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深渊召唤师 凉心未暖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双双异变

    距离发现小女孩的本体是丧尸之后,冯源呆滞了几分钟,才算恢复了一些意识。

    在那之后,他便将小女孩的情况通过职业者的能力传递到了秩序之中!

    时间飞逝,挂在墙边的时针转了又转,天空很快被一块黑布所蒙蔽,夜幕随之降临了。

    亲眼目睹丧尸惨死,透过窗户也见过不少那恐怖的怪物,这个只有八岁的女孩,有异于同龄人的坚强。

    处在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身边还有“坏人”环绕,她变的出奇沉默,只是双眼无神地看着时钟,“吧嗒吧嗒”来回摆动,动作也有些神经质随之摇曳,口中念叨着“我想妈妈有人欺负我”之类的话。直到楼上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后,她立刻就崩溃了,歇斯底里地哭出声来,就想冲出去。

    可冯源哪里会给她机会,手臂一挥如铁钳一般,拦住她的去路,随后快走几步将她扔在里屋的床上,顺手锁上门,任她如何大哭大闹,也不开门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面色青色若黑,一片愁云。

    一旁有随行的文员,斜靠在一旁,也不阻拦,只是轻叹了一口气:“这对她是不是太残忍了。”

    冯源迟疑了几秒,脸上再次恢复了平静:“我是为了她好,毕竟,感染者不止她而已!”

    这时候的冯源,不再像是之前大刀阔斧砍杀丧尸的死神,而是变成了一个还拥有人性的人。

    如果是一开始的冯源,末日降临的时候看到这一幕,早已吓得慌乱无神,但现在,经历了如此之多的灵异之后,他已经逐渐习惯了现在的生活。

    世间每逢生死存亡之际,总会出现两个极端,有抗日期间不顾血统,迫害国人的汉奸狗腿,也有五胡乱华颁发杀胡令的铮铮铁汉,懦弱与勇敢是一对双生儿,无力去管、也无法抑制。

    没人会知道,冯源这一路走来到底遇到了什么,兄弟反目、人肉诱饵、恶汉暴行哪一件哪一桩不是直插心底的人间惨事;可以说,他身体中的煞气已经积累到了。

    但冯源遭遇过绝望,却也在临近深渊的那一刻将自己解救了出来,正是因为如此,冯源的疯狂与冷静呈正比,这是一个情绪多元化的百人长!

    这世上,最黑暗的是什么?

    不是残酷的环境,而是扭曲的人心!

    扭曲的人类,才是这个崩坏世界上真正的恶魔,它们所造成的危害性。比之入侵地球的变异兽与丧尸更加可怕!

    没有人能保持自己的内心在这种环境下不受侵袭,冯源只是一个普通人,普通到,丢在人海都不会翻起一点涟漪的石子,走到今天他还能刻意维持内心的纯洁,已经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当初的承诺在这一刻又浮现到他的脑海:不做救苦就难的大善人,也不当灭绝世间的至恶,就纯粹的随心所欲,当一个快意恩仇想杀就杀想救就救的自由人吧!

    深吸了一口气,冯源觉得现在的自己无比轻松,这或许才是心底自己最渴望的一种人格,他有一种感觉,往日刻意压制的情绪全部都得到了释放,头脑也变的更加清明,甚至肉体中的力量都随之愉悦的跳动起来,紧握拳头感受,比以往增加了一成还要多。

    而相比那些堕落黑暗的人类,什么才是真正的可怕的?

    那便是当丧尸同时具备了毫无人性以及思考能力的时候,对方将会变成真正恐怖的大杀器!

    冯源很安静地望着天花板,透过水泥砖块仿似能看到上面挣扎嘶吼的男人,但他眼神没有波澜,那模样就像是看待一块标本。

    冯源并没有理会男人独自在楼上嘶声吼叫,并不是他冷血,而是在探查之后,冯源诡异的发现,不止是小女孩,就连那较为怯弱的男人,也早已被尸毒所感染,不止生命气息变弱,就连心跳也只有正常人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那般微弱。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没人清楚,这对父女是被丧尸撕咬之后发生的异变,还是因为周围的环境与食物才变成了这幅模样!

