈下,噗哧一声,宝剑消掉了这只灰狼的半个脑袋,哗啦啦鲜血脑浆流了一地。

    “嗷呜”

    头狼发了狠,对着秦观扑来,明显比前两只要厉害一些,秦观一剑扫过去,头狼一个躲闪,用爪子挡了一下,只听次啦啦一声如金铁交鸣的声音响起,秦观手中的陨铁剑竟然没能将狼爪斩断。

    不过这只狼也不好过,进攻失败,跳到旁边,趴在地上对着秦观连连怒吼。

    “嗷~!”

    头狼再次窜过来。

    秦观瞅准机会,上前半步,手中宝剑划出一个半圆,剑光在头狼的脖颈处划过。

    扑通一声。

    头狼身子倒地,咕噜噜,头狼只剩下狼头。

    “呼~”

    秦观轻轻呼出一口气,刚才一战,秦观并不像想像中那么轻松,如果是几只普通的狼,秦观可以轻松拿下,可是这几只狼明显要厉害的多。

    尤其是那只头狼,狼爪竟然能抵抗陨铁剑的锋芒,这让秦观非常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