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白狼公孙 一语破春风

第五百四十九章 汇聚、成形

    不高的语气在雨声中徐徐传来,四人面面相觑,只有张辽沉默不语的看着他。

    “你们现在就很好!”吕布下马将成廉扶起来,看着那边红着眼的张辽,终究还是叹了一口气:“将来沙场相见,若是被我俘虏,念在同乡份上,网开一面,让尔等一命,再做个降将。”

    话语说到这里,那边有声音响了起来:“这还不简单!”成廉咧嘴嚷了一句,又左右看了看,走上两步时,陡然往地上一趟,脑袋偏在雨水里,张了张嘴:“啊温侯,末将被俘,愿降!”

    周围众人都笑了起来,就连吕布也笑了笑,气氛稍缓了些许,他还是摇头:“……此时若是重新跟了我,你们又置新主于何地?某家不想让天下人都觉得,我并州儿郎全都是一些脑后生反骨的人,既然跟了曹操,那就好生跟着,还是那句话,沙场争锋,某家可不会手软,到时不把武艺练好,有你们苦头吃。”

    说完,转身回去翻上马背,策过马头时又看了他们一眼,暴喝:“驾!”方才领着麾下铁骑折转方向回去,长龙似的队伍,前队变后队,很快消失在众人视野之中。

    五人在雨中又立了片刻,宋宪哼了一声,看着他们:“回去如何向丞相交代?遇见吕布未厮杀一场,会怀疑我等有异心。”

    “我就未真心过,哪里来的异心?!”成廉朝他呸了一口,“当初在下邳就是你急着给人表忠心,这下急不死你。”

    “成廉!”暴喝声中,宋宪锵的一声拔出腰间佩剑,刚一举起来,只听呯的一声,就脱手飞了出去,张辽提着长剑扫过众人一眼,忽然剑锋一转压在肩膀上,唰的拉了下去。

    鲜血混着雨水淌了出来……

    血滴顺着剑锋,滴在积水中缓缓蔓延稀释,张辽皱着眉头:“割自己一剑,不就行了?”长剑归鞘,转身就走,他身后成廉狠狠瞪着对面的宋宪:“这件事敢乱说,我宰了你”

    收拢兵马,又再三叮嘱一番,让士兵缄口后,众将方才带兵返回。

    而另一边,写有‘徐’‘吕’的旗帜,被雨水打湿,垂在旗杆上,军营中士兵大多都待在帐篷,这样的天气是难以操练或有战事发生,对峙将近一月,双方也有几次摩擦,还算保持克制,随着时间推移进入七月份,徐荣这边的粮秣供应上相对困难了一些,好在上党郡那边也运来部分周转,不过也是杯水车薪罢了。

    下午的时候,整个巨大的营盘除了哗哗的雨声,安静异常,延绵数里的右翼,一只只马蹄在地上溅起水花,守卫的士兵拉开辕门,上午出去的骑兵此时已经返回归寨,徐荣披着蓑衣走出大帐:“温侯这般神色,想来劫营并未成功。”

    回到大帐内,火焰驱走了些许身上的寒意,吕布点了点头,接过对方递来的酒水,笑了笑:“.…劫营被曹操察觉,在中途设下埋伏,你猜是谁?”

    “想必是温侯旧部。”

    吕布点点头,一口饮尽酒水,盯着火盆里摇晃的火焰,片刻之后,他方才有声音:“确实是他们,看样子过的还算不错.…我便安心了。”

    **********************

    翻去太行山,山势上半截太阳,半截雨天,快要跨入上党地界后,雨水绵绵无期般落个没完,五千骑兵将战马栓在树下躲雨,公孙止带着一部分将领在其中一颗树下翻看传来的情报,犹豫前方大雨将山石冲跨,堵去了道路,上午的时候就派出一部分士兵过去疏通,眼下他们已经待了数个时辰。

    “.…那边现在基本是进退不得,上党郡也不是产粮大郡,根本无法供应数万人的军粮,曹操那边大量兵力被拖在冀州攻打城池,也不敢贸然进攻,他曾在徐荣手上吃过一次大亏,虽然近月间有几次小规模交锋,算是处处小心了。”

    公孙止翻看几遍新传来的情报,虽然不是很及时,但这些年南征北战大抵也是分析出一些大概情况,“过来这边也未料到居然下起大雨,这下两边就算想绝出胜负,短时间内怕是不行了。”

    笑着说了一句,他将素帛交给李恪保管起来,随后让人拿过羊皮地图在一块石头上铺开,与典韦、华雄等将领研究了一阵,“.….大雨拖慢脚步,但是咱们时间紧迫,上党郡就进去了,直接南下天井关,那边快马派去没有?”

    “两天前就已经派出,路上不耽搁的话,差不多快到了。”华雄单手拄着虎口刀,指着名为野王的城池,“等咱们过去,与于毒联合先缠住曹操兵马,让徐将军直接把这城拿下来,作为后勤,曹操到时候只能后撤了。”

    “曹操估计也有这个想法……先到那边再看详细的情况。”

    几人言语商讨了一阵,后方有哨声吹响,蜿蜒的山道上一匹快马朝这边跑来,“都督,后方有一支百人的骑兵朝我们过来,斥候传来的消息,好像是西凉马超。”

    公孙止皱着眉头看着那报信的士兵,起身走到树林边缘,疑惑之中,道路尽头响起了马蹄声,轰隆隆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为首那人面如冠玉,浓眉威目,戴一顶白鬃狮子盔,白袍银铠,腰系一条金色兽面束带,手上一柄虎头湛金枪,其身后百余西凉铁骑衬出惊人的威势。

    “孟起不是带着五百匹战马回西凉了吗?怎的又过来了这边。”待到对方近前停下,公孙止挥手让已经挽起弓箭的近卫放下手臂,带着典韦、李恪朝那边过去。

    一路冒雨追赶,马超身上也算湿透了,下马拧了拧下摆,“马匹交给另外的人带回去就行,超少年时来过中原一次,既然赶上战事好歹也要过来凑凑热闹,都督到时候用的着超,尽管开口。”

    公孙止笑起来:“西凉男儿都是这般爽快,既然你来都来了,我也不矫情,若是此去要打仗,你便随军吧。”

    “这才痛快!”马超也笑起来,“…….比我父亲好多了,打羌人不行,打氐人也不行,非要稳,跟来韩遂学的文绉绉的。”

    众人跟着哄笑起来。

    不久之后,山道堵塞通畅,公孙止让马超归拢进队伍,一起朝天井关赶去,七月十七这天与驻守防范的于毒汇合,整个河内局势也在风云变幻起来。

    一切见真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