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426章:生死时速,夺命狂飙

    “啊~!”

    女人发出一声惨叫,急速飞退出去。

    地上却留下一篷鲜血。

    女人退到房间边上,伸手捂住胸口的剑伤,一脸痛苦的说道:“你竟然解开了我的禁制,”张开手看看手上的鲜血,脸上怒气勃发,吼道:“你竟然敢伤老娘。”

    说着一吸气,身上的伤口瞬间闭合起来,一把飞叉出现在女人头顶。

    秦观虽然靠偷袭伤了女人,可是却也知道对方实力强大,如果自己师傅莫成规过来,应该不会惧她,至于自己,还是算了吧。

    秦观没有半分迟疑,身子直接一纵,对着窗户就冲了过去,稀里哗啦,精致的雕花大窗被撞了个七零八落,身后却传来轰的一声,刚刚他待着的大床,被琵琶一叉轰成了碎屑。

    秦观头也不敢回,御起飞剑就向着坊市边缘逃跑,女人此刻恨极了秦观,哪肯放过他,一声娇喝就追了过来。

    秦观伤她那一剑虽然让她受伤颇重,但她是结丹巅峰大妖,还不至于失去战斗力,女人在秦观身后紧追不舍,“小贼,今日老娘绝不会放过你。”驾着妖风向秦观急速靠近。

    她有结丹巅峰实力,飞行速度要比秦观快得多。

    “纵地金光。”秦观使用保命法术,刷的一下,就飞到了坊市结界边缘。

    拿出坊市玉牌输入法力,禁制出现波纹,秦观一头就钻了出去,架起飞剑继续逃跑。

    女人跑到结界边,叉子在空中一挥就破开了禁制,然后一头钻了出去,目光向着四周一扫,就看到向远处逃跑的秦观,女人眼中闪过阴毒之色,“老娘今天抓住你要活吞了你,抽出你的魂魄日日折磨。”

    说着驾起妖风向着秦观追去。

    只飞出去几十里,女人就追上了秦观,“小贼,拿命来!”祭起叉子就砸向秦观。

    秦观一看不好,运起雷绝剑就挡了上去。

    “当啷”一声。

    飞叉与雷绝剑狠狠撞在一起,秦观只觉胸口一闷,却是受了伤,一口鲜血就要喷出,秦观咬紧牙关硬生生咽下去。

    雷绝剑是秦观的本命法宝,与对方武器相撞虽然没有受损,可秦观却有些承受不住受了内伤。

    秦观猜测,这妖女的飞叉,极有可能是一把中级甚至高级灵器。

    “捆仙绳。”

    秦观直接拿出保命法宝。

    女人一个不查,却是被捆仙绳捆住了身子,秦观刚要祭起飞剑刺过去,却见捆仙绳咔嚓一松,那女人却是从中逃脱了出来。

    捆仙绳自动飞回秦观识海。

    “哼哼,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等好法宝,等我杀了你,这些都是老娘的,老娘要将你扒皮抽筋,抽出魂魄日日熬炼,享受无边痛苦。”女人阴狠的说道。

    说着对着秦观张嘴一喷,噗的一声,一张无边大网对着秦观罩下来。

    秦观大惊,他知道这网就是坊市大汉抓他的那种网,之前已经见识过这种网,只要被这种网困住,他决难逃脱。

    “纵地金光!”

    秦观再次使出保命法术,只见一道金光闪过,秦观的身影向着远方急速掠走,眨眼就失去了踪迹。

    女人就是一愣,

    “想跑,没那么容易,血影追踪术。”女人掐决施咒,向着秦观逃走的方向追去,速度竟也不慢几分。

    这一次,秦观使用了九成的法力,足足逃出来百里左右,暂时逃过一劫,可也让他法力耗光,腿脚发软直接跪倒在沙地里。

    “咳咳咳,噗。”

    终于忍不住伤势,秦观一口血喷出来。

    自己现在还是法力太弱了,与这种结丹巅峰的大妖相比,差距太大,就算有几样法宝,也不是人家对手。

    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掏出疗伤丹药吃了一颗,又拿出蜂王浆灌了一口,蜂王浆入口,大量灵气灌入身体,让秦观干涸的丹田得到缓解。

    他再次驾起飞剑向着前方飞去。

    秦观刚走不大功夫,他刚刚待的地方就出现了一个身影,正是一身黑衣的女妖琵琶。

    看看地上的血迹,又在空中闻了闻,“哼,你跑不了。”说着再次向着秦观逃走的方向追去。

    秦观一边驾驭飞剑一边恢复真元,好在他有蜂王浆这等好东西,要不然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恢复过来。

    一直逃出去百里左右,秦观的真元也恢复了七成。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娇喝:“小贼,又被老娘追到你了,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秦观回头,就见远处一个黑点向着自己急速追来。

    “妈的,这老娘们还真是阴魂不散。”秦观咬牙,他知道,自己要是落到这女人手里,绝对比死还要难过。

    “纵地金光!”

    秦观拼命第三次施展这项逃命法术。

    刷的一下,秦观身子消失不见。

    女人看着消失的秦观,恨得咬牙切齿,“老娘拼着耗损修为,今日也要追上你,将你扒皮抽筋,血影追踪术。”

    这女人对秦观恨之入骨,今日也是拼了。

    所以说,不要轻易招惹女人,更不要轻易招惹厉害的女人,因为她们疯起来,比疯子还要疯狂。

    “扑”

    秦观直接掉到沙地上,身子扑出去十几米远。

    他浑身如同散架一般,经脉内真元枯竭,现在就好像枯井,一滴水也没有了。

    拿出玉瓶先给自己灌了一大口蜂王浆,然后放出神魂葫芦,召出沙鼠和黑蛇。

    秦观艰难的说道:“黑蛇,你抱着我跑,沙鼠,以最快速度赶到你的洞穴。”

    两人一见秦观的样子都是大吃一惊,“主人,你受伤了。”

    秦观怒道,“别他妈废话,现在是逃命呢,赶快跑啊。”

    黑蛇和沙鼠不敢再说话,黑蛇抱起秦观就跑,沙鼠在前面引路,急速向着沙鼠地洞秘境方向跑去,秦观出了坊市,就一直向着沙鼠的地洞秘境方向跑,就是想到要躲到那里去,现在他们距离地洞已经不远了。

    两道黑影在沙丘间穿梭,速度极快,沙鼠道:“主人,前面就快到了。”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利怒吼,“小贼,我要将你挫骨扬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