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64章:同窗好友

    船行半日才回到朔州城,秦观在客栈安心休养了几日,将伤势彻底养好才出发离开朔州。

    “公子,你那位好友是做什么的。”紫苏剥开一粒桂圆,送入秦观口中。

    秦观张嘴接过桂圆,说道:“我那好友叫杨品,之前同在东山书院读书,同寝一年,关系非常好,他多次邀请我去他家做客,这次有机会正好去看看他,说起来,我们也已经有三年时间没见面了。”

    紫苏张开小手,接下秦观吐出的桂圆果核,放到旁边的小盘里,又剥了一颗送过去。

    车马行的不快,不过三日后,秦观也到了他同窗所在的乐源城,看着高挂杨府的高门大宅,秦观上前叫门。

    门房出来看是一位读书人,恭敬问道:“不知这位公子找谁。”

    “我来找杨品兄,请前去通报一下,就说昔日同窗秦观来访。”秦观道。

    “公子稍等,我这就去通报。”

    不多时,一个年轻书生快步走出来,看到站在门口的秦观,哎呀叫了一声:“少游,少游竟然是你来了。”说着就上前拉住秦观的手,一脸高兴。

    “与你分别也有三年了,有时候我还会想起当日咱们在书院的趣事,一直期盼你过来,没想到今日你真的来了,快快快,我们进去,既然来了,最少也要在我这里住上几个月,要不然我不放你走。”杨品热情说道。

    说着就拉着秦观往里走。

    “文宣,等一下,车上还有人,紫苏燕儿,下来吧。”秦观对着车上喊道。

    两女下车过来,秦观给杨品介绍两女,“我的小妾紫苏,侍女燕儿。”杨品一看两女十分美艳,笑着对秦观说道:“哈哈,少游终于开窍了。”

    众人进院,杨家是乐源城富商大族,宅院很是华美,杨品叫出自己的女眷招待紫苏燕儿,自己拉着秦观叙话。

    女眷是杨品的小妾,名唤粉蝶,三女一见面就齐齐一愣,粉蝶眼神闪烁,紫苏脸上带上一抹笑意,而燕儿却绷紧了身子。

    “我听其他同窗说,你考取了济州解元,真是可喜可贺啊,以前你不显山不露水,原来是藏拙,现在终于一鸣惊人了。”杨品说道。

    “文宣上次考的如何。”秦观问道。

    “举人试没有考过,准备明年再战,希望能有个好结果,少游,明年会试可要进京试一试。”杨品问道。

    秦观摇摇头,“再说吧,我没有什么把握。”

    秦观不是没把握,主要是他现在的心思都在修炼上,考科举什么的早就不是他的追求了。

    秦观和杨品在这么聊着,而紫苏与那粉蝶在另一边,却显得有些诡异,两人不时对视一眼,却没人开口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随后,秦观又拜访了杨老爷和夫人,两人一听是儿子的同窗好友,还是济州的解元,自然高兴,让秦观一定要多住些日子,也要多探讨一下学问。

    吃晚饭时,秦观和杨品喝了不少酒,然后杨品硬拉着秦观说了半宿话,边聊边喝,最后杨品竟然醉了,粉蝶带人将杨品抬回屋,秦观才回到自己房间。

    进了屋子,紫苏上前给秦观宽衣,手上一边解着衣带一边说道:“公子,你没发现那粉蝶有异样吗。”

    秦观不解问道,“有何异样,我没发现啊。”

    燕儿道:“那粉蝶特意收敛了妖气,公子又没有开天眼,自然探查不出来。”

    秦观一愣:“什么,那粉蝶是妖精。”

    “嗯,应该有三四百年功力,和我与燕儿差不多。”紫苏说道。

    秦观皱眉,“她不会是来吸取杨品阳气的吧,不对,我没有发觉杨品阳气有失啊,那她是什么意思。”

    燕儿道:“公子,不如我去探探她的虚实。”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三人一愣,这个时候是谁来呢,“燕儿,你去开门。”

    燕儿打开门,发现外面竟然是那个叫粉蝶的女子,这粉蝶生的柔美,一见之下就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粉蝶进屋后,盈盈拜了一下,说道:“秦公子,两位姐姐,粉蝶有礼了。”

    “不知道你有什么事情。”秦观问道。

    “粉蝶深夜过来,就是怕引起秦公子和两位姐姐误会,所以特地过来解释一番。”粉蝶说道。

    “那你到文宣身边究竟是为何?”秦观问道。

    “秦公子,我乃是蝴蝶化形,那一日不慎被捕碟人捉住,逃脱不得,后来相公经过,见我可怜,就拿钱买下我放生。后来我就经常来看相公读书,却不曾相见。”

    “几月之后,相公去府城赶考,在河中忽遇暴风,船只浮沉很是危险,粉蝶就出手救了相公,自此我们相识,粉蝶就与相公厮守在了一起。”

    “我陪着他赶考,陪着他回家,陪着他读书,已经有三年时间,我能感觉出秦公子乃是一名修士,又带着两位姐姐,怕引起误会,所以今晚特来说明一下,还希望公子不要误会。”

    秦观听完看向粉蝶问道:“文宣知道你是蝴蝶化形吗?”

    “一开始不知道,后来知道了,不过相公依然爱我,我也决定此生陪伴相公到老。”粉蝶语气坚定的说道。

    秦观点点头:“我看文宣确实精神饱满,比以前还更壮实了些,说明你确实没有害他,我不是迂腐之人,想必你也知道紫苏和燕儿的身份,只要你真心对文宣,我只会祝福你们。”

    秦观又不是那种整日喊着除魔卫道的古板,自己就养着两只妖精,只要不是害人的妖怪,他才不会管呢。

    其实他觉得,有时候,妖比人还要可爱。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不似人心那般,藏着诸多阴险。

    “粉蝶多谢公子,那粉蝶告退了。”说完行礼退出秦观房间。

    其后日子,杨品就日日拉着秦观或是爬山踏青,或是讨论学问,紫苏燕儿和粉蝶也成了朋友,日子过的很是惬意悠闲。

    这日晚间,秦观盘膝修炼,忽然感到一股强大妖气在远处升起,他心里就是一惊,这股妖气明显不是那粉蝶的,比粉蝶强得多,而且其中含有煞气,显然绝非善类,秦观豁然起身,这时紫苏和燕儿也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