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396章:真的忽悠成了!

    孩子多了也是麻烦,秦观打定主意,如果以后他有了孩子,就培养他们去外面发展。

    等着吃老爹的多没意思。

    给他们一定的支持,然后撒出去,自己去拼去抢,世界那么大,有本事就建立自己的国家,这样的人生才有意思。

    嗯,可以考虑立一条这样的家规。

    船队抵达码头,码头上已经聚集了无数前来迎接的官员,秦观刚刚下船,李朝恩就走出来,行了一礼说道:“燕王殿下,陛下叫老奴迎接您入宫。”

    “有劳大监了。”秦观道。

    没有停留,一路到了皇宫,在后花园见到了皇帝陛下,皇帝见到秦观一脸笑意,并不如见到其他外臣般,还要摆什么皇帝的架子,两人在凉亭坐下,皇帝直接开口。

    “你送给朕的丹药真的是仙丹妙药,朕吃了之后,先是排出大量污垢,之后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起来,一扫之前的困顿疲乏,身上有一种轻盈欲飞的感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壮年,从没有这样好过。”

    “而且现在朕观想你告诉我的修炼方法,发现愈发清楚了,只要我想见,只要集中精神就能出现在仙路上,看到仙路的美妙景致。”

    秦观含笑静静听着,心中却是翻腾。

    难道皇帝被自己忽悠成幻象症患者了,以前是间歇性的,现在已经成为重症患者。

    他仔细看向皇帝,准备用灵力给他探查一番,可是当秦观的灵力接触到皇帝之后,秦观就惊呆了。

    怎么可能!

    这怎么可能呢!!!

    秦观在皇帝身上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这位皇帝陛下,竟然已经进入炼灵阶段了。

    这真的是颠覆了秦观的思维。

    秦观在蜀山藏书阁看过很多书,知道世间修炼之法众多,修士吸取天地灵气,鬼修摄魂,妖族采集月华,和尚炼神等等,不一而足,各家有各家的法门。

    而眼前的皇帝,竟然已经进入到修神法门的炼灵期了,纯精神法门,类似和尚的修炼,但又有所不同,如果做一个比较,皇帝现在的状况,大概和练气一二层差不多,算是踏入修仙之门了。

    难道,自己一通乱忽悠,真的将皇帝引领到一条修炼道路上去了!

    秦观也感到万分诧异。

    “恭喜陛下,陛下仙路之基已经稳固,只要朝着这个方向走下去,延年益寿只是小事,以后羽化登仙也不是奢望。”秦观恭喜道。

    皇帝听后哈哈大笑。

    “朕还要多谢你领我入门呢,对了,你现在修炼的如何了。”皇帝问道。

    “精进不少。”

    “那能否给朕掩饰一下。”皇帝的修行没有神通,所以他就特别好奇秦观的神通本领。

    秦观想了想,“既然陛下想看,那臣就给陛下演示一下,嗯,就演示御剑之术吧。”

    “御剑术?”皇帝和李朝恩都不解的问道。

    秦观拱拱手,“陛下,赎臣鲁莽了”。说完手腕一番,手里多了一把高级法器飞剑,这种杂耍,他可不想用雷绝剑,手中这把飞剑只是平时用来装门面的一把剑而已。

    对秦观凭空摄物这手法门,皇帝和李朝恩也都不惊讶了。

    秦观并指如剑,飞剑刷的一下飞到半空,在空中留下一抹惊虹,看的皇帝和李朝恩都是目眩神驰,飞剑急速掠过,对着远处一处假山射去,嗖的一下,没有遇到任何阻碍,飞剑穿透而过,在假山上留下一个洞。

    “哦~”

    皇帝和李朝恩发出一声低呼,惊讶于飞剑的锋利。

    飞剑嗖的一下又飞回来,在空中划了一个圈猛地向着假山砍去,只见银光一闪,刷的一下,再看那座假山,出现一个斜面,上半部分的假山慢慢向着旁边划去。

    “轰隆!”

    假山滚落在地发出巨响。

    再看假山的一面,却是被飞剑砍出一个光滑的镜面。

    飞剑刷的一下,飞回秦观身旁归于剑鞘,而皇帝和李朝恩,却是瞪大眼睛,震惊于飞剑的威力。

    “保护陛下!”

    “保护陛下!”

    哗啦啦,一队盔明甲亮、手执利刃的禁军跑了进来,李朝恩一看,立刻吼道:“乱什么乱,陛下无事,都退回去。”

    禁军首领一看皇帝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又看了看坍塌的假山,有些不知所措,这时皇帝发话道:“这里无事,你们退下吧。”

    禁军首领这才带着人退出御花园。

    皇帝上前,伸手摸着被飞剑切削的石面,啧啧称奇:“好大的威力,竟然连如此厚重的山石也能一斩而过,莫非,这就是御剑之术。”

    “我记得《史记》、《越绝书》、《列子》、《吴越春秋》等书上,都有关于剑仙的记载,御剑而行,千里之外取人首级,莫非那些传说都是真的不成。”

    皇帝对这些神通又起了兴趣,看向秦观问道:“朕什么时候才能有些神通呢。”

    “陛下,您修的是升仙大道,日后成就奇高,臣修的是厮杀手法,现在看着耀眼,可层次却低了许多,陛下不要自误,在这些微末技巧上浪费时间。”秦观道。

    皇帝恍然,“对对,确是此理,朕没有神通没关系,朕有燕王保护,还有什么怕的。”

    “对了,朕这次叫你来,就是想问问你关于太子的人选,你可有什么看法。”皇帝话风一转提到了选太子问题上。

    中国古代社会的承袭制度是嫡长子继承制,“立嫡立长”,这是最正统的,也最被世人所接受。

    其次还有“立子以贤”制度,谁有治理国家的能力,能保证国运不衰;国内大臣支持哪一个,这样能保证新君和大臣能和睦相处,不生内乱;所立太子会不会心术不正,会不会权力大了就弑父即位等等。

    从这一点来说,凡是皇帝之子都有承袭皇位的可能,这样的事情在历史上也不少。

    最后还有一条,就是皇帝立自己喜爱的皇子做皇帝,这个很少,但是有成功的案例,比如汉景帝立十子刘彻为太子,后为汉武帝,汉武帝立最小的儿子刘弗陵为太子,是为汉昭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