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22章:我们不服

    “这紫苏姑娘很有名吗?”秦观问道。

    罗君阳道:“济安城内最有名的青楼就是花月楼,花月楼的头牌花魁就是紫苏姑娘,你说紫苏姑娘是否有名。”

    这时台上嬷嬷再次说道:“接下来,由紫苏姑娘献唱一曲。”

    “好”

    台下众人顿时轰然叫好。

    楼上那些雅间的窗户也全都打开。

    舞乐响起,一袭紫衫款款行来,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肤如玉,一双眼睛淡紫色眼眸,含春带水勾人心魄,一帘直垂腰间的秀发散乱的披在肩上,朱唇轻启唱出一曲“杨柳枝”。

    “依依袅袅复青青,勾引春风无限情。白雪花繁空扑地,绿丝条弱不胜莺。”

    “烂熳春归水国时,吴王宫殿柳丝垂。黄莺长叫空闺畔,西子无因更得知。”

    一颦一笑动人心魂,娇媚无骨入艳三分,显出无限妖娆。

    很多人都看的痴了。

    等唱完一曲,不等众人醒来,那美丽妖娆的身影复又消失在幔帐之后。

    “紫苏姑娘真是太漂亮了。”

    “哎呀,怎么走了。”

    “我感觉一个失神,紫苏姑娘就唱完了。”

    众人议论纷纷,有人起哄叫嬷嬷再让紫苏姑娘出来唱一曲,这时嬷嬷出来说道:“诸位莫要急,写出好诗文,自然可以进到姑娘房中,双人对酌岂不更快哉。”

    “对对,怎么忘了。”

    “写诗写诗,赶紧的。”

    “小厮,笔墨伺候着。”

    有人嚷叫着问:“写什么诗词,可有题目。”

    嬷嬷笑着答道,“姑娘说了,只要写得好就行,题目不限。”

    厅内众人呼喝不断很是热闹,摩拳擦掌准备写出好诗词,希望今晚有机会一亲芳泽。

    那紫苏姑娘回到房中,坐下后想了一下,淡淡一笑,嘴里喃喃道:“想来就是那个俊俏书生了,远远看去就能感觉到他身上的阳气比厅内其他人都要浓烈的多,如果吸收了他的阳气,想来功力可以增进不少。”

    “只希望不要太过草包,连投稿都不敢,还要奴家想其他办法。”想到这里,叫来自己的丫鬟燕儿,吩咐她出去盯着点。

    霍炎辰、罗君阳、边祥瑞三人很快写完,将自己平时认为最好的诗词写上,霍炎辰看秦观还没有动笔,催促道:“你怎么还不写,这样的机会可是难得。”

    那女子美是美丽,可是太过艳丽,主要是秦观对别人用过的没兴趣,摇头说道:“我还是算了吧,反正选不上。”

    “又不费事情,写上一篇又如何。”霍炎辰催促道。

    秦观想了想,就写一篇吧,刷刷刷写完,将稿纸交给霍炎辰,霍炎辰也没看,将稿纸放在一起交了上去。

    罗君阳道:“我写了一首送别诗,不知道那紫苏姑娘会不会喜欢此类诗词。”

    边祥瑞稍显得意的说道:“我拿出平时最得意的一首诗,是写景色的,得到过老师的首肯,想来应该有几分机会。”

    “我写了一首菊花诗。”霍炎辰说道,转向秦观问道,“你写的什么题材。”

    秦观道:“情爱。”

    边祥瑞道:“情爱都被人写烂了,紫苏姑娘不知道听了多少,未必喜欢。”

    秦观笑笑,“凑数而已。”

    众人等待结果,大厅内反而没了刚刚的热闹。

    房间内,紫苏拿到诗词一张张看起来,看过一首后丢到地上,撇撇嘴道:“狗屁不通。”

    又看过一份,继续丢,“矫揉造作,堆砌辞藻。”

    “毫无文采。”

    “诗词尚可,字迹太差。”

    “抄袭的,不要脸。”

    一篇篇诗文被丢到地上,没有一篇满意的,忽然,一篇文字吸引了她的目光,虽然有些潦草,可却乱的好看,在看诗文,顿时深深吸引住了她。

    嘴唇轻启不自觉念了出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

    好久之后,紫苏才轻呼一口气,淡淡道:“真好,真好。”

    她看向名字,就是一惊,竟然是他。

    只见诗词后面写着两个字,“秦观”。

    后面的诗词她也不看了,她觉得,就算是大明当朝状元,也未必能写出比这首‘人生若只如初见’更好的诗词了。

    “燕儿,去通知下边,就说诗词已经选出来了,秦观秦公子通过。”紫苏说道。

    燕儿出去,站在台上,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一个个眼中满含希冀,希望说出的名字是自己。

    “紫苏姑娘已经选出本次的诗词魁首,是秦观秦公子。”燕儿嗓音清亮的宣布道。

    顿时无数人轰然出声,“我的诗词绝对是最好的,为何没有选我呢。”

    “周玉仁公子诗文名满山东,怎么可能没有入选。”

    “秦观是谁啊,怎么没有听说过。”

    秦观这桌的霍炎辰、罗君阳、边祥瑞都愣住了,边祥瑞指着秦观,瞪大眼睛道:“竟然是你,怎么可能。”

    罗君阳道:“我就知道秦兄深藏不露,前些时候那首兄弟诗就非常好。”

    霍炎辰听到是秦观,豁得站起来,大声说道:“入选了,竟然入选了。”

    众人纷纷循声看去。

    燕儿也看向霍炎辰,问道:“这位可是秦观秦公子。”

    霍炎辰一愣,随即说道:“我,不是。”

    燕儿一撅嘴,说道:“不是你站起来干嘛。”

    “因为秦观是我朋友,旁边这位就是,我替他高兴啊。”说着就把秦观拽起来。

    燕儿看到秦观,眼前一亮,说道:“您就是秦观秦公子。”

    “正是在下。”秦观不喜不悲的回道。

    “那请公子随我来吧,紫苏姑娘已经在房中备酒,等待公子赴宴。”燕儿说道。

    这时楼上忽然有人喊道:“等等,我们不服,他凭什么入选,为什么我们周玉仁公子的诗词没有入选,还希望紫苏姑娘出来给个解释。”

    大厅内众人一听,顿时又有人嚷道:“对啊,我觉得我的诗词写的挺好的,为什么没有入选,入选可有什么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