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412章:她才是秦观真正的心魔

    整个世界变得明亮起来,

    远处的楼房,脚下的柏油路,路旁粗大的梧桐树,这一切看着都是那么熟悉。

    秦观忽一转身,终于意识到,这不正是自己的大学校园吗,再看看自己身上,古代袍服也变成了一套现代休闲服。

    深深皱眉,看着这无比熟悉的环境。

    他心中非常明白,自己现在肯定不会是在现代位面,而是在心魔制造的幻象中。

    学生三三两两抱着书本从他身边走过,聊着感兴趣的话题,有女生看到他,会不自觉的多打量几眼,看看这个学院内比较有名的长相帅气的纨绔子弟。

    不时还有女生偷偷聊两句,然后打闹笑着跑开。

    “嗨!”

    忽然,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子蹦到秦观面前,对着秦观吓他,秦观的身子就是一僵,眼神有些呆滞,嘴里喊出两个字,“玉竹。”

    “干嘛在这里发呆?”

    女孩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秦观,又伸手在秦观额头试了试,“没有发烧啊。”

    再次看到那个曾经让他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人儿,秦观有种情绪失控的感觉,不自觉上前一把抱住眼前这个女孩,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

    “喂喂喂,你到底怎么了,好端端的哭什么,你是大男人啊,在这里哭,会被同学们笑话的。”

    “只是一天没见,就这么想我,想我想到哭出来,这可不像平时的秦观啊。”

    女孩抱着秦观说道。

    秦观根本不顾周围人异样的目光,抱着玉竹失声痛哭,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般,这一刻,秦观的心神彻底失守。

    女孩看到周围人看过来的目光,脸上露出一个尴尬笑容,“没事,没事,都不要看了,我们在练习表演呢。”说完拖着秦观就往校外跑。

    玉竹拉着秦观坐上出租车,一路来到秦观的住处,从他身上搜出钥匙打开房门,关上房门后,玉竹才看向秦观,一脸惊奇,很是不解的问道:“你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情绪失控,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没事儿,你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

    秦观此时情绪已经稍稍稳定,看着眼前的女孩,再次伸手紧紧抱住她,喃喃道:“玉竹,不要离开我。”

    “我没有要离开你啊,你到底怎么了。”玉竹用手轻拍秦观后背,不解问道,她觉得今天自己男朋友非常奇怪。

    “好了,你去洗把脸,我去给你倒杯水来。”

    秦观来到洗手间,准备洗一把脸,捧起水泼在自己脸上,再抬起头时,秦观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好像年轻了好几岁,不是容貌上,而是气质上的变化。

    比他平日的气质略显稚嫩。

    秦观就是一愣,忽的,他心中警觉,自己,这是在心魔幻境中,这不是真实的场景,那玉竹呢。

    回到客厅,看到自己家中的摆设,还是几年前玉竹没有离开前的样子,窗台上那盆文竹还长得郁郁葱葱,这是玉竹和他一起买回来的,养了大半年,后来玉竹死了,这盆文竹没过多久也枯萎了下去,最后慢慢变得干枯,上面细小的针毛簌簌簌的掉下来,让文竹的枝干变成一根根黄色的小枝条。

    最后还是妈妈觉的不好,才将盆子给搬走了。

    秦观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这一切,都是假象,都是心魔幻化出来的,自己只有勘破才能不被困在这里。

    “喝口水吧。”身后玉竹的声音响起。

    秦观转身,看到玉竹的那一刻,他刚刚升起砸碎这一切的心,忽然又万分不愿起来,最起码,这里有玉竹陪伴。

    自己有了好几个女人,可自己对初恋爱人玉竹,却始终念念不忘,他忘不掉两人曾经的美好,忘不掉她死的时候,自己抱着她痛苦的感觉,忘不掉之后的思念。

    玉竹的家在云南,玉姓是傣族四大姓氏之一,玉竹是地地道道的傣族姑娘,她是个孤儿,跟着奶奶长大,在她考上大学后奶奶也故去了。

    不过玉竹没有沉浸在悲伤中,反而是个坚强而乐观的女孩,身上永远充满着阳光的味道,秦观在学校看到她第一眼后,就喜欢上了这个女孩。

    秦观接过水喝了一口,眼睛依旧看着眼前这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女孩僵僵鼻子,冲着秦观做了一个鬼脸,“你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那么失控,在学校里抱着我哭,你丢大人了你知道吗,我告诉你,明天你肯定会上校园头条。”

    说完哈哈哈的笑起来。

    秦观什么也不说,就是静静的看着他。

    玉竹看秦观发呆,跳过来坐到秦观旁边,抱住他的手臂,让秦观的头枕在自己肩膀上,用手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像哄小孩子一样说道:“乖乖啦,不要不开心了,可以和我说说究竟是怎么了吗。”

    秦观抬起头,看向女孩,露出一个略带凄楚的笑容,“我,只是很想你,很想很想你。”

    “不想失去你,可是我又无能为力。”秦观说道。

    女孩眼珠一转说道:“不要不开心了,还记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计划吗,这个暑假我准备回家乡去看看,到时候你陪我去,我可以带你吃好吃的小吃,过我们的节日,住阿奶的竹楼。”

    “我在想,等我以后工作了,我要赚很多钱,然后给家乡那边盖一座希望小学,我小时候上学需要翻山越岭的,很辛苦,我不希望弟弟妹妹们也那么辛苦。”

    女孩自顾自的说着,可声音却越来越远。

    秦观忍着如针扎般心痛的感觉,看着女孩的身影渐渐模糊,最后消失不见,而他周围的一切,重新归于混沌。

    秦观睁开眼睛,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他以绝大的意志,让自己脱离心魔,他不愿意离开,他想永远陪伴在玉竹身边,可是这一切终究都是虚幻的,可这种舍弃心中执念的感觉,同样让他感觉无比痛苦。

    秦观从空间拿出一块足有半人高的极品玉石,放到桌上,眼睛盯着玉石,一直看了好久好久,就好像在发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