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400章:功德点暴涨

    突如其来的敌人,吓了交趾人一跳。

    敌人侧面冲锋,也让交趾人有些手忙脚乱,立刻组织力量反击。

    “派出大象阵,去堵住他们的骑兵。”

    太尉李常杰见有援军过来,立刻下令道。

    虽然对方忽然出现让他很是吃惊,可是看对方人数,应该不会超过一万人,骑兵也不过一两千人而已,其余全都是步卒,这让李常杰放松不少。

    可是双方刚一接触,就让交趾人吃了大亏,秦观护卫手中的冲锋枪,对着大象就是一阵猛射,大象只是皮厚,又不是不死,被打中后疼痛慌乱,让整个象阵都乱了。

    骑兵队没有粘着敌人,绕过象阵,只想向着主阵杀去,“哒哒哒,哒哒哒,”如狂风扫落叶般,将前面负责防守的士兵杀了一大片,然后回马往回跑,回到秦观身边。

    薛凡赶到,对着自己的兵马命令道:“列阵,准备战斗。”

    护卫队的这一轮攻击,让交趾人胆战心惊,秦观大手一挥,身后竖起两面大旗,一个上面绣着一个滚金边的“秦”字,另一个上面是“燕王”两个字。

    大旗随风招展旗风猎猎。

    交趾国的辅国太尉李常杰看到旗帜就是一惊,“难道,难道真是他来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不是应该在北地燕京城吗。”

    这一刻,李常杰的心是颤抖的。

    而邕州城上的苏缄看到这两面大旗的时候,先是瞪大眼睛,随即脸上露出狂喜,对着周围的士兵大声喊道:“你们看,朝廷的援军来了,援军来了,是燕王,战神燕王亲自来了。”

    城头声的邕州城百姓顿时欢呼起来,援军来了,他们有救了。

    李常杰脸色阴晴不定,这一刻,他被秦观的威名震住,有些不知所措,这时旁边一位属下说道:“太尉大人,赵军远来疲乏,又无地利优势,刚刚只是虚张声势,我们现在应该派出大军与之一战,如果等到他们进城,那邕州城我们就永远也攻不破了。”

    李常杰一听,确实是这个道理,他刚刚是被秦观的威名给吓住了,现在想想,其实自己一方却是站着极大优势的。

    自己有战兵四五万人,对方不过一万,自己有象兵两千,对方不过骑兵一千,自己以逸待劳,对方疲惫出战,不管哪一方面,都是自己占优。

    “哼,秦观又如何,战神,只不过是赵国人自己吹出来的,来人啊,通知左右两军停止攻城,对赵军展开围剿。”李常杰下令道。

    “冲啊,杀死赵国人。”

    交趾人提着刀枪,漫山遍野冲着荆州兵战阵杀来。

    秦观打了一个手势,熊二会意,立刻命令重机枪手架设机枪,等到交趾人跑到近前,熊二大吼一声,“给老子打。”

    “哒哒哒,哒哒哒”

    机枪开火,跑在最前面的交趾士兵顿时被打的人仰马翻,就是这么不讲理,交趾人哪里见过这种杀人利器,一下子就被打懵了,看到身边的人惨死,很多人吓得调头就跑。

    只是短短的一轮,交趾人就败了,留下几千具尸体。

    “冲锋。”

    薛凡一声令下,荆州兵开始追击。

    一场大战在山谷上演,不多时,护卫队配合荆州兵,就屠戮了交趾人万余人。

    交趾人吓坏了,李常杰也吓坏了,他没有想到赵军战斗力会这么变态,自己的军队在他们面前就好像小孩子一样,不堪一击。

    “撤退,撤退。”

    李常杰信心尽失,立刻带着几万交趾兵退后三十里进入山林。

    薛凡过来问道:“大帅,是否要追击。”

    秦观摇摇头,“交趾人熟悉地形,又熟悉山林战,退入山林对我们作战不利,我们先进城,然后在做打算。”

    邕州城门大开,一众军民出来,看到骑在马上的秦观,很多人直接跪下来,

    “燕王殿下!”

    “战神!”

    “感谢燕王救我邕州百姓。”

    邕州百姓感谢秦观,就在这时,一条系统信息传来,“宿主增加功德值4824点。”

    秦观心中暗喜,他之所以来南越这边,除了躲避朝堂纷争,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查看一下是否能挣到功德值,现在看来,自己的猜想没错。

    原先他的功德值是93555点,现在已经变成了98379,正在努力向着10万大关挺进。

    一脸污脏的苏缄上前,给秦观躬身行礼,“邕州知州苏缄,见过燕王殿下,谢殿下救我邕州几万百姓。”

    秦观道:“好了,不必拘礼,兵围刚解,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你们随我去府衙,研究一下下步的对策。”

    “是,殿下。”薛凡和苏缄齐齐应是。

    邕州本是西南最重要的大城,经济往来发达,人口有三四万人,可以说,是赵国在西南方向最重要的城市,如果邕州丢了,大赵国将丢失很大一批土地和资源。

    苏缄带着秦观进入府衙,脸色沉重的说道:“钦州、廉州被破,交趾人杀我百姓几万人,就连妇乳僧道都不放过,可谓丧心病狂,现在那里还被交趾人占领着,请殿下一定要给我大赵百姓报仇啊。”

    说着,苏缄对着秦观深深一揖,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哽咽起来。

    一个四十多岁的官员,如果不是难受至极,怎么可能当着秦观的面痛哭呢。

    钦州、廉州的事情,确实太惨了。

    秦观也是脸色阴沉:“你放心,这次本王绝对让他们付出最沉痛的代价。”

    “殿下,眼前情况是如何处理城外的交趾人,虽然一场大战,让他们损兵折将,但是他们还保留了大部分实力,还有对我们发动进攻的力量。”这时薛凡道。

    “如果他们躲入山林,和我们纠缠不清,会让我们的进攻非常麻烦,钦州、廉州不知道何时能收回。”

    交趾人擅长丛林战游击战,这些他知道,他们最大的优势就是这些,这也是赵国一直对他们头痛的地方。

    可是这些在秦观看来,全都不是问题。

    夜,很沉静。

    山林之中,有零星火光,那是交趾人升起的篝火。

    一处山崖下,李常杰坐在火堆旁眉头紧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