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21章:赚大了

    其后几天,秦观没有再和他们出去,而是窝在客栈,将自己脑海里的记忆好好梳理了一番。

    尤其关于功课方面的内容,他已经有了定计,要考取这次的举人,自然不希望失败。

    秦观有这个世界的记忆,还有之前的思想,两相结合,水平自然不是原先这个世界的秦观可比,按照以前秦观的水平,考举人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现在秦观来了,就算以他自己的水平,考上举人也不难,再说,咱是作弊小能手,咱怕啥。

    霍炎辰醉醺醺的回来,看到秦观还在看书,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后说道:“过两天就要考试了,现在还看书有什么用,你第一次来参加乡试,反正也考不上,就当来增长些经验就可以了,你见过几个举人是一次考过的,不必太过紧张。”

    秦观放下书,笑着说道:“你到是考过两次了,可有增长经验。”

    “当然有,省城、各州的朋友一大堆,这就是收获。”霍炎辰拍拍秦观的肩膀说道:“死读书是没用的,这次考不过还有下次,交朋友更重要。”

    说完踉踉跄跄走到床边,直接一滚躺下就睡。

    秦观一看,是自己的床,没办法,秦观只能跑到霍炎辰的房间去睡了。

    乡试正式开考,

    考题共分三类,试义、经义、策论。

    试义三道题,类似名词解释或段落解释,出自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四书。经义四道题,经义类似简答题,从诗,书,礼,易,春秋五本书里面出。

    策论一篇,策论考的是考生博古通今的能力,需要考生通读史书,以及当朝政书。秦观这两天看的书,就是当朝政书之类的《文献通考》。

    秦观开始了自己的又一次科举考试。

    两天后,考试结束,这次乡试,秦观觉得比上次在古代位面的乡试要轻松许多,对于考取举人,他还是有些把握的。

    出了考场,秦观、霍炎辰、罗君阳,边祥瑞四人回到客栈,不由分说先点了一桌酒菜吃喝起来。

    “霍兄,你觉得如何。”

    “感觉还可以吧,希望我的那篇策论能够让主考喜欢,边兄你呢。”

    “我感觉不错,一开卷,就觉得每一道题都非常熟悉,一笔答下来很是顺畅,这次考试我有六成把握。”边祥瑞有些得意的说道。

    “罗兄如何。”

    罗君阳道:“不是很好,每一道题都有考点,想来这次主考出题非常用心,我并无把握,对了,秦兄感觉如何。”

    秦观道:“没有什么感觉。”

    听秦观如此说,边祥瑞用过来人的口气说道:“秦兄你第一次参加乡试,只当是历练一下就好,想来进了考场是不是脑袋发蒙一片空白,呵呵,很多人都有这种感觉,平时背书滚瓜烂熟,现在什么也记不起来了,原先经义策论写的好好的,这次一句也憋不出来,交白卷的比比皆是。”

    “是啊,我第一次就是如此,所以秦兄不必在意。”罗君阳也劝道。

    霍炎辰拍拍秦观的肩膀,很兄弟的说道:“今晚带你去花月楼逍遥一番,就什么都忘记了,来年再考就是了。”

    晚上,秦观原本不想去,他阅尽繁华,根本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可三人哪肯放过他,霍炎辰却强拉着秦观来了花月楼。

    他们四人也都不是大富大贵之家,所以就在大厅要了一桌,叫了四个姑娘作陪,一边吃喝一边看台上的歌舞表演。

    一个叫春烟的女子伺候秦观,这春烟特别爱往他身上靠,很是热情,引得罗君阳、边祥瑞调笑秦观是小白脸勾姐儿型的,估计以后入青楼都不用花钱。

    吃喝一番后,春烟起身说去去就回,立刻这桌转到去了后面,到了后边转身进了一间华丽的房间,房内一股淡淡檀木香,雕花木床挂着金丝绸,旁边是一个梳妆台,椅子上做着一个艳若桃李的女子,一股媚态自内而升,看向进来的春烟。

    春烟赶紧走上前说道,“姐姐,我发现一个阳气十足的男子,想来正是姐姐需要的,特来禀报姐姐。”

    女子眼中魅色一闪,“是吗,在哪里。”

    “就在大厅,他们一共四人,都是一起来省城赶考的读书人,想来家境一般,只能在大厅吃饭,我陪的那个书生叫秦观,年轻帅气的很,而且一身阳气十分充足,我还从没有见过如此阳气足的男子呢,引得我不住流口水。”春烟笑着说道。

    女子点了点头,春烟离开。

    大厅内众人还在嬉笑,莺莺燕燕好不容易。

    突然台上歌舞散去,一个浓妆艳抹的嬷嬷上台说道:“今晚诸位真是来着了,我们紫苏姑娘有意诗词选秀,挑出一位入幕之宾,可以与紫苏同桌饮酒,谈论诗词,如果阁下有本事,留宿紫苏房中也不是不可能哟。”

    嬷嬷刚刚说完,大厅内顿时响起叫好声,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就连楼上那些包厢内的客人,也都打开了窗子,有人喊道:“可是真的,诗词选人,我等也要参加。”

    嬷嬷挤出笑脸,“都行,都行,谁都可以参加,到时候写了诗词交给紫苏,只要紫苏喜欢的,自可以成就美事。”

    罗君阳,边祥瑞,霍炎辰三人也兴奋起来。

    罗君阳道:“这紫苏姑娘可是花月楼的头牌,我曾经见过一次,苏媚入骨美不胜收,想要入她房中,需要花大价钱,没有300两银子是想都不要想,而且不是什么人都接待的。”

    “这次竟然让我等赶上好事,不要钱只写诗文,只要诗文做的好,入了那位紫苏姑娘的法眼,今晚就可以入她房中饮酒,一夜成欢也不是不可能啊。”

    边祥瑞道:“我只听说过,可是囊中羞涩去不起,这次一定要写一首好诗。”

    霍炎辰捅了捅看热闹的秦观,说道:“别愣着了,赶紧想诗词,那日你做的兄弟诗就不错,想来有些诗才,如果能写一首诗词见到那个头牌花魁,你就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