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56章:危险来袭

    回到船上,紫苏凑过来看着秦观,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干嘛?”秦观问她。

    “公子,你没有真的吃了那些鱼妖吧。”紫苏嗫嚅着问道。

    “呵呵,没有吃,只是将他们烧了毁尸灭迹。”秦观笑着说道。

    紫苏拍拍胸口,“还好还好。”

    秦观疑惑,“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紫苏这才道出原委,如果吃了妖怪的肉,会留下些许气味,以后会被所有妖族排斥,在妖族内,只有那些疯狂的家伙,才会吃已经化形妖怪的肉身,所以紫苏不希望秦观吃化形妖怪的肉。

    秦观恍然,还有这么一说。

    翌日天明,海船继续前行,两日后抵达朔州海岸,秦观直接将海船收到空间,空间大了就是有好处。

    来到朔州城,看到繁华的人类城市,秦观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客栈住下,秦观道:“咱们在这里休息两日在出发。”。

    再说那霸波儿,在他逃过秦观那一剑之后,舍弃兄弟自己跑了。

    逃出去几十里后,心中那股惊惧才消失少许,“呼,妈的,今天这是碰到硬茬儿了,没想到一个练气期的人类修士,竟然拥有灵器,难道他是大派弟子不成。”

    “不对啊,我查过他的情况,他之前就是一介凡人,后来在紫霞商铺买的功法,才开始修炼的。”霸波儿左思右想也想不通这里面的原因。

    想到自己那些兄弟惨死,现在又开始咬牙切齿起来,“这个仇一定要报,对,去找蟒神老祖。”

    在海底一个翻身,找准方向快速游去,两天之后,霸波儿来到毒龙山千毒沼泽,这里到处是瘴气毒烟,霸波儿也不敢乱闯,站在外面喊道:“蟒神老祖,霸波儿求见。”

    一连叫了好几声,忽然那片毒瘴滚动起来,露出一个圆形通道,霸波儿狠了狠心,硬着头皮钻了进去。

    在一处洞府内,盘膝坐着一个三旬男子,霸波儿进到洞里,看到上方坐着的那人,赶紧躬身说道,“霸波儿拜见老祖。”

    那男子一脸冷漠,缓缓睁开眼睛露出一对竖瞳,眼神中的那股冰冷让霸波儿不自觉的身上一紧。

    “你找我有何事。”男子声音冷淡至极。

    霸波儿不敢怠慢,赶紧说道:“老祖,我有一个关于灵器的消息。”

    听到灵器两个字,蟒神老祖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死死盯着霸波儿,“说。”

    这股压力让霸波儿浑身颤栗,咽了一口唾沫,勉强说道:“就在两天前,我们兄弟五人打劫一个从紫霞岛出来的人类修士,原本是看上他身上的灵石和极品法器,哪知道”

    霸波儿慢慢将打劫秦观却被反杀的事情说出来,等将整件事情说完之后,看向蟒神老祖。

    “你是说,他身上很可能有两件灵器?”蟒神老祖开口问道。

    “应该是,有一条金色绳子,他一张手,那绳子就自己飞出去,一下子就将我的一个兄弟捆绑住,我那个兄弟当时就变回了原型,法力全失。”

    “还有一个就是一把银色飞剑,我千辛万苦才弄到的那把极品法器叉子,只是一个回合,就被他的那把飞剑斩断了。”霸波儿心有馀悸的说道。

    “那个人类修士只有练气中期实力?”蟒神老祖继续问道。

    “差不多,实力不高,但他手里的法宝太厉害。”

    “那你又如何判断他不是大派弟子?”蟒神老祖再次问道。

    “大派弟子哪有在外面自己买功法修炼的,我猜测,那人应该是有什么奇遇,才得了两件宝贝。”

    蟒神老祖点点头,“未必没有这个可能。”

    这时霸波儿脸上带出几分谄笑,说道:“老祖,我可以给您带路,找到那个家伙,不过您要分一件灵器给我,那根绳子或者那把飞剑都可以,您看可以吗。”

    蟒神老祖脸上一冷,自始至终,这个霸波儿只说事情,不说那人的姓名和踪迹,看来就是打着这个主意呢。

    蟒神老祖看着霸波儿,忽然露出一个笑容,霸波儿一愣,就觉得大事不好,转身就往外跑,可是刚跑出去几米远,只觉身后传来一股庞大的吸力。

    嗖的一下,霸波儿的身子就倒飞了回去。

    一只手掌抓在霸波儿光秃秃的脑袋上,霸波儿裂开鲶鱼大嘴叫到:“老祖饶命啊,霸波儿什么也不要了。”

    蟒神老祖提着霸波儿的脑袋,凑到自己跟前,轻声细语的说道:“嘿嘿,现在不是你要不要的事情了,老祖渡劫在即,必须得到那两件灵器,绝对不能泄露出去一点消息,所以,你就乖乖的,去死吧。”

    “啊,老祖不要”

    霸波儿一句话没有喊完,就见身子猛地一缩,就成了一个球状,那蟒神老祖的脑袋忽的变成一只巨大蟒头,一下子将霸波儿吞了下去。

    好一会儿之后,蟒神老祖咂了咂嘴,说道:“原来是叫秦观,还带着俩个小妖,嗯,这味道我也记住了,嘿嘿嘿,你跑不掉的。”

    这句话说完,蟒神老祖的身子嗖的一下就在洞府中消失了。

    不久之后,在原先霸波儿伏击秦观的那片海上,一个三旬男子出现,漂浮在空中。

    他在空中嗅了嗅。

    眼睛看向西方,然后身子一晃再次消失。

    休息了一晚,早上起来秦观拿出纸笔,给家里写了一封信,交给客栈伙计二两银子,让他帮忙把信交给驿站送出去。

    “咣咣咣、咣咣咣~”

    “外面怎么这么热闹。”秦观问伙计。

    伙计一边将信收好一边说道:“这位公子,今天是我们朔州城一年一度的拜海神节,一会儿外面还有花鼓彩札游街表演,如果公子想出去转转,可以到城南,那边今天还有庙会,可热闹了。”

    秦观又甩给伙计二钱银子算是小费,伙计感谢后出去了。

    这时紫苏牵着燕儿跑出来说道:“公子,外面这么热闹,不如我们出去玩玩啊。”

    秦观也来了兴趣,“好,去玩玩。”

    “太好了。”紫苏高兴的上前抱住秦观的手臂就往外拖,不多时来到街上,此时街上很多店铺都挂上了彩绸,看来朔州对这拜海神节还真是挺重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