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深渊召唤师 凉心未暖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不死不灭

    这一刻,萎缩者与灾完全对峙在了一起。

    彼此产生的压迫力,如同江水一般,不停的互相滚动,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淹没对方!

    “你杀了我这么多族人,你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还想要我臣服你口中所谓的狗屁势力,看你现在威风凛凛,不过就是别人圈养的一条狗罢了,你从未自由过,何曾知道,自由的宝贵之处!”

    说完之后,灾竟然直接将手中权杖扔掉,下一秒,原本干瘪的身躯忽然膨胀起来,只是几秒的时间,就从之前消瘦的施法者,变成了一个恐怖至极的战士!

    这时候,灾的双眸闪闪发亮,如同两汪血海,充满毁灭的绝望气息,更充斥着凛然的坚毅与杀意,那是一种背水一战穷途末路的最终信念!

    这时候的灾完全处于了愤怒之中,它虽然拥有丑陋的外貌以及恶心的能量,不少毒虫甚至以他的身躯筑巢,整个人都像是世间最为极端邪恶的共生体。

    可对待自己的族人,它却一直拥有感情,它无法接受萎缩者之前的杀戮,在它的手中,自己的族人一个接着一个死去,这是它无法接受的一件事情!

    灾有必须杀死萎缩者的理由,而在听闻灾说自己是陈锋的一条狗之后,萎缩者的嘴角也忽然咧起了一丝笑容。

    对方的这些话,让它想到了一些不美好的画面。

    被不断囚禁的时间长河中,那个本质上是自己父亲的存在便是这般羞辱自己的!

    身为神邸之子,萎缩者原本该有美好的人生,可因为胎死腹中,让它成为了这副模样。

    如果可能,那个名义上的父亲一定会杀死自己,可自己是神孽,是不死不灭的存在,正是因为杀不死自己,对方才会百般羞辱自己!

    这便是自己的父亲!

    无尽的囚禁与屈辱,便是萎缩者无数年的记忆!

    灾之前的那些话,无异于直接撕裂了萎缩者的结疤的伤口,导致鲜血又滚烫的流满了整个胸脯!

    愤怒之中!

    萎缩者的直接幻化成了一道虚影,再次出现的时候,竟然一拳便轰中了灾的胸口。

    拳头贯穿而出。

    若是寻常生命,承受了这一击之后已经气绝身亡了,可萎缩者面对的毕竟是灾,这是对方的秘法,根本不怕这种致命伤害。

    毕竟,若是寻常生命,又岂会有毒虫在身上筑巢?

    答案便是,早在很久之前,灾便将自己炼化成了一具干尸,这具干尸拥有毁灭生命的毒素,不仅如此,还能在灌入能量之后,整个身躯发生骤变。

    就像是现在,萎缩者一拳击碎了灾的胸口,肉眼可见,那胸口竟然慢慢愈合,将萎缩者的手臂直接缠绕在了身躯之上。

    下一秒,身躯膨胀的灾,拳头如同陨落的流星一般,悉数倾泻在萎缩者的身躯上,登时就血肉翻飞,尸躯破碎。

    心脏!

    脖颈!

    腹部!

    全部都是致命伤害!

    在这恐怖的轰击过程中,萎缩者的身躯不断崩裂,原本就矮小的身姿,看上去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完全崩碎。

    下一刻,萎缩者的腹部更是“彭”的一声爆响,随即破裂,激射出大量的血花,无数的破碎内脏和碎骨更是哗啦啦地往地面坠去……

    “桀桀!”

    看到这一幕,灾忽然发出了一缕狞笑,在无数次战斗中,它都是以这种方式击杀敌人的,先露出一些破绽,给对方近身的机会,然后在对方以为能够击杀自己的时候,便限制住对方的动作。

    一切游刃有余。

    胸膛破碎,灾亲眼看到,萎缩者的心脏都在轰击中直接崩碎,就连身躯也破破烂烂,莫要说是眼前这个家伙,便是自己拥有不死之躯,承受了这种可怕的袭击之后,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就在灾转过身,正想勒令手下继续推进,今日便要轰破人类阵营的时候,萎缩者倒下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些轻响。

    灾猛然回头,便是狰狞的容貌,此时也露出了些许惊慌,它不曾想到,承受了这致命的伤害,这家伙,难道还能站起来不成?

    …………………………

    陈锋站在窗户旁,凝视着远处阴沉的天气,眉头也不由慢慢紧缩,即便隔着许久,他依旧能够感觉到前方的厮杀已经到了如火如荼的阶段。

    杜经才这时候朝前走了几步,开口问道:“需要我们去援助吗?”

    虽然陈锋现在一人挑大梁,可杜经才毕竟统治了魔鬼城许久,对于这里,有着非同寻常的情感。

    他能够感觉到前方正在进行着一场史诗级别的战争,想到身为领袖的自己,竟然龟缩在这里,杜经才浑身都有些不怎么自在。

    而听到杜经才毛遂自荐,陈锋却摇摇头:“你现在过去,也只有死路一条,还是过一会儿再说吧。”

    “可是……”杜经才欲言欲止,在思绪了几秒之后,终于鼓足勇气说道:“我能察觉到那位存在的实力,比我还要强悍一些,与其让其孤军奋战,倒不如我现在过去援助对方,这样胜算无疑会更大一些,毕竟,如果那位存在死了该如何是好?”

    这一刻,杜经才终于将心中的疑虑说了出来。

    现在过去,简直就是二打一,一段时间厮杀,杜经才对于自己的实力已经有了一定信心,而等到萎缩者惨败,若是不小心死亡,只怕胜算便会大大锐减。

    而在得知杜经才的疑虑之后,陈锋却破天荒的露出了一丝笑容:“死亡?谁说那个家伙会死?”

    “不会死吗?”

    杜经才只觉得万物都有生命,如同落叶一般,春天会生长出来,而冬天便会落在地下成为养料。

    世间万物,没有任何存在能够逃脱生老病死,别看他现在这般强悍,可迟早还是会被时间扼杀,成为一杯黄土。

    就算那位存在是一个扭曲的生命体,可杜经才还是觉得,对方拥有生命便会受伤,而受伤,便有可能殒命当场。

    不顾杜经才的思绪,陈锋却缓缓而谈:“这世上总会有一些奇迹发生,例如,你口中的那个家伙便是如此,它不死不灭,每一次死亡对它而言,都是一场新生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