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30章:一不小心考了个解元

    林文博哀嚎着,被人抬到屋子里救治,忽然他床上挂的一枚纸符自己燃烧起来。

    林府众人皆是一愣。

    林通判回到家中,大夫人就过来将儿子房中纸符燃烧的事情讲了,林通判皱眉,“莫非有妖邪作祟。”

    这枚符箓是一位道人送给他的,林通判前两年无意中遇到一位道人,那道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自称姓吴,很是有些神通法术,林通判惊为仙人奉为上宾,并奉上程仪五百两,道人送给他三枚纸符,说如果遇到妖邪之事,纸符自燃,可以来八百里外天门山找他解决。

    他坐在厅中,仔细思索整件事情,发现其中诸多不合理的地方。

    自己儿子虽然混蛋纨绔了些,可也不是傻瓜,怎么会去招惹知府大人的女人。

    儿子信誓旦旦的说是那九姨娘勾引他,他一路追随才到了知府后宅,可那四个仆役却说根本没有看到什么女子,只是公子自己一路走过去,吩咐他们在门外等候,然后就进了知府后门。

    可是大晚上的,知府后门肯定是锁着的,儿子又不会什么高来高去的功夫,他又是怎么进去的呢。

    还有那知府九姨太,又是如何被下了迷香的呢,自己儿子可没有这些手段。

    现在道长给的纸符又燃烧起来,看来这其中定有蹊跷,林通判想了想,叫来一名仆人,吩咐了几句,那仆人连夜出了济安城,骑马向着南方赶去。

    紫苏和燕儿亲眼看到那个林文博受到惩处,偷偷离开了林府。

    在某处房顶,燕儿笑呵呵的说道:“姐姐,那个林文博被打断腿,这下看他还如何害人。”

    “嗯,谁叫他想要害公子呢,这次只是小惩,如果他真的对公子动手,我不介意直接杀了他。”

    “天晚了,咱们快回去吧。”

    两人迅速回到客栈,秦观已经睡觉,紫苏看到睡的安稳的秦观,悄悄钻进他的怀里。

    翌日,是乡试放榜的日子,学子们早早起来,洗漱完毕来到楼下吃过早饭,哪里也不去,就坐在客栈大厅等待结果,如果有中举的,官府自然会派人来通告。

    秦观和霍炎辰、罗君阳、边祥瑞三人坐在一桌,三人看上去都有些紧张,都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哪有往日闲聊的气氛,其实大厅内的学子大都这样,毕竟关系到前程问题,秦观经历过一次,却是他们中最放松的一个。

    “乡试捷报!贺灵渠府苏进苏老爷高中济安乡试第七十二名……”

    一声捷报打破街道上的平静,顿时有人忍不住出去观看,发现却是这条街斜对面一家客栈中住着的一个书生考中了,秦观也好奇扫了一眼,好家伙,这书生胡子都到胸口了,估摸着怎么也有四十多岁。

    一身蓝色书生袍洗的泛白,想来家境不算很好,不过到是很干净。

    此时那苏进已经是高兴的浑身乱颤,接过喜报双手颤抖着在怀里掏出几两碎银子,塞到衙役手中,口中还不住说道:“辛苦了,辛苦了。”

    无数人上前恭喜苏进,苏进一下子成为众人的焦点。

    罗君阳在旁边说道:“这位仁兄今日得中,也算是苦尽甘来了。”言语中透露着几分艳羡。

    四人又回到座位上,继续等待,再之后,这条街上再也没有传来捷报的声音,只有报信的小厮不时通报现在已经公布到第多少名了。

    “已经放到第十七名了,是盐城的一位叫孙充的学子。”

    茶水都喝的没了滋味,边祥瑞心中烦躁,叫到:“小二,再换一壶新茶来。”

    秦观也是心中纳闷,难道自己这次考砸了,还是自己的答题风格,与这个世界有差距呢,为什么没有自己的名字。

    又是好一阵,又有小厮通报,已经开到第二名了,马上宣布第一名解元,原本那些还满心期待的人,顿时萎靡下去,看来这次又失败了。

    “咣咣咣!”

    三声铜锣响。

    一队衙役过来,足足有十人之多,还带着鼓乐手。

    众人都是一惊,人们自然知道,这是给乡试头名送喜报的队伍啊,听声音,是往这条街来的,人们刚刚萎靡的情绪顿时又提起来,心中祈祷,希望是自己高中。

    队伍在跃升客栈前停下,一个衙役拿着大红喜报高声唱道:“乡试捷报!恭喜广陵城秦观秦老爷高中济安乡试头名解元。”

    众人一听是秦观,纷纷向他看来。

    秦观也感到意外,自己没怎么用力啊,怎么就解元了,唉,没办法,文才太盛,放到那里都那么璀璨。

    “哇,秦兄,你竟然考中了解元。”一旁的霍炎辰大声叫起来。

    “秦兄考中了解元,真是可喜可贺。”边祥瑞说道。

    罗君阳愣愣的看向秦观,“昨日收美姬,今日得解元,秦兄,今年你的气运好旺啊。”

    秦观来到外面,此时这条街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都跑出来围观新科解元,秦观接过喜报看了一眼,脸上露出喜悦神情,却不似别人那般失态,将捷报放好,从怀里掏出两个十两的银锭子,交给衙役说道:“感谢各位送来捷报,这些你们分一分吧。”

    衙役笑嘻嘻的接过两个银锭,“谢过解元老爷。”

    二楼房中,紫苏和燕儿通过窗户缝隙看到这一切,两人脸上也是喜滋滋的。

    “公子还真是厉害,竟然能考中举人,还是头名解元。”

    “公子的诗词写得好,文才也好,自然能够考中。”

    那些报信的衙役退走,无数书生过来,将秦观簇拥在中心,纷纷抱拳祝贺秦观考中解元,刚刚考中进士的苏进也过来恭喜,秦观这个解元可比他这个举人含金量高多了,而且秦观年轻,前途无量,自然要好好巴结。

    乱乱哄哄的,就在客栈楼下开了几桌酒宴,众人吃喝起来,一直到了下午才散去。

    第二天,秦观和今科举人一起,到提督学政衙门拜谢坐师,秦观是解元,自然是排在第一位的。

    秦观也认识了这位山东省提督学政,张志朝张大人。

    中午设鹿鸣宴,秦观饱餐一顿,礼仪周全,到了晚上秦观才回到客栈。

    霍炎辰过来找秦观,“秦兄,你打算什么时候回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