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15章:画壁

    霍炎辰趴在树上,刚刚这场打斗他看的清清楚楚,心中惊讶无比,看到那几只狼全部毙命,霍炎辰滑下来,来到秦观身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那几只狼,又看向秦观,问道:“秦兄,这些狼都死了吗。”

    “死了。”秦观点头,

    霍炎辰拍拍胸口,惊恐的神情才恢复了些,又看向秦观手里的宝剑,好奇问道:“秦兄,我们同窗三年,怎么不知道你还会剑击之术啊。”

    秦观拿出一块布,将陨铁剑擦干净送入剑鞘。

    “呵呵,我是随一位道人学的,以前一直读书,也没有什么显露的机会啊。”秦观瞎编道。

    霍炎辰点点头,又看向远处散架的驴车,还有不见踪迹的驴子和赶车人,皱眉说道:“秦兄,现在怎么办。”

    秦观看了看地上的狼尸,说道:“还是离开这里吧,我们拿上行礼步行,到下一个市镇,再租一架驴车好了。”

    “也只能如此了。”霍炎辰道。

    没有再理会那些狼尸,秦观和霍炎辰来到驴车旁,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他们两人都有一个书箱,将杂物弄好直接背到背上,秦观想了想,拿出纸笔写了一张纸条,如果那个赶车人回来,也能让他知道自己两人已经上路了,随后还压了一块2两重的银子,算是给那个赶车人的补偿。

    两人继续上路。

    而那只兔子,就一直躲在秦观的怀里。

    走路比坐车要慢得多,看着天边的晚霞,霍炎辰有些气喘的说道,“秦兄,看来今天是赶不到前面的市镇了。”

    秦观道:“那就住在野外。”

    “我上次去州府赶考时,记得前面好像有一处庙宇,我们不如去借宿一宿。”霍炎辰道。

    “庙宇,可以啊。”秦观道。

    两人加紧赶路,终于在日落前赶到了那处庙宇前,霍炎辰站在庙宇大门前,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怎么会这样,我上次路过的时候,好像还有和尚呢,怎么如今如此破败了。”

    眼前的庙宇大门洞开,缺了一扇门,另一扇大门也已经倒在地上,外面杂草丛生,蜘蛛网密布,到处是灰尘,连庙宇的牌匾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一看就知道已经被废弃许久。

    “还要进去吗。”霍炎辰有些胆怯,问旁边的秦观。

    秦观想了想,“距离前面的市镇还有30里,走夜路更危险,今晚就住这里吧。”

    “唉,也只能如此了。”

    两人走进去,院内大殿也是同样破败,庙宇的门框已经坍塌,走进里面,发现里面的佛像也已经缺了半边,看不到佛像的脑袋,露出里面的泥胎和稻草。

    大殿一角,到是看到了一堆灰烬,想来此前也有人在这里借宿过,两人将东西放下,找来柴火点上,大殿内顿时亮堂了许多。

    两人拿出干粮和水,勉强吃起来,那只小白兔从秦观的怀里钻出来,露出半个头,大眼睛乌溜溜的看着外面,霍炎辰一眼就看到了它,吃东西的动作停下,指着兔子说道:“你竟然还带着它。”

    秦观道:“它一直没走,想来是被那些狼吓坏了。”

    霍炎辰指着兔子骂道:“要不是你,那几只狼怎么可能过来,我们的驴车怎么可能没了,我们又何必露宿在这破庙之中。”

    “你眨眼睛是几个意思,竟然鄙视我,正好吃干粮吃的乏味,信不信我现在就烤了你吃。”

    小兔子吓得嗖的一下钻回了秦观怀里。

    霍炎辰也不是要真的烤兔子吃,只是发泄一下现在的郁闷而已,看兔子钻回去,他又拿起干粮啃起来。

    吃完之后,两人靠着休息,霍炎辰想来是走累了,眯着眼睛一会儿就睡着了,发出微微的鼾声。

    秦观心神进入系统查看了一番,发现临时任务没有动静,功德值也没有增长。

    之前花钱从猎人手中买下来兔子放掉,临时任务没有反应,下午杀了三只狼,再次救下兔子,可临时任务依旧没有反应,也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麻烦。

    秦观心中对这只兔子已经有了一些猜测,怀疑它是妖怪。

    将怀里的兔子拿出来,举到眼前,看着兔子迷蒙的眼神,轻声说道:“你到是心大,竟然睡的安稳,你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是妖怪吗?今天那几只狼可不是善类,普通武师都未必能抗衡,要不是我武功高强,今日怕是要丧命狼口。”

    “你别装睡觉,我知道你醒着,还装是吧,信不信我把你丢到火里。”秦观抓着兔子往火堆方向移动。

    兔子睁开乌溜溜的大眼睛,不住挣扎踢踏。

    “呵呵,露陷了吧。”

    “我想你应该已经通灵,能听得懂我的话,告诉我,你究竟是不是妖怪,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仙妖怪。”

    “你又装听不懂,那好,我来看看你到底是男兔子还是女兔子。”

    兔子再次挣扎。

    逗弄了好一会儿,可兔子始终不就范,秦观将它丢出去,它又会乖乖的跑回来,往秦观身上爬,只要秦观不蹂躏它,就在那里装无辜装可怜,秦观也是拿它没办法了。

    秦观只能放弃,“好了,不逗你了,去上个茅厕然后睡觉。”

    拿出一根火把,走到后殿找了一个地方解决完,秦观举着火把回来,在绕过侧面的时候,发现墙壁上画着很多壁画,秦观将手中火把举高,整幅画出现在他眼前。

    画面中好似描绘的火山地狱,秦观知道火山地狱是十八层地狱的第十六层,其内到处是火山火海,灼热无比,入火山地狱者,受无尽火海灼烤,十分痛苦。

    这幅壁画中,还描绘了很多受苦人的样子,有男有女,各种形态,这是一副比较传统的佛教壁画,秦观也没有太过在意。

    他刚想转身,忽然只觉神情一阵恍惚,发现壁画中一个白衣俏丽女子向他拼命挥手,秦观耳边同时响起一个娇柔而痛苦的声音,“公子救我,公子救我。”

    秦观并没有察觉到,他怀里的兔子,此时身体已经僵硬,一动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