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405章:满城尽带黄金甲

    自己离开三个月,却有一幕幕大戏在京城上演,让秦观想起了那部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

    如果是秦观,他肯定会告诉那些人,当今圣上,不老也不傻,有些人太心急了。

    最是无情帝王家。

    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宫廷悲喜剧。

    第二天一早,潭州知府紧急拜访秦观,刘知府送上京城来的密信,密信内容是皇帝要求秦观尽快赶回南京。

    “陛下是怎么知道我到了潭州的?”秦观好奇问道。

    刘知府道:“陛下知道燕王殿下在回京的路上,不过并不知道您现在的具体位置,所以就以飞鸽密信的方式,通知了西南数省各州府。”

    这是广撒网也要通知他啊,能看得出陛下有多急了。

    秦观原本还想着反正无事,可以一路游山玩水回去,也好领略一下古代版南方的风土人情,现在看来却是不可能了。

    带着一千护卫开始了急行军,秦观每到一处地方,都有地方州府将秦观的情况以飞鸽密报汇报京城。

    三天后,秦观的队伍进入南京城。

    秦观发现,守城的兵丁比往日多了好几倍,而且一个个神情严肃,没有一点懈怠。

    一队禁军已经在城门口等待,禁军将军拱手对着马上的秦观行礼,“燕王,陛下知道燕王进京,特命小的前来迎接,请您即刻入宫面圣。”

    在去皇宫的一路上,秦观发现往日雍容繁华,甚至带着几分脂粉味的金陵城,现在却透露着一种肃杀之气。

    马队很快进了皇城,就连秦观的一千护卫,也被允许进入皇城内,这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

    燕王回京,京城内无数人关注,也有很多人心中打鼓,杀神秦观回来了。

    秦观的凶名,是最能震慑宵小的利器,只要有他一人在,整个金陵,甚至整个大赵国就没人敢在他面前乱来。

    前几天发生的大事,很多人都知道,这些日子皇帝始终引而不发,就是等着燕王回京压镇,现在燕王回来了,该爆发的总是要爆发,看来京城要发生大事了。

    因为秦观的到来,整个金陵城的气氛更加紧张起来。

    衣服没换脸也没洗,秦观就这样风尘仆仆的来到皇帝面前,东阁殿内只有三人,皇帝、秦观和李朝恩,皇帝一脸怒色。

    “朕自问也算仁爱,对子女,对朝臣,从没有过分苛责,可是没想到一场储君之位选定,却闹得如此不堪。”

    “三皇子宋瀚,平日性子稍显优柔,不过平时还算乖巧文采不错,又是皇后所出,现在的嫡长子,又得文官一脉支持,我本来对他很是属意,可是万万没想到。”

    说道这里,皇帝伸出手,气得颤抖指着窗户骂道,“谁知道那个孽子,竟然喜欢男人。”

    “如果是好男风,朕也能容忍,以后劝劝就是了,可是没想到,竟然是他扮作女子,朕怎么能立一个被人捅的皇子做储君,以后他如果做了皇帝,还不被天下人耻笑。”

    秦观努力板着脸,不让自己笑出来。

    这个消息在情报里他已经看过了,不过现在听皇帝说出来,他还是有些忍不住。

    “二皇子宋齐,品行口碑都还可以,沈铮一方支持他,可是有人给朕汇报,这孽子好女色,而且专喜***女,有一次他看上人家俏丽妻子欲要霸占,遭到对方反对,这孽子竟然派人杀了那人丈夫,然后将女子抢回去。”

    “京城外,他有一套别院,就养着好几位这样来的人妻,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品行端良温文尔雅吗。”

    皇帝气得鼻子往外喷白烟。

    “你知道这些信息都是怎么来的吗。”皇帝转头问秦观,秦观摇摇头,但其实他是知道的,情报里写的很详细。

    皇帝指着书桌上的奏折,露出一脸冷笑:“哼,是御史台报上来的,可恨的是,那御史言官竟然是在朝会上,当场揭发的,让朕想瞒都瞒不下来,这等丑事,现在怕是已经传遍整个大赵国了。”

    “而这背后,却是我的好儿子五皇子宋赫在使力,勋贵一派想要支持他上位,就使出了这样的招数,让朕颜面尽失,可恼,真是可恼。”

    说起来确实丢人,现在的皇嫡长子是个兔子,喜欢被男人捅,皇长子***女,竟然干出杀人夺妻的恶事,这就表明皇家的教育非常糟糕,让皇帝感觉很丢人。

    “文官武勋自然不甘认输,开始搜罗证据相互攻讦,一条条曾经的劣迹被揪出来,越来越乱越来越脏。”

    “我没有想到,我的这些儿子们竟然有这么多门道,更可气的是,还有那么多官员参与,这还是朕的天下吗,朕忽然感觉朕真的有些昏庸无能。”

    “朝臣们不思如何治理地方,如何发展国家,却一个个钻营谋官,试图走捷径,帮着皇子上位已图今后能攀附飞升。”

    皇帝可能是说累了,坐回椅子,脸色冷淡的说道:“如果是以上这些,朕也能接受,可是朕真的没想到,竟然有人对朕起了杀心,呵呵呵呵。”

    这一刻,秦观突然感觉从皇帝身上散发出一股凛冽寒气。

    “八皇子宋哲,虽只有17岁却为人精明,也算文武双全,背后有部分世家大族和武勋世家支持,他母亲盈妃出自庞家,而宋哲的舅父庞燮,就是四大禁军统帅之一。”

    “那日晚间朕已经安歇,忽然宫殿外燃起大火,很快整间大殿都着起来,太监宫女想要带着朕逃出去,可是发现所有的房门都被人从外面锁住。”

    “大火很快将整座大殿点燃,服侍朕的太监宫女都烧死了,只有朕活了下来。”

    说道这里,皇帝看向秦观,眼中透出一丝感恩的神情,道:“要不是你给朕的那枚玉佩,真怕是就要葬身火海了。”

    “朕感觉一股柔和的力量将自己包裹起来,大火烧不到朕,掉下来的房梁砸到朕身上,也滑到一旁,最后大殿坍塌,朕才走出殿门,这时禁军也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