    但无论如何,冯源认为,自己有必要弄清楚这一切!

    这次探索,冯源的主要目的便是注意周围的风吹草动,尤其是一些隐藏的次元裂缝!

    那些裂缝开启的完全没有任何规律,前一天或许这里还是一块平原,而下一秒,那宽敞的平原之中便会出现无数嗜血的怪物!

    这便是次元裂缝的威力!

    当裂缝被打开的时候,哪怕是再低等的怪物也会一下子闯出来,残杀眼前的一切!

    而像是冯源这类人的工作,便是探索这片土地上的遗迹,如果在遇到什么情况的时候,尽可能在第一时间便通知秩序,等待上一层给予自己的命令!

    一路走来,冯源原本还有一天便能结束这日复一日的的无聊生活,可谁能想到,一对父女的哀号声却将冯源的计划全部打乱!

    原本冯源还以为变异的只是那女孩而已,立刻便给予了隔离,但在那之后,对方的父亲突然像是发疯一般开始冲撞束缚。

    男人只是普通人,按理说,根本不可能冲开职业者的阻拦,可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现啦!

    只见那男人双臂用力,竟然一下子便冲破了两名职业者的束缚,察觉到不对的冯源急忙救援,这才发现,那男人的脸色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到变化!

    不似之前还留有一些血色,那一刻的男人,脸上已经是惨白一片,不仅如此,对方力量也发生了难以想象的增加,一下子便将两名职业者直接推撞在了一旁!

    男人也发生了异变!

    不单单是小女孩,就连对方的父亲,也随即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而变化。

    在那之后,冯源将看上去并没有伤害力的女孩带回了营地之中。

    而那男人显然已经进入了狂暴状态,这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对方的嘶吼声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的起来!

    男人的情况很不好,或许是他感觉到了什么,这时候的他没由来,腹上传来的剧烈痛楚,犹如无数柄锋锐的小刀疯狂地切割着每一条痛觉神经,每一块肌肉,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疼得几乎要爆炸成浓浆,那种痛苦,换了别人,只怕不到半秒就要神经崩溃而死,但心有羁绊,让男人冥冥中获取了超越常人的忍耐力,以至于现在竟坚持了下来!

    这时候的男人,甚至还清楚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他要逃出这里,然后救出自己的最心爱的宝贝儿!

    “没有用的,我告诉你,我不会死!我不会如你所愿死去,我还有女儿,我不能把她放在你手上,不能!哈哈,老婆死了,根本复活不了了。我恨自己为什么没有下楼去救他,为什么要怯弱的躲在楼上亲眼看着她被分食吃了,我为什么活到现在?就是因为女儿,我不能让她受欺负,她是我最后的希望,没有人能从我身边夺走她!”

    男人的意识开始变得混乱起来,往日来,妻子的死对其造成的心理压力,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出来!

    男人口中吐出漆黑色的血沫,脸上一根根青筋暴凸如蜈蚣,犹如恶鬼般喘息着,一手扯着自己脖子,一手伸到小腹,摸了摸早已失去感觉的肉体是否还存在,目光紧盯着前方,那是一抹前所未有的坚决,从这一刻他也得到了升华。从崩溃中得到救赎,如果最后他真能熬过来,必定会因为这颗赎罪之心变的愈发强大!

    可在此之前,他却得继续忍耐这无法形容的剧痛,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给予他任何帮助!

    “力量?这就是力量的感觉吗?为什么有种冰冷的感觉。”就在这时,男人清晰的感觉到,小腹那澎湃的力量,化成一圈圈波动钻入了自己的四肢、五脏!那是一股阴森的死亡气息,而它正侵蚀着自己的血肉,如果这力量再增加,自己的生机终会被毁灭,逐渐变成一只丧尸!

