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26章:林公子有请

    花月楼的真正东家就是紫苏,之前对外放出消息,只不过掩人耳目而已。

    紫苏已经将花月楼的事情安排好,花月楼继续经营,由另一位姐妹坐镇,至于她自己,会跟随在秦观左右。

    安排好后,在所有人艳羡的目光中,秦观将紫苏接走,随同的还有紫苏的丫鬟燕儿。

    霍炎辰见秦观竟然将花魁紫苏直接领到这间普通的客栈,顿时生出想要砍人的冲动,“你怎么不去一间好点的客栈,将紫苏姑娘领到这里来很不合适啊。”

    秦观道:“有什么不合适,我也是单间,床铺不小,足够睡下两个人。”

    “紫苏姑娘身娇肉贵的,怎么能住这种破客栈。”霍炎辰气呼呼的说道。

    “她跟了我,我住瓦舍她就住瓦舍,我住草屋她就住草屋,如果处处迁就她,我要她作甚。”秦观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可还有一个燕儿姑娘呢。”

    “她个子娇小玲珑的,挤一挤就够了。”

    “”

    “”

    “你你你~”

    气得霍炎辰不知道说什么了。

    心中只生出一个词,暴殄天物啊。

    为啥不是我。

    如果她们跟了自己,自己一定将她们安排的妥妥帖帖,舒舒服服的,绝不会让她们受一点委屈。

    哎,这就是人的命啊。

    回到房间,秦观将准备跟进去的霍炎辰直接轰走,关上房门,霍炎辰在外面气的直咬牙,心里暗骂重色轻友。

    秦观看向燕儿,问道:“以后紫苏跟了我,你可以留在花月楼,干嘛要跟来。”

    燕儿道:“姐姐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那你愿意做我的宠物吗。”秦观问道,主要是他还想试试这系统收宠物的规律。

    燕儿小嘴一撅,哼道:“我才不愿意呢。”

    这时紫苏走上前,抓住秦观的手,轻轻摇晃着说道:“公子,燕儿本名凌燕,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开灵智,都是山间的野兽,有一次,一条蛇爬入燕儿的窝,一口就咬住了她,我刚好经过,然后救了燕儿。”

    “后来燕儿发现一株灵果树,自己吃了后,开了灵窍入了妖道,她不忘前恩,给我衔来一颗灵果,我吃过后,也开了灵智,自此后,我们两个就相依为命,一直到现在,公子,不要赶走燕儿好吗,她吃的又不多。”

    秦观一愣:“我有说过要赶走她吗,愿意跟着就跟着吧,以后对外的身份还是你的婢女,如何。”

    紫苏嫣然一笑:“谢谢公子。”

    秦观发现系统没有任何反应,看来收宠物的任务十分难得,放弃继续实验。

    秦观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递给燕儿,说道:“既然你日后跟着我,我给了你姐姐见面礼,也送你一滴灵液作为见面礼吧。”

    燕儿迟疑要不要接受,紫苏赶紧捅捅她说道:“这可是天地元气凝聚的灵液,一滴可增长一年功力,还不谢过公子。”

    燕儿接过玉瓶,谢过秦观。

    三人坐好,秦观心中对这个世界有很多疑问,以前不知道找谁问,现在有了这两个原生土著妖怪,立即问出心中疑惑。

    “你们可曾见过修仙者。”秦观问道。

    紫苏想了想道:“人世修行的事情我们不是很懂,只知道一些道人自称修仙之人,可是其中有真有假,不好分辨,而且我们都是妖身,不敢随意靠近他们,万一遇到除魔卫道的真修,或许就会遭到屠杀,不如躲远一些以图安身。”

    这时燕儿说道:“公子,燕儿时常外出,听过一些关于修仙者的传言,说那些名山大川中,有修仙之人,法力强大,还有很多密境存在,具体情况就不知到了。”

    秦观稍显失望,看来寻仙并不那么容易。

    “这世间妖怪多吗,难道没有仙佛管理吗?”秦观问道。

    “我等只是小妖,不懂仙佛之事,不过从我们出生到现在,也没有仙佛过来干涉过,至于妖修还是不少的,只我知道这济安城内,就有几十个妖修。”

    秦观心说,还真是不少。

    “这世间只有妖修吗?”秦观问道。

    “妖修、鬼修甚至尸修都有,据说在遥远的地方,还有魔族存在,不过平时我们井水不犯河水。”燕儿道。

    “你们见过最厉害的妖魔鬼怪,或者修仙者,是什么实力的。”秦观问道。

    燕儿回道:“有一次,我远远的看到过,一只金丹期的大妖与一只进入‘地尸境’的僵尸打起来了,两人打的昏天黑地的,好多小山都因为他们的打斗崩塌了,后来我胆怯,就跑远了。”

    秦观啧啧称奇,这是毁天灭地的力量吗。

    “对了,除了吸收阳气,平时你们如何修炼。”秦观好奇道。

    “吸收月华,绝大多数妖修,不管是动物化形还是植物化形,大多数都是吸收月华之力修炼,也因此妖怪需要阳气以和阴气。”紫苏道。

    秦观点头表示了解。

    秦观像个好奇宝宝一样,询问一切自己不了解的知识,想要多了解一下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当当当!”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谁呀?”秦观开口问道。

    “这是秦观秦公子的房间吗,还请开门一见。”门外响起一个男子声音。

    这个声音秦观没有听过,不过还是起身开门。

    打开门后,看到是一个身穿书生袍的年轻男子,这人将手中折扇一收,对着秦观拱拱手,笑脸说道:“秦兄,打扰了,冒昧拜访不好意思,我叫罗正星,这次过来,是特意给秦兄送信的。”

    秦观疑惑,还是请他进屋。

    这罗正星进屋后,看到站在厅中的紫苏,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痴迷之色,然后隐去,从怀里掏出一张请柬,递给秦观,“秦兄,今日林文博林公子,在大明湖边的别院举办一场诗会,特邀请秦公子参加,这是文博公子亲自手书的请柬。”

    秦观接过请柬看了看,“我并不认识这林文博公子啊。”

    “秦兄一首“人生若只如初见”名动济安城,文博公子闻秦兄才名,特意让我来请你过去共研诗词,秦兄,文博公子可是济安府通判之子,不可错过啊。”罗正星呵呵一笑,看似劝解实则警告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