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34章:衣锦还乡

    最后就是那件道袍,刚刚那蜈蚣精说,他这件道袍好像价值几十个灵石,虽然秦观不知道灵石是什么,可是总看过,他猜测应该是一种修士间的货币,看他得意的样子,看来几十个灵石应该不是一笔小钱。

    “虽然穿过了,不过我不嫌弃。”秦观将道袍折叠好。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清点完东西,秦观有些鄙视的说道:“还三百年修行的大妖呢,就这点家底,也好意思出来见人。”

    这时紫苏道:“公子有所不知,妖修多是无门无派无根无底,自己独自修行打拼,一般都很穷的,这蜈蚣精能有两件法器,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与燕儿化形也有十几年了,可是一件法器也没有呢。”

    “其实公子,这蜈蚣精最值钱的,并不是这些法器丹药,恰恰是这蜈蚣精本身。”说着一指那具蜈蚣精尸体。

    “这蜈蚣精体内妖丹,想来也有三百年功力,如果妖族之人吃下,可以炼化增长功力,如果给那些修士,他们可以用妖丹炼制丹药,这也是那些正道人士热衷于杀妖族的原因之一,你真以为他们是为了行侠仗义除魔卫道吗。”

    秦观一听眼前一亮,自己还真的忽略了这点。

    大手一挥,只见地上的丹药瓶子、纸符锦囊、道袍还有蜈蚣精的尸体,顿时消失不见。

    “公子,我去看看那车夫如何了。”燕儿说道,走到马车旁查看,发现车夫只是晕过去了,并无大碍,燕儿用手指一点,度过去一点灵气。

    原本那匹被蜈蚣精吓得不敢动弹的马儿,现在也恢复过来了。

    那车夫悠悠醒来,一看自己的情形,顿时说道:“哎呀,我怎么睡着了,”看到秦观等人看过来,不好意思的说道:“公子,小老儿失职了,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秦观也不想给他解释什么,普通人对这些精怪之事,还是不知道为好,“算了,我们继续赶路吧。”

    三人上车,马车继续前行。

    晓行夜宿,走了五天时间,秦观一行人终于来到广陵县城。

    秦家并不在县城内,而是在距离广陵县城十几里的鹿尾镇,马车没有在县城停留,穿城而过,半个时辰后就来到了鹿尾镇。

    在秦观的指点下,马车在一处宅院前停下,陌生而熟悉的感觉,秦观率先下车,门口一人就看到了秦观,忽然叫了起来:“老爷,夫人,大少爷回来了。”

    这一嗓子叫的秦观都是一愣,好高的嗓门,心里暗骂了一句,这家仆罗青还是这么一惊一乍的。

    紫苏和燕儿刚刚下车,这时从门内快步走出一众人,秦观看过去,打头的正是自己的父亲秦大寿,后面跟着自己这一世的老娘,后面嘁嘁喳喳还有一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秦观心说,又多了一堆家人,呵呵。

    秦观不敢失礼,赶紧行礼道:“父亲,母亲,孩儿回来了。”

    “我儿终于回来了,好好,爹爹接到县衙通知,说你高中解元,这几日就一直盼着你什么时候回来呢。”秦大寿一身员外装,很是有些富态,他一直的希望就是儿子能够考中功名,如今希望成真,真是老怀大慰。

    秦夫人上前,拉住秦观的手说道:“一去一个月,风餐露宿吃不惯睡不惯的,我儿都瘦了。”

    这时旁边几个青涩的男女过来,纷纷行礼问候道:“大哥你回来了。”

    “大哥。”

    “见过大哥,大哥一路辛苦了。”

    “大哥,你给我带好吃的了吗。”这是一个七八岁的小丫头发出的声音。

    秦观看过去,是自己的弟弟妹妹。

    秦家兄弟姐妹五人,秦观是老大,大弟弟秦子恒,今年17岁,二弟秦子旭,今年15岁,大妹秦蕙今年13岁,小妹秦婉最小,今年只有8岁。

    都是秦观的亲兄妹,秦夫人所生,秦大寿没有纳妾。

    兄弟姐妹5人,看起来人数不少,可这在古代非常普遍,秦家根本不算多。

    众人问候完,这才注意到站在马车旁的两个美貌女子,秦观对她们招招手,“紫苏过来,见过我爹娘。”

    紫苏和燕儿过来,蹲膝成礼说道:“紫苏见过老爷、太太。”

    众人看到这如画中仙子般美貌女子,顿时有些愣了,秦大寿眨眨眼,问道:“儿啊,这是?”

    “爹,这是我收的妾侍紫苏,这是紫苏的丫鬟燕儿。”秦观道。

    “你都还没有成亲,怎么就找妾侍了。”秦大寿脸色有些不愉,这时旁边的秦夫人拽拽他的衣袖,小声道:“如今儿子已经考中功名,纳一房小妾也是应该的。”

    “走吧,进屋,进屋说。”

    众人簇拥着进屋,两个仆人把行礼搬进去,秦家只是地主之家,里外四进的房子,和豪奢这个词不沾边,只能说是富裕人家而已,当然,现在有秦观这个举人在,可以称呼为富贵人家了。

    秦观回家的消息,很快在镇上传开,秦观考中举人的消息,前几天就已经传到了县里,县里知县还组织人过来送了喜讯,自然人尽皆知。

    听说解元回家了,鹿尾镇有头有脸的人家都动了起来,拿着贺礼前来。

    一时间秦家是宾客盈门。

    秦大寿立刻吩咐人筹备宴席,招待宾客,也为儿子能够考中举人庆祝。

    第二天祭祖,秦大寿专门请了人来,鼓乐吹手,香烛纸钱,弄得很是隆重。

    第三天,广陵城秦家主枝来人,庆祝秦观高中举人解元,说起来秦家在广陵城也算是大家族,在广陵有些势力,主枝也曾出过进士,不过秦大寿这一支只是旁支,已经没落很久了,每年只有去祖坟烧纸的份,并不受重视。

    可现在出了一个秦观,考中举人,而且还是头名解元,这说明秦观很有可能在进一步,又自然不同,秦大寿这一支的地位瞬间拔高,双方客客气气,没有什么狗血戏码,主支过来祝贺,翌日秦大寿带着三个儿子去了县城,又祭拜祖坟,秦观这次也算是光宗耀祖了,秦家族长出面,办的也很是热闹。

    再然后,秦观又拜访了广陵县城的父母官,双方相谈甚欢。

    纷纷扰扰好几天,才终于消停下来,对这些繁文缛节,秦观很是头痛,不过接下来,他可能就要远走他乡,常年在外,为了还老人一个愿,秦观只能坚持。

    秦大寿将儿子叫到房中,说道:“之前你总说一心考学,如今你考中解元,也该寻一门亲事了,这些日子,有好多媒婆登门,递过来的帖子不下几十份,我叫你来,是想叫你挑挑有没有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