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70章:耍帅老道差点被人拍死

    其后几天,秦观修炼的更加秦观,很快将第七层的修为巩固下来。

    这几日吃饭时,秦大寿就不停念叨。

    “那老道除魔的东西准备好了,说是明日出发。”

    “那老道带着五十名衙役出发,去寻找那旱魃了。”

    “我听人说,好像在牛家庄有所发现,说是牛家的一座祖坟里,那老道要扒坟,可是牛家不干,你也知道,牛家以前是出过进士的,怕坏了家族风水。”

    通过老爹的念叨,到是让秦观知道了这件事情的最新进展。

    这日吃午饭时,秦大寿脸色有些不好看,秦观发现后问道,“父亲,怎么了。”

    “哎,那老道士回来了,不过是被抬回来的,这次去的衙役都死了十几个人,那妖怪太厉害,把老道打的重伤,还惊动了那旱魃,这下广陵有难了,观儿啊,咱们要不要去其他地方躲一躲啊。”秦大寿道。

    秦观一惊,问道:“怎么会这样,那老道长呢?”

    “还没死,不过奄奄一息的,怕是撑不过今天了,不过那老道也是个做事情的人,嘴里还念叨说,让咱们赶紧请高人,要不然那旱魃就要出来,到时候尸行天下,广陵必将生灵涂炭。”秦大寿忧心忡忡的说道。

    秦观眉头一紧,他知道,这件事情他不能不管了,因为这已经牵扯到了自己家人的安危。

    吃过午饭,秦观就来到县衙,此时那天道宗老道士,就被停在这里,等死。

    秦观看到他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

    老道浑身漆黑,好像被放到炉子里烤过,整个人都成糊了,面目全非,原本那把漂亮的胡子,已经不见了踪迹,身上道袍破烂的成了乞丐装。

    躺在床板上,出气多近气少,好像马上要断气的样子。

    知县,主簿,县尉,有头有脸的乡老士绅也都在,一个个愁眉苦脸的,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

    秦观看了看老道,伸手把住他的脉搏,众人一愣,不知道秦观要做什么,狄知县问道:“少游,你会看病吗?”

    秦观摇摇头没说话,继续把脉,不多时放下手,将老道扶起来,有人刚想阻止,看看秦观又闭了嘴,秦观将老道扶正,摆成盘膝打坐的姿势,从怀里掏出一枚丹药,塞入他的嘴里,在后背一拍,那颗丹药就滑入了道士咽喉。

    “咕噜噜~”

    老道士独自一阵轰鸣,

    “噗~”

    竟然放了一个大屁,众人闻到一股恶臭,被熏得掩鼻跑出了屋,秦观一挥手,就将那股臭味直接丢出去,顿时院中的人又闻到了那股恶臭,众人再躲。

    秦观看着悠悠醒来的老道,说道:“老仙师,可曾好些了。”

    那老道看看秦观,用微弱的声音说道:“多谢道友搭救,之前也曾见过道友,却没有发现竟然是同道中人。”

    “既然道长好了,那也不枉我花费一颗灵丹。”秦观道。

    那老道却是叹了一口气,说道:“虽然道友这颗灵丹让我肌体恢复,可是我中了那旱魃的尸火之毒,却是没有解,我没有方法自救,最多拖不过三五日的。”

    秦观笑了,这老道到是奸猾,还想让自己帮他解了尸火毒。

    秦观道:“你且和我说说那妖怪的事情。”

    老道吸了一口气,艰难说道:“前日我们到了牛家镇,我发现那里的阴煞之气最重,最后确定那牛家祖坟就是旱魃藏匿之地,原本那处宅地也算一块好地,可是却不知道怎的,最后竟然变成了绝地。”

    “一开始牛家不同意,最后还是县令下令,那牛家才愿意启坟,昨日正午时分,我本想着借助阳气最重的时候压制阴气,可在开馆的一刹那,棺内妖物忽然爆出伤人,连杀十几名衙役,最后我就与他斗了起来。”

    “可没想到,那妖物经过千年时光,已经达到玄尸境界,也就是成了俗称的飞僵旱魃,不惧阳光,浑身坚若混铁,我带去的法器根本不能伤他,好在我有一首符篆的手段,差一点就将他降服,可是那旱魃却喷出一口尸火,我一个不慎被他灼伤,差点殒命。”

    “好在他不惧阳光却不喜阳光,周围没了人,就又自己回了坟墓之中,想来现在还在那处古坟之中呢。”

    元彤说完,看向秦观道:“道兄,此妖不能留啊,如果在给他些时日,让他练到天尸境界,到那个时候,没有金丹大能不能灭他,必为一方大患啊。”

    “你还有能控制那妖尸的符咒吗?”秦观问道。

    “还有一些,不过,只能短暂压制,却是控制不住。”元彤道。

    “短暂压制就好,都给我吧。”

    元彤瞪大眼,那些灵符可都是自己好不容易炼制的,这位伸手就要,不过人家救了自己,给他也是应该的。

    在我的法兜里面。

    秦观也不客气,拿起元彤的兜子,从里面抓出一把符篆,元彤心疼的脸上直抽抽,秦观又问他怎么用,老道一一说明,秦观算是掌握了这些符。

    秦观又拿出一枚解毒丹,喂入道元彤嘴里,又用一只碗倒了一些水葫芦里的清水,喂给元彤喝下。

    喝下这碗水,元彤只觉如饮妙泉灵液,原本好像被烤干的身体,得到了极大的滋润,整个人也好像恢复了精气神,不似刚刚濒死的状态。

    元彤知道自己死不了了,心中大喜,“多谢道兄,还没请教道兄名讳,是何门派。”

    “蜀山剑宗,秦观。”

    秦观说完,直接出了屋。

    元彤愣愣的看着秦观的背影,嘴里喃喃道,“没想到,竟然是蜀山剑宗的弟子,大派弟子就是有钱,难怪能拿出两颗极品丹药救治自己的伤势呢。”

    等秦观离开后,知县觉得那股味道没了,才带着人进来,却发现那老道长精神的很,不像之前要死的样子,众人又惊又喜,知县问道:“道长,你好了。”

    老道摇摇头,“只是死不了了而已,想要恢复还需要些时日。”

    “哎呀,那旱魃怎么办,你不是说,如果不及时灭了那妖邪,会为害世间吗。”

    老道说:“已经不用老道了,自有高人去收拾那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