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418章:散修邪剑

    有了灵石,秦观第一件事就是在市场上转起来,购买残破法器,给雷绝剑升级。

    可结果让他有些失望。

    各家店铺、炼器坊、市场摊位区,秦观整个转下来,也只买到了7件极品残破法器,吸收之后,雷绝剑提升到了47.8%,不过紫霞坊市内,再也买不到极品残破法器了。

    至于完好的极品法器,一件就要三五万灵石,秦观这点灵石根本买不了两三件,也很不划算。

    看来有必要到其他坊市转转了。

    不过在走之前,秦观要去拜会一下紫霞仙子。

    出了坊市来到翠云峰下,秦观站在山门喊道:“秦观请求拜见紫霞仙子。”

    不多时,一个女子飞过来,看到秦观后微微行礼道:“岛主叫我带你过去。”

    来到鲜花谷,秦观再次看到紫霞仙子,一身霞衣,赤着脚站在一朵花上,依旧是那般恬静,依旧美的令人窒息。

    “秦观见过岛主。”

    紫霞仙子也看向秦观,可是脸上原本淡淡的微笑慢慢消失,认真打量秦观后说道:“你还是你,可是你的样子怎么变了。”

    秦观一惊,这才想起来,他这次过来,根本没有用变脸面具,现在是自己本来的样子。

    “仙子,这就是秦观本来面目,之前是化妆而成的。”秦观解释道。

    “没有至尊宝的样子好看。”紫霞仙子忽然说道。

    秦观一脸黑线。

    “没想到你短短几年,就修炼到了筑基境,也真是难得,这次你来见我有什么事情吗?”紫霞仙子问道。

    “秦观这次来见仙子有两件事情,一是有件生意想和您合作。”秦观说出这次来的目的。

    “说说看。”紫霞仙子淡淡说道。

    “我知道紫霞商会在其他坊市也有生意,我想能否借助紫霞商会的渠道,将电影院的生意扩展出去。”

    秦观现在很缺钱,以后会更缺钱,他上次回现代时空,专门买了一大批投影设备,就是准备将电影院推广到其他坊市。

    “五五分成。”

    紫霞仙子的铡刀很锋利,直接腰斩利润。

    “可以,不过秦观人单势孤,剩下的事情就要靠商会运作了。”秦观准备做甩手掌柜的,他不会让生意束缚自己,有紫霞商会运作,他坐等收钱就好了。

    “可以,回头我会让商会掌柜和你联络,还有什么事情?”紫霞仙子干脆说道。

    “另外一件事,是想向您请教关于某些灵物的信息,菩提果、地乳灵液、万载温玉、瑶光雪莲,不知道这几件奇珍异宝,岛主可曾听闻过。”秦观问道。

    紫霞仙子想了想,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秦观很是失望,告辞离开,紫霞仙子看着他的背影,幽幽叹了一口气,“你终究不是至尊宝。”说完转头看向远方,翠云峰的瀑布流下,水雾形成一道彩虹桥,紫霞仙子定定的看着彩虹桥,陷入到自己的思绪中。

    第二日,紫霞商会的掌柜找来,秦观将空间里的投影设备和发电机拿出来,秦观派老龟全权负责此事,剩下也就没他什么事情了。

    出了紫霞坊市,站在飞剑上,秦观有些茫然,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去哪里。

    最后秦观决定,去‘西弥国’看看。

    师傅莫成规调查那个黑暗组织,后来遇到夜叉族,就是在‘西弥国’坊市,既然要调查师傅的事情,秦观准备也从那里开始。

    驾驭飞剑,向着西方飞去。

    西弥国,西域诸国之一,秦观来到西弥国都城锡金城,带上变脸面具,头发扎起,换上一身帅气劲装,背上背着宝剑,一副剑侠打扮,完全换了一副样貌。

    这里充满异域风情,牵着骆驼的商人,操着秦观听不懂的话语,胡姬摇动小蛮腰,卖力招揽客人。

    这里并不是西弥国修仙坊市,只是普通人的城市,秦观虽然有紫霞仙子送给他的坊市地图,可他没有进入坊市的玉牌,就算到了坊市门口他也进不去。

    来到一处酒店,秦观登上二楼,坐在临街的位置,要了一桌酒菜,眼睛却看着楼下的行人。

    秦观希望能有所发现,如果在这里碰到修行人士,没准他们身上就有进入坊市的玉牌,秦观不介意借用一下。

    “丁玲!”

    酒楼门帘再次响起,秦观神情一动,向二楼楼梯口看去,发现走上了两个人,看打扮是一主一仆,主人是个一身华服年轻公子打扮,不过相貌却生的有些猥琐,尤其是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一看就不是性子沉稳之人。

    而那个仆人生的五大三粗,穿着短装,露出粗大的手臂,肌肉虬结,看上去很是壮实。

    让秦观在意的不是两人外貌,而是他从对方两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妖气。

    秦观仔细打量两人,最后确定,应该是妖族无疑。

    这两人坐在一桌,那猥琐公子扫视了一眼二楼的客人,最后目光落在秦观身上,也仔细打量了两眼,而此时秦观的视线已经看向别处。

    酒菜上桌,这年轻公子怡然自得的喝着酒,秦观不时打量一下对方,心里坐着自己的盘算,他准备一会儿拦住这两个家伙问问。

    就在这时,那年轻公子却站起来,端着酒杯来到秦观桌前,笑着说道,“这位兄台,我见你一直打量我,莫非有什么事情吗。”

    秦观心中一惊,这家伙好强的灵觉,竟然察觉自己一直在打量他。

    秦观板着脸说道:“无事。”

    这年轻公子自顾自的坐在秦观对面的凳子上,眼珠灵动异常,笑着说道:“呵呵,认识一下,我叫西华,不知兄台何门何派,怎么称呼。”

    秦观冷冷看着对方,“散修,邪剑。”

    “原来是邪剑兄,不知道来西弥国有什么事情啊。”西华笑着问道。

    秦观脸色更冷,“怎么,你在盘问我吗。”

    西华摇摇手道:“兄台莫要误会,我是个商人,我看兄台面生,所以过来问问兄台是否有意进入西弥国坊市,毕竟往年有很多人想要进入坊市不得其门而入。”

    “如果兄台想要进入坊市,我可以做引荐人,当然,引荐费吗,呵呵呵。”

    秦观一愣,自己打对方主意,对方竟然也在打自己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