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68章:千里大旱,县令祈雨

    马车进了广陵城,离家一年多,秦观也有些近乡情怯的感觉,在县城一打听,原来自己老爹在广陵城起了一栋宅子,全家已经搬到城里了。

    穿过大街来到秦家新宅院前,秦观看着门上高挂秦府的牌匾,知道到家了。

    秦观刚刚下车,门房就看到了他,眨了眨眼睛,确认无误后,脸上露出狂喜,感觉上前行礼:“大少爷,您终于回来了。”

    秦观点点头,笑着说道,“嗯,回来了,罗青,还是你看门啊。”

    罗青笑着说道:“少爷,看门挺好的,俺就喜欢看门,啊,我这就去通知老爷太太。”说完也不管秦观,跑着进了宅院,一路跑还一路喊,“大少爷回来了,大少爷回来了。”

    秦观摇摇头,这个罗青,性子一点没变。

    三女下车,看看新宅院,蜜蜜说道:“公子的家也很大啊。”

    四人刚进院子,秦家人就都出来了,老爹秦大寿看到儿子,一脸笑意,说道:“我儿终于回来了。”

    秦观行礼,“儿子出去游学日久,让父亲母亲担心了。”

    秦母上前拉住儿子的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之前你一直没有书信,我们很是担心,后来接到你的书信,我们才放下一些心。”

    紫苏和燕儿上前见过老爷太太,秦观又给父母介绍蜜蜜,蜜蜜也懂事的上前见礼,一家人才终于回了正堂。

    聊着家里的事情,老爹絮絮叨叨的说怎么建这栋大宅子的,家里还在城里买了几间商铺,乡里又买了200亩地,等等等等,都讲给秦观听,秦观也不觉得烦,就安静的听着。

    最后又说到县里干旱,秦老爹感叹道:“不知道为何,今年热得邪行,日头足的出不去屋,唉,咱们家那些田里的庄稼,也都要旱死了,我正在想着,今年佃租要不要给他们减免了呢。”

    秦观道:“免了吧,咱家不差那点钱,如果哪家有困难,咱们还要帮衬着过了这个灾年,落一个好名声,比多几石粮食强得多。”

    “哎,听你的。”秦大寿说道。

    对自己这个儿子,他现在是言听计从,儿子比自己强的多,以后这秦家总是要交给他掌管的。

    第二日,秦观就带着两个弟弟,一众家仆来到乡里,日头很足,晒得地上都有些发烫,田地都出现了一块块的龟裂,别说是庄稼,就连荒草都晒得要蔫死了。

    微风吹起,刮起漫天灰尘。

    听到主家来了,佃户们纷纷过来,见到是秦观,众人赶紧行礼,这可是举人老爷,而且还是举人第一的解元,他们自然不敢怠慢。

    这些佃户皮肤黝黑粗糙,一个个脸露苦色,秦观说道:“我知道今年旱灾,田里绝收,所以过来告诉大家,今年我秦家的佃租全免。”

    听到秦观的话,很多人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可接下来秦观的话,却让很多人脸上露出狂喜。

    秦观道:“虽然免了佃租,怕是很多人家还是过不下去,所以我秦家准备给佃户借粮,只要家里有困难的,可以到秦家粮仓去借,免利息,等明年有了收成再还上就是了。”

    听了秦观的话,一个佃户老农忍不住就给秦观跪下了,其他人也跟着跪下,呼啦啦就跪倒一片。

    老农大声道:“大少爷,俺们谢谢秦家的恩德,可以让俺们活下去,俺们只借口粮,只要明年有了收成,保准第一时间还上,绝不拖欠。”

    秦观赶紧去拉老农,“快起来,快起来,我们是鱼水关系,你们有难秦家怎能见死不救,好了,带我去看看田里的情况,看看还能否自救,能收一点是一点吗。”

    众人起来,簇拥着秦观来到田里,其实秦家的田不错,旁边就有一条小河流过,可是现在已经完全干涸,连河床的淤泥都干裂了。

    “水井还有水吗。”秦观问道。

    众人又来到水井旁,打上一桶水,哪还是以前的清水,完全就是一桶泥浆,看来这水井也要干涸了。

    面对天灾秦观也没有办法,刚回到秦家,就接到管家汇报,知县派人所来帖子,知县准备在两天后再次祈雨,知道秦观回来了,邀请他一同去参加祈雨,同去的还有县里的乡老士绅,不下百人。

    两日后,秦观穿戴整齐来到城外,在城外某处宽阔的地方,县里设置了一处祈雨祭坛,秦观到时,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乡老士绅,更有无数百姓在周边围观。

    祭坛两边,一边是僧人一边是道士,秦观心说,这位狄县令看来是把能用的招数都使上了。

    求雨开始,狄县令带着众人三跪九叩,广陵城外黑压压跪了一片,随后念祈雨祷文,这狄知县也是进士出身,一篇祈雨文写的言辞恳切,秦观觉得如果自己是龙王,冲着这篇文章,怎么也得施舍一两滴雨下来。

    可是从上午一直跪到中午,天上的太阳依旧好似流火,却不见一丝凉风吹来,已经有好多上岁数的人顶不住了,不时有人晕倒被抬走。

    “龙王爷啊,就可怜可怜我们吧,如果再不下雨,我们广陵百姓怕是就要渴死饿死,无家可归了。”狄县令放声悲呼起来。

    顿时引得下面的民众哭号起来,为自己悲惨的明天哭泣,哭声越来越大,声震四野。

    秦观被哭声震惊,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在现代,就算遇到这样的旱灾,最起码还有政府救济,总不会饿死人,可是在古代,这可是天大的事情,是真的会死人的,家破人亡就在眼前。

    也难怪遇到大灾,就连高高在上自认天之子的皇帝,都要给龙王跪下,恭恭敬敬的求雨呢。

    天灾,非人力所能及也。

    忽然,一道狂放刮过,一道人影从远处飞来,百姓惊讶纷纷看去,这道人影直接落到祭坛之上,却是一个手拿拂尘穿着一身道袍的道士,一把花白的胡子落到胸前。

    这老道士看看台下众人,朗声说道:“贫道天道宗元彤,诸位,此间有旱魃为祸,你们在这里跪拜龙王是没用的,贫道来此,就是为了解百姓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