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36章:奇异的小甲鱼

    秦观发现异常,蹲下身子仔细查看,这小甲鱼看到有人关注他的逃跑,身子一顿,转头瞅向秦观,一对绿豆小眼眨呀眨的,好似非常有灵性。

    一人一龟对视了几秒钟,那小甲鱼慢慢缩回脖子,放下脚,好似一副要回到盆子里的样子,不过秦观却发现,他好不容易抓住盆檐的那只爪子却没有收回去。

    秦观忽然一笑,指着小甲鱼对老汉问道:“老丈,这只小水鱼怎么卖。”

    老汉看了看那小东西,笑着说道:“这小王八不值钱,原是看他怪异,背上竟然还生着花纹,打算带回去给孙子玩耍,如果公子喜欢,拿去便是。”

    “哪能白要老丈东西,一两银子如何。”秦观说着掏出一块散碎银子,约莫一两多。

    老汉看到银子,咧开嘴笑了,“贵了,贵了,只是一个玩物,不如公子在拿些鱼去吃。”

    “不用,我也只是看他好玩。”

    说完回到车上,马车继续前行,秦观将小王八掏出来放到车内小桌子上,紫苏和燕儿好奇看过去,都是齐齐一愣。

    “封印法咒。”紫苏说道。

    秦观一愣,“哦,你知道。”

    “我化形后,脑子里有一丝淡淡的传承,知道这种东西是封印法咒,看来这只小王八,必然是一只妖兽。”紫苏道。

    “你知道如何封印吗。”

    紫苏摇头,“不懂,只是知道这种封印,施法者法力越强,封印效果越强,施法者越弱,封印效果越弱,而且封印还分全封和半封印,全封是完全封禁神识,会让一只妖怪变得浑浑噩噩,重回野兽本源状态,半封禁却是封禁法力,神识不失。”

    秦观问道:“你知道如何破解吗。”

    “不知道。”。

    说了半天,完全是理论派,实干一点不懂。

    秦观咂咂嘴,“那你知道他是全封的还是半封的吗。”

    紫苏眼珠一转,说道:“这个我懂,不如我们杀了他,如果他回应,就是半封禁,神识还在,如果死都不回应,那就是全封禁了。”

    原本那只缩着脖子缩着腿的小乌龟忽然伸出脖子和爪子,一只爪子指着紫苏不住指点,似乎在骂街一般。

    燕儿嘻嘻一笑:“公子,看来是半封禁。”

    紫苏和秦观也跟着笑了。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秦观见识到了此前从未见识过的很多奇异事情,他慢慢喜欢上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觉得有很多秘密在等着自己去探索、去发现、去体验。

    人生,就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自己经历了这么多,可以说,比无数人都要精彩,他很享受现在的生活。

    再次前行几里,来到座落在云泽湖边的雁方城,此时已经天黑,寻了一处高档客栈住下,要了一桌酒菜端入房中,三人吃喝起来,秦观发现袖子里的小王八却不住爬动,很是不安稳。

    掏出来放到桌上,说道:“怎么,主动爬出来,想变成一道菜吗,那我现在就把你送去厨房炖了喝甲鱼汤。”

    小甲鱼一缩脖子,不过很快又出来,迅速爬到秦观的酒盅前,伸出脖子就把脑袋扎了进去,秦观一愣神的工夫,只见就顺嗖的一下就消失了。

    小甲鱼抬起头,秦观好像在他的**上看到了很是享受的表情,咂咂嘴,小甲鱼又看向秦观,不住点头。

    “你还想喝?”

    点头。

    “看来还是一只贪杯的小王八。”

    秦观觉得有趣,又给他到了一酒盅,小王八再次把脑袋伸进去,一饮而光。

    “在车上,我如何问你你也不回答,现在却来讨要酒吃,我现在都不知道要如何处理你了,不如明日将你放生,你还继续回你的湖里吧。”

    秦观之前在车上,还想着实验一下系统是不是会让自己收这只甲鱼做宠物,可是半天没反应,看来这收宠任务不是那么好出的。秦观失去兴趣,准备放生。

    小王八一听,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

    “不想回去。”

    甲鱼点头。

    紫苏道:“公子,他怕是有些故事呢。”

    “什么故事。”秦观问道。

    “能下封印术的,都不是简单人物,这只小龟,也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才会被封印。”

    “那不如一剑杀了了事。”秦观假意吓唬道。

    甲鱼再次急速摇头。

    秦观又倒了一杯酒,说道:“最后一杯酒,喝完老老实实待着去,我要想想如何处理你。”

    小甲鱼将第三杯酒喝完,变得老实起来,秦观又将他塞入袖中。

    吃过晚饭,三人睡下,迷迷糊糊中,秦观好像听到有人在远处呼唤:“公子,公子”

    四周一片漆黑,秦观胆子大,循着声音找过去,却在一处地方看到一个人影,那人穿着一身灰色锦袍,头上带着纱翅帽,背后好像还背着一口锅。

    见秦观过来,赶紧躬身行礼,“公子,是我,还请公子搭救。”说完抬起头。

    秦观看过去,却是一个五旬老者,嘴角两撇胡须,长相有些滑稽逗趣,却是一脸悲苦。

    秦观忽然心有所觉,问道:“你是那只小龟。”

    “正是,正是,还请公子搭救。”小龟,哦,应该叫老龟再次行礼。

    秦观不是烂好人,不知道对方善恶就胡乱搭救,问道:“你叫什么,是因为什么被封印的。”

    “我名唤甲沧,生于1300年前,后来修炼成妖,被封为云泽湖水神,掌管这片水域,本来这里很是安宁,渔民打渔,客船行进,我都护持平稳,只想着积攒功德可以早日飞升。”

    “可是五年前,湖中突然出现一只鲶鱼精,十分霸道,我虽然修行日久,却不善争斗,那鲶鱼精很是厉害,将我擒下,霸占了我的水府,逼迫我交出鳖宝,我知道只要我一交出鳖宝,立刻会被他宰杀,所以死也不肯交,最后没法,他就将我封印起来。”

    “又将我镇压在一块大石下,过一段时间就来逼问我,就这样,我过了五年,前些时候,忽然寻到一个机会,让我跑了出来,逃到岸边却被打渔人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