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20章:水平到了想下来都难

    秦观将葫芦收入识海,两个葫芦并排在一起,一红一绿,一水一火,感觉还满协调的。

    心神再次进入系统,打开面板查看起来,

    名字:秦观。

    级别:凡人。

    技能:书法,剑术,袖里乾坤。

    装备:神秘莲子,水葫芦,火葫芦,雷绝剑(下级法器)。

    宠物:无。

    奖励物品:变脸面具(7)。

    功德点:84612点。

    秦观发现,霸王卡消失了,这让秦观感觉有些肉痛,终究是陪伴了自己这么久的东西。

    好在又多了一件宝贝火葫芦,也算是一种补偿了。

    可是秦观忽然发现,自己的功德点好像少了,他仔细一想,大惊失色,竟然少了一千点,绝对没错,之前还是85612,现在竟然变成了84612。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自己损失一千点功德值。

    他想起之前渡天劫的过程,雷绝剑出来,替自己挡了一记天雷,神秘莲子出来,又替自己挡了一记天雷,最后一道天雷劈在了自己身上,自己却毫发无损。

    秦观左思右想,终于想到一个答案,天雷劈向自己,损失一千点功德值替自己挡下劫雷,所以自己没有受伤。

    看来没错了,之前系统月光就和自己说过,功德点有无数妙用,可挡三灾六难,无数灾劫。

    自己这就是典型的花钱免灾型啊。

    只不过花的是功德值。

    一想到这笔功德值是花在兔子身上,秦观喃喃道:“以后如果有机会见到兔子,这笔账一定要在她身上找回来。”

    “哦,头有些痛。”

    忽然,旁边的霍炎辰醒了,揉揉有些发胀的脑袋坐起来,眨了眨眼睛才清醒了一些。

    看到秦观后,有些难受的说道:“秦兄,我头有些痛,昨晚做了一个噩梦,现在我还心有余悸呢,头痛的厉害。”

    秦观不以为意,“起来吧,咱们加紧赶路,赶到前面的市镇在吃饭,然后还要雇佣马车呢。”

    霍炎辰只能起身。

    也没有洗脸刷牙,并排在路边小便,两人都瞅了对方一眼,秦观扬扬眉,霍炎辰低下头,“赶路。”

    二十几里路,大约需要一个多时辰,一边走霍炎辰的嘴还不闲着,给秦观讲述昨晚的梦境。

    “我昨晚梦到赶考落败,当然,这个我早有预料,主要是在回去的路上,我遇到一个美女,长得那叫一个漂亮,那是一片桃花林,她说她是桃花仙,桃花盛开,清风吹过片片花落”

    秦观翻翻白眼,有必要那么文艺吗。

    “那女子说喜欢我,我们就要欢好,可是突然间那女子生起一堆火,我好奇问她做什么,她说她喜欢把我烤了吃,我的妈呀,吓死我了,当时我就想跑,可是不管我怎么跑,都跑不出那片桃树林。”

    “可最后,我还是被那个女的抓住,她一挥衣袖,就把我绑在柱子上,然后架在柴火上,吓得我当时就醒了。”

    秦观笑笑道:“你不是常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有美女要吃你,你应该感到荣幸啊。”

    “牡丹可以,桃花不行。”霍炎辰嘴硬道。

    两人说说笑笑的,到了市镇,先是在一家餐馆填饱肚子,这次雇佣一辆马车,继续赶路。

    又是两天时间,这次终于顺利的赶到了省府济安城。

    两人在跃升客栈住下,霍炎辰遇到了旧识,也住在这个客栈,霍炎辰给秦观介绍:“这是罗君阳,这是边祥瑞,我上次来考试认识的朋友,都是广源人。”

    “两位仁兄,这是秦观,我的同窗好友,今次是第一次来参加举人试。”

    几人寒暄,算是认识了。

    距离乡试还有半个月时间,几人都很放松,相约去大明湖游玩,在大明湖边,竟然又遇到一拨人,对方也有四五人,都是济安城的秀才,其中有一个叫孟凡通的,与罗君阳相熟,最后一商议,人多热闹,干脆同租一艘大船一起游玩。

    一群秀才文人聚在一起,自然少不了吟诗作赋,以作风雅,秦观早就过了这个阶段,所以就坐在一旁,端着一杯酒欣赏湖中的荷花,岸上的垂柳,想着自己的事情。

    系统任务是“达到炼气期。”

    很明确,就是让自己走修仙的路数,秦观现在在考虑今后应该怎么走。

    去寻仙拜道是肯定的。

    现在一走了之?秦观觉得有些不妥。

    这个身份的秦观,秦家是广陵秦家旁支,一直不受重视,他们家说起来,也不过是一个小地主而已,父母对他一直非常期盼,希望秦观能考取功名,光耀门楣,最起码也要让他们这一支,在家族中有些地位。

    如果现在秦观选择消失,偷偷去四处寻找仙缘,怕是会伤了老人家的心,为了念头通达,也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还有一个原因,古代非常重视身份,普通人出行非常困难,需要到当地官府开路引,还要写明原因和路线,不能随便乱跑,而一个有功名的人出行,却方便的多,只要拿着功名文书,满天下随便你乱窜。

    最后就是,有了功名,很多事情做起来也方便,古代有功名可比有钱还方便。

    秦观心中有了主意。

    这次的乡试,还是需要好好考的。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说道:“这位秦兄,不要独自饮酒,我们每个人都做了一首诗,你何不也吟唱一首,为我们的这场相识助兴。”

    秦观摇摇手道:“我文采有限,还是算了吧。”

    “莫要谦虚,反正都是游戏吗。”有人劝道。

    秦观又等了几秒钟,发现系统并没有给出什么临时任务,微微有些失望,看来自己已经不能用诗词装逼来赚取宝物了。

    那就随便来一首糊弄过去吧。

    秦观将酒喝干,说道:“那就来一首七言吧,客舍休悲柳色新,东西南北一般春。若知四海皆兄弟,何处相逢非故人。”

    众人一琢磨,顿时有人叫好,“若知四海皆兄弟,何处相逢非故人这一句真不错,把朋友相识写到了深处,秦兄好文采。”

    “我们九人的诗词,我觉得秦兄最佳。”

    “同意。”

    哎,只是随便念念,谁知道又不小心装逼,没办法,水平到了想下来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