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23章:花魁有请

    “我们不服,不公平。”

    “我们要公平。”

    秦观心中吐槽,公平你马皮啊,一场青楼游戏而已,又不是科举考试,公平个屁啊。

    看到厅内众人嚷叫起来,燕儿却是一点不慌,说道:“我现在将秦公子的诗词念出来,各位听好自己评判,至于你们服不服,这就是姑娘的选择,姑娘就喜欢秦观公子的诗词,又怎样。”

    这话说的,没毛病。

    我喜欢我就爱,你能咋滴。

    随后燕儿将秦观的诗词念出来,一首“人生若只如初见”,顿时震惊了所有人,这里的人还是有评判能力的,一听之下自然知道自己的诗词与秦观的这首诗差距有多大,顿时都闭了嘴。

    人们纷纷看向秦观。

    这一下,秦观又出名了。

    为什么要说又呢,在这个世界,他也只能算是第一次出名而已,之前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读书人。

    霍炎辰、罗君阳、边祥瑞三人大眼瞪向秦观,霍炎辰惊讶无比的说道:“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能写出这么美妙的诗词,以前怎么从没见你显露过。”

    秦观一摊手,“之前一直在读书,没有机会显露。”

    霍炎辰指着他,“之前的剑术你说没机会显露,现在诗词你又说没机会显露,那你还有什么没有显露过的。”

    “什么,秦兄还会剑术吗。”罗君阳好奇问道。

    “我们来的路上,遇到三只狼袭击我们,秦观拔剑将三只巨狼全部砍杀,剑术了得呢。”霍炎辰道。

    罗君阳仔细打量秦观,说道:“看来我没有说错,秦兄真是深藏不露呢。”

    这时燕儿走过来,对秦观道:“秦公子,随我去后面吧,紫苏姑娘还在等您呢。”

    秦观一想,终究是美女,见见也不错。

    随即跟着燕儿去了后面,留下一地艳羡的目光。

    穿过后院,是一处雅静的别院小楼,与花月楼隔开,显得安静许多,走入楼内,秦观就看到了那个妖娆的女子,花月楼花魁紫苏姑娘。

    此刻她已经又换了一身衣衫,依旧是紫色,紫色抹胸长裙上轻披着紫纱,露出肩头,紫纱内淡紫色的丝绸上一朵灿烂的紫薇,胸口纹着一只浅紫色的蝴蝶,更显妖媚几分。

    看来这女子独爱紫色啊。

    “公子请坐,还没有请教公子的字。”

    “秦观秦少游。”

    “原来是少游公子,少游公子请坐,奴家略被薄酒,还请不要嫌弃。”紫苏说道。

    秦观坐下,看着一桌子菜,说道:“比我那一桌强得多。”

    紫苏掩嘴一笑。

    “刚刚那首诗是公子以前的大作,还是现场所做。”紫苏一边问一边给秦观斟酒。

    “是以前写的,写出来大概有一两年时间了。”秦观道。

    “这么好的诗词,为何以前没有听过呢。”紫苏问道。

    “因为我没有和别人说过。”

    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秦观喝了几杯酒,气氛很是融洽,眼前这个姑娘挺会聊天的,句句都问道点儿上,让你有聊下去的欲望。

    后来两人渐渐熟悉,紫苏就往秦观身上靠,趁着秦观不注意,在他身上偷偷深吸一口气,感觉十分舒服,这种浓烈的阳气,让她也感到迷醉。

    难怪春烟那妮子说,看着这秦观公子都流口水呢。

    就在紫苏偷偷吸气的时候,秦观就觉得背后一凉,整个人后背的汗毛都炸了一下,秦观神情就是一愣,随即不动声色的将杯中酒喝干,看了一眼一脸痴迷媚笑的紫苏。

    这个女子,不简单。

    紫苏一脸笑意的看着秦观,秦观忽然觉得眼前的人儿微微有些晃动,就好像喝醉酒了一般,然后鼻尖问道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让秦观脑子有些发晕。

    秦观顿时觉得不妙。

    猛地运起杀气,一个激灵人就醒了过来,然后就看到一脸惊讶神色的紫苏瞪着淡紫色的美眸看着他。

    “你~”

    刚说了一个字,紫苏立马闭嘴。

    秦观冷着脸说道:“你是想问,我为什么没有晕迷过去吧。”

    紫苏挤出一个笑意,“公子说哪里话,怕是公子喝的有些醉了。”

    紫苏自然能感受到秦观身上那股杀气,让她胆怯,自然而然的想要远离秦观,说着就想站起身来,秦观伸出大手,却一把抓住紫苏的皓腕。

    “怎么,想要逃吗。”秦观说着,继续激发自己身上的杀气,紫苏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公子,你抓痛奴家了,公子怕是误会奴家了。”紫苏脸上露出楚楚可怜的神色。

    “是不是误会,你自己心里清楚,为什么要害我,说。”秦观立目说道。

    紫苏心里一急,张嘴对着秦观喷出一口白烟,秦观知道肯定不是好东西,大袖一挥,使出了袖里乾坤法术,顿时将紫苏喷出的那口白烟全部吸了进去。

    袖里乾坤终究是一门法术,虽然现在只能吸收死物,可是对付紫苏这种小把戏还是手到擒来的。

    紫苏大惊失色,知道遇到了厉害人物,手腕挣扎就想挣脱逃跑,可是忽然见到一柄银亮宝剑闪耀着淡淡蓝光,就那么停在她的脖颈,剑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气势让她知道,这不是一把普通的宝剑,而是一件法器,而且是那种非常厉害的法器,法器虽然还没有发动,可是从这把仙剑上面散发出来的威压,已经吓得她胆战心惊,她能感受到,只要被这把仙剑砍了,绝对是一个身死道削神魂具散的下场。

    “公子,饶命,饶了奴家吧。”紫苏出声哀求道。

    秦观冷着脸,说道:“把整件事情说清楚,我不想听到一句瞎话,如果我认为你撒谎,我不介意杀了你,祭炼我的仙剑。”

    听秦观的语气,紫苏就知道自己已经败露了,顿时失去了反抗的信心。

    好像就算是反抗,也无济于事。

    “奴家全都说,奴家是妖族,乃是一只紫貂化形,只因误食一颗灵果开了灵窍,而后苦修百年,终于结成妖丹可以幻化人形。”

    秦观让她打住,问道:“妖怪都有什么级别。”

    紫苏一愣,大眼睛眨呀眨的看着秦观,“您不知道吗。”

    秦观脸色一板,“我不喜欢听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