    “不!我不要死,女儿还需要有人照顾,活着!我要活着!”没有时间概念,这种疼痛仿佛定格成了永恒。男人紧咬着牙,发出“咯吱咯吱”的磨合声,因为过度用力甚至连牙龈都被磨破,渗出了大片血渍;但他没有放弃,内心还在疯狂的嘶吼着,尖叫着,企图将体内的怨恨化成燃烧万物的熔炉,从而炼制这股死亡之气。

    但这一切却是徒劳,从来没有拥有过这种力量,男人根本无法在第一时间内去掌握从而分配它的去向!剧痛的延伸,让他的思维随时出于一个敏感的范围,他可以感受到自己满身的脂肪一点点地消瘦,皮肤表层也渗出片片汁液,而后皮肤也变得干瘪犹如死人皮!

    男人终于感觉到了锥心的恐惧,不似以往那般,而是完完全全的被绝望所包围,就好像有一只地狱中爬出来的魔鬼,占据着他那遍布寒意的身躯,紧紧地握住他的心,似乎随时随刻都能将这颗好不容易才燃起希望的心脏一下子捏碎!

    “要死了吗?真的要死了吗?可是我真的不甘心啊,只差一步,我就可以拥有保护心爱之人的力量,为什么自己这般无能?为什么连这点痛苦都忍受不了,让我活下去,给我一副强悍的身体,能够去保护她不受任何危险,我愿意愿意用我永世不得超生去换取!”

    “啪!”一声推门声响起,冯源踏着沉稳的脚步来到了楼顶之上。

    “没有成功吗?”看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男人,冯源眼眸深处在这刻流露出一丝异样。

    “这大概才是你最终的归属,死的就死了,活的还得继续,你女儿应该会记恨我这个杀父仇人,或许又不会,因为你们早已不是单纯的人类,而是变成了半人半尸一样的存在!”

    冯源没有对死人说话的怪癖,但今天例外,从某一点来说,对方是自己这次探索中最大的收获!

    冯源呼了一口气,眼中的异样很快又被他剔除出去。刚想转身下楼,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摩擦地面的声响。

    “怎么会!他还活着?”带着不确定,冯源立即望去,却看到惊异的一幕,刚才已经被他划入死尸行列里面的男人,竟然真的动了!

    只见他伸出双手,死死撑在地面,臂膀用力正在艰难的挣扎起身。冯源没有去管也没有去帮,这种时候他就像是野外刚刚诞生的小羚羊,不能凭借外力,只能独立站起。

    “对方的身体在逐渐发生异变!”看着复活的男人,冯源刚想发表一下自己的言论,却被他的模样讶异到说不出话来,只见前一秒还是血肉模样的男人,随着起身,正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幻着样貌!

    一分钟,只有一分钟,这个消瘦的男人,竟变成类似于干尸的生物,浑身上下已经没了多少脂肪,就连干瘪瘪的表皮也满是惨白色的尸斑,满头的黑发也变成枯草一般的黄色,就像是秋天的草原一般,充满凄凉,他的眼眶也深深地凹陷下去,双眼无神,犹如枯竭的干涸深井!

    “我还活着?我还活着!”沙哑的声音,从他嘴中传了出来。

    “会讲话有思维,不是丧尸,不……他的确是死了,变成了如同丧尸一般的物种,但他却保留下了智慧与思考能力!”

    “这算什么?”

    看着一脸茫然,不知所措般盯着自己双手那变的锋利异常指甲的男人,冯源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了惊惧。

    他好像发现了一些了不得的事情,在经过了数次能量风暴,不断被怪物与虫子所压制的丧尸们,或许在某些未知的领域中,发现了不为人知的异变。

    那些丧尸……在【永生不死】与【力大无穷】的同时,竟然还掌握了人类独有的思考能力!

    如果只是几个个体,这并没有什么,可如果周围的丧尸全部感染,变异,那么对于秩序而言,将是一场真正的挑战!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