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67章:公子,蜜蜜要跟着你

    分别之日,杨品送出十里。

    秦观拱手告别,带着紫苏和燕儿上车,粉蝶和蜜蜜也过来相送,蜜蜜看着秦观,眼中却多有不舍。

    看着秦观的马车渐渐走远,蜜蜜突然对粉蝶道:“姐姐,我想跟着秦公子。”

    粉蝶一愣,“可他身边已经有紫苏姑娘和燕儿姑娘了。”

    “那怎么了,我就是想跟着他。”蜜蜜有些倔强的说道。

    粉蝶摸了摸蜜蜜的小脸,最后说道:“这件事情你自己决定,只要不后悔就可以,就好比我当初选择相公一样。”

    “哎呀姐姐你想哪里去了,”蜜蜜嗔道。

    “我只是觉得秦公子本领高强,跟着他不必再担惊受怕,我不想一个人在外漂泊了,如果遇到蜘蛛精那样的大妖,或者斩妖除魔的人类修士,随时可能有危险,秦公子是个好人,不如跟在秦公子身边,你说呢姐姐。”

    粉蝶一听,觉得也是如此,“就是不知道秦公子会不会收留你。”

    “那我就好好求求他啦。”蜜蜜道。

    粉蝶牵着蜜蜜的手,说道:“既然妹妹有想法,那就去做吧,遇到一个合适的人不容易,姐姐只希望你能够永远幸福快乐。”

    蜜蜜一笑,“姐姐,那我去追秦公子他们,有时间,我会回来看你的。”

    说着一个晃身,变成一只蜜蜂,向着秦观离开的方向飞去。

    见秦观的马车走远,杨品回来说道,“粉蝶,我们回去吧,”看到只有粉蝶一个人,问道:“蜜蜜呢。”

    粉蝶看着远方的路,说道:“蜜蜜走了。”

    “哦,这丫头,怎么也不说声就走了,粉蝶,那我们回去吧。”说着牵着粉蝶的手上车。

    粉蝶看着杨品,一脸甜蜜。

    马车前行,忽的窗帘一抖,一只小蜜蜂飞了进来,刷的一下变成人形,车内三人就是一愣,紫苏看着一脸甜腻笑容的蜜蜜问道:“蜜蜜,你怎么追来了。”

    蜜蜜眨了眨大眼睛,有些腼腆的说道:“我想,跟着秦公子。”说完大眼睛看向秦观。

    秦观笑了,“跟着我做什么。”

    “我觉得公子厉害,粉蝶姐姐现在有了姐夫,我一个人在外面孤苦伶仃的,如果遇到坏人,人家害怕,不如跟在公子身边安全,公子,您能收留蜜蜜吗。”蜜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秦观。

    “跟着我,那你会做什么啊。”秦观含笑问道。

    “啊,会做什么,哦,紫苏和燕儿姐姐会做的,我都会。”蜜蜜赶紧说道。

    紫苏看着蜜蜜道:“我会给公子洗衣做饭、铺床叠被、红袖添香、按摩捶腿、白天说话解闷、晚上侍寝暖被,这些你都会吗。”

    蜜蜜一听傻眼了,这些,她都不会啊。

    “我,我可以给公子酿蜜,我酿出来的蜂蜜含有灵气,普通人吃了可以延年益寿延缓衰老,而且还会让皮肤变得非常好,女人用了能保持青春。”

    “我酿制的蜂王浆,灵气浓郁,可以增加修为的,而且什么阶段都能服用。”

    不管是人还是妖,只要是女人,都对保持青春有着刻骨的追求,一听之下两女立刻说道:“蜜蜜妹妹,赶快送给姐姐一些蜂蜜。”

    秦观心里好笑,你们这是让人家送吗,这是明要好不好,矜持呢,你们的矜持呢。

    蜜蜜嘟嘟嘴,大眼睛偷偷看秦观,小声说道:“公子还没答应呢。”

    两女也都看向秦观。

    谁说这个丫头傻来着,这拉帮手的本事就用的熟溜。

    “好啦好啦,留下吧。”秦观道。

    “嘢~”

    三女齐声欢呼。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下车里更热闹了,叽叽喳喳讨论怎么保养、怎么化妆打扮。

    车行五天之后进入济州境内,坐了半天车,有些累了,刚好前面路边有一处茶摊,秦观叫马车停下,准备歇歇脚喝杯茶水。

    这是一对老夫妇,年约五旬,看上去就是老实的庄稼人,看着一个书生带着三女下车,就知道这是有钱的公子哥带着侍女出游呢,赶紧上前招呼。

    “公子和几位姑娘请坐,想喝些什么茶水,不过我这里都是粗茶,就怕公子喝不惯。”老汉说道。

    这时燕儿说道:“老丈,我们自己带着茶具和茶叶,只用你的开水,到时候少不了你的茶钱。”

    老汉忙不迭的点头,“好的好的,老汉这就去提水来,保证热热的。”

    燕儿侍弄茶壶茶具,蜜蜜拿出果脯,紫苏接过老汉提过来的开水,试过之后开始冲茶,秦观就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看着四周的风景。

    老汉心里感叹,不知道又是哪家豪门大族的公子哥儿,看这做派就知道家世不凡,老汉就站在一旁,小心的伺候着。

    “老丈,这天气还真是热啊,往年我没觉得咱们济州有这么热的天啊,我看田里的庄稼都缺水了。”秦观和老汉闲聊道。

    老汉道:“是啊,谁说不是呢,今年出奇的热,而且入夏以来一直大汉,没有下过一滴雨,田里的庄稼只靠提水浇灌,怕是都快渴死了,唉,今天怕是一个荒年啊。”

    秦观看看四周,发现不止田里的庄稼稀疏萎靡,就连周围的草叶也都有些打卷,看来旱情真的很严重。

    “怕是要闹旱灾啊,不知道县里可有救灾的办法。”秦观问道。

    老汉苦着脸道:“哪有什么救灾的办法,到是听说县老爷带着乡里的士绅在求雨,不过没管用。”

    “我听说不止咱们淄川县,就连周围的邹平、济阳、禹城几县也都是大旱,最严重的还要数广陵县,听说河里的水都快干了。

    秦观听了心里就是一惊。

    广陵县,那不就是自己家吗。

    喝过茶水之后,秦观等人再次上了马车,秦观发现越往家的方向走,越是干旱的厉害,原本水量充沛的那些河,有的已经露出了河床,只有极少的水流。

    就是如此,秦观还看到很多农民在一担水一担水的,从河里挑出水,用瓢一点点的浇灌那些庄稼,可那些庄稼却好似被烈火灼烤过,生的很是矮小,病怏怏的,一副马上就要死去的样子。

    如果这样下去,今年的灾年无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