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86章:黑蛇

    秦观拍拍徐青兰的后背,在她耳边轻声道:“观观哥会解决的,你只要睡一觉,明天醒来一切就都好了,依旧是个艳阳天。”

    秦观的手掌在她后背轻轻**,徐清兰闭上了眼睛,在秦观怀里昏睡过去,抱起已经昏睡的徐青兰将她放到床上,脱去衣服盖上薄毯。

    秦观起身来到客厅,脸上一扫刚刚的温柔,变得冰冷起来,一伸手,手里多了一个黝黑色的小葫芦,葫芦口冒出一阵黑烟,犹如一条蟒蛇般在空中扭动了几下,然后黑烟一闪,化作一个披着黑斗篷,年约三旬一脸阴冷的男子模样。

    男子抬起头,露出一对竖瞳,对着秦观弯腰行礼,喉咙里发出一股冰冷至极,犹如金属摩擦般的声音:“主人,您召唤黑蛇有什么吩咐。”

    他叫黑蛇,这个名字是秦观给他起的,是之前诛杀的那条快要渡金丹劫的蟒神老祖魂魄所化。

    神魂葫芦有收魂、养魂、御魂、炼魂的功能,秦观因为好奇,没有选择将他炼化成灵气,而是对他施展了御魂之术,将蟒神老祖的魂魄收服成自己的魂兽。

    祭炼成魂兽后,秦观试了试他的实力,稍微有些失望,别看之前蟒神老祖实力强横,可成为魂兽后战力也就练气七八层的样子。

    唯一的特点就是不惧物理攻击,可以无形无相,甚至发动灵魂攻击和附身攻击,但是对一些拥有破魂破煞手段的修士,战斗力又会大打折扣,总之有些鸡肋。

    但毕竟是自己第一只魂兽,秦观就留了下来。

    后来吸收的那只蜘蛛精的魂魄,就是喂养了这家伙,秦观发现,黑蛇吸收其他灵魂之力会增强实力,这也是魂兽晋升的道路之一。

    之后一直用不到他,就一直在神魂葫芦里养着。

    秦观拿出一张名片递给黑蛇,“这上面有他们的气息,找到他们,我会告诉你如何做。”这张名片就是那伙黑人走的时候塞到律师手中的那张名片,被秦观要过来了。

    律师还以为秦观是在考虑赔钱,万万想不到是用来追踪信息的。

    魂兽有自我意识,除了自己战斗,另有一个重要功能,就是可以与主人心意相通,魂兽看到听到感觉到的东西,就相当于秦观也看到听到感觉到,还可以直接下令让他如何行事,虽然有距离限制,不过几千里还是没问题的。

    魂兽对主人的命令言听计从,不敢有丝毫违抗,因为秦观的一个念头,不管他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直接灭杀,因为他的本灵在神魂葫芦里。

    黑蛇接过名片直接放到嘴里,咀嚼了几下直接咽了下去。

    随后直接一闪,从墙壁穿了出去,一道黑影穿过西北大学校园来到密西根湖边,没有丝毫停留,在水面上急速掠过,留下一道淡淡的波痕,往对岸的芝加哥城飞去。

    一艘在密西根湖夜钓的游船上,两个家伙正守着鱼竿闲聊,忽然只觉远处湖上掠过一道黑影,两人都是一愣。

    “皮特,你看到了吗。”

    “是的,我看到了。”

    “那是什么?”

    “我猜,可能是一只鸟吧。”

    “这里可没有那么大的鸟,我看他的样子,比人还要大。”

    “难道是,密歇根湖怪兽!”

    “你个傻瓜,怪兽是在水里,我猜应该是一架滑翔机。”

    “”

    黑蛇飞到湖对面的芝加哥市,落在一栋三百米高的大楼楼顶,站在塔尖上,竖瞳在这繁华的都市扫了一圈,伸出舌头在空气中舔了舔,认准一个方向,斗篷一展化作一蓬黑烟向着那边飞去,很快来到一片灯光相对稀少的区域。

    这里是黑人聚居区。

    都说m国白天是警察的天下,晚上是黑人的天下,其实不尽然,应该说,富人区白天是警察的天下,黑人街区,白天晚上都是黑人的天下。

    这里根本没有警察来巡逻,因为政府会觉得那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而这些黑人没有纳税。

    这里肮脏混乱,充斥着各种犯罪。

    就算警察来到这里,也会非常小心,除非真正的大案不得已才会过来,绝不单独行动,几辆车一组才敢进入,而且还会战战兢兢。

    像电视上演的那样,随便一个警察跑到黑人街区来,抓住一个黑人抵在墙上就问话的场景,在现实世界绝不会发生,因为不知道会在哪个窗口就会射出几发子弹,m国枪支太泛滥了,随随便便就能弄到枪。

    黑影在一栋四层楼前停下,身子缓缓下落,在与三楼一间亮着灯的窗口平齐后,身子停在半空。

    这个房间内聚集着十几个人。

    那个威胁秦观的黑人光头老大,在酒吧里摸丽达屁股的嘴环大汉,袭击秦观的那三个黑人,还有其他一些家伙都在这里,他们喝着啤酒抽着大嘛,嘴里还在不停唠叨。

    嘴环黑大个躺在床上,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法克,那些警察真是混蛋,我他妈的都快被打死了,他们却说我没问题,把我丢出医院,我自己可住不起医院,那个混蛋东方人,他妈的真是厉害,我感觉当时我是被一列火车撞了,现在浑身都在疼。”

    他旁边躺着被秦观弄脱臼的那三个家伙,其中一个说道,“你知道我们有多疼吗,我当时觉得这就是人间最残酷的刑罚,那个家伙只是在我身上一拉一拽,我的手脚关节就都掉了,到了医院,那些混蛋医生用机器给我往回送,我他妈疼得都哭了,那些医生理也不理,他们当我是猪一样对待。”

    “你只是哭了,我他妈的都尿了。”旁边一个家伙说道。

    光头老大放下酒瓶,喷出一口烟,说道:“你们几个混蛋别抱怨了,你们带枪过去,为了保释你们,花了我4000美金,这笔钱你们以后要还的。”

    “哦,老大,我们可没钱,对了,我们可以找那个中国人要。”嘴环说道。

    “还用你说,我早就想到了,他刚刚出警局我就拦住了他,他们中国人都有钱,我和他要200万赔偿金,要不然有他好瞧的。”光头老大得意洋洋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