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豪商 大罗罗

第750章 战无不胜高太尉 攻无不克武大郎 完

    当天色再一次黯淡下来的时候,统万城的大战终于到了尾声的时候。

    城内还在坚持的几个廓坊中的党项人,这个时候都已经知道了晋王察哥已经兵败之前的爆炸声,厮杀声和宋军取胜后的欢呼声,以及欢呼声过后的一片安静。都充分说明了察哥大王已经被打败了,统万城现在被宋军牢牢的控制住了!

    被分割包围在统万城内的西夏军兵百姓,已经知道统万城和自家的命运了。

    他们已经是宋人砧板上的鱼肉这些宋人可是攻破了统万坚城,又击败了察哥大王数万大军的恶魔啊!落到他们手中,还会有什么好下场吗?恐怕要变成宋人的奴隶了……

    可是不向宋军投降还会有别的出路吗?察哥大王已经败退了,大部分的统万城也被宋军牢牢控制,接下去他们只需要拔掉一部分虎落,就能打造出足够的攻城器械,城内坊廓又矮又薄的围墙是抵挡不住的。

    围墙一破,等待坊内党项人的恐怕就不是成为奴隶,而是被屠杀干净了无定河一带的党项人可以说是横山以南宋人的死敌。双方仇杀了数十年,这个时候还能指望人家手下留情?

    朔方路经略安抚置制使童贯这个时候再一次向各个坊廓派出了劝降的使者。

    凡是投降的党项人,都可以被迁往海外荒岛安置这是武好古的建议,现在台湾岛、琉球群岛、吕宋岛很可能已经是大宋自古以来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了,那里需要很多坏人去开发建设。大宋的坏人不够多也不够坏,所以需要西贼坏人一起为祖国的边疆岛屿的开发建设做贡献。

    而不愿意投降的党项人,那么就只能被大宋民族团结的铁拳粉碎了。

    至于在无定河边继续生活下去,那是想都别想的!等到这一仗打完,不知道有多少股势力会看中无定河和明堂川边上的肥沃土地,怎么可能再留给西贼的余孽?

    就不怕再出一个李继迁吗?

    所以在得知了童贯的条件后,痛哭声就在城内几个还被党项人盘踞的坊廓中传了出来……

    痛哭的同时,所有还在党项人控制下的坊廓都选择了投降。

    即便是远方海岛,也比死在统万城要好啊!好歹是条活路……多少总能活一点儿下来吧?

    ……

    察哥这个时候,已经在西撤的途中了。因为有高俅率领的甲骑在西面劫道,察哥是不敢在天色明亮的时候撤退的。只有天黑下来以后,他才组织部队撤退。

    虽然心中已经是焦躁万分,但是察哥的撤退却非常谨慎。他在统万城之战中丢掉了超过1300名铁鹞子和近4000名卫戍军将士,还损失了2000多负赡军。

    察哥布署在统万城周围的侦骑硬探也损失了好几百人,在之前向统万城进军的途中还损失了将近千人。前前后后没了将近9000人,其中的7000人还都是铁鹞子和卫戍军这样的精锐。

    原本48000人的大军,从统万城离开时只剩下大约39000人了。

    另外,兀移勃麻指挥的西夏左厢神勇军司的万余人,也在统万城内覆灭。

    这一战,大白高国绝对是损失惨重了!

    此时此刻,察哥的心中七上八下,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一个滋味了。在无定河边的这一轮决战中,他和大白高国可以说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但还是落了个惨败的局面。

    在反反复复思考了一番后,他也不得不承认,这场惨败不是没来由的,也不是运气不好。而是大宋的高太尉实在太厉害了,不仅足智多谋,而且能治军练兵。带出来的军队,在战术上、纪律上,都能碾压铁鹞子这样的党项精兵。

    在此时此刻,察哥只觉得自己和整个大白高国面对敌人是不可战胜的,而且终将会碾压、粉碎、吞噬掉无数的党项生灵,让党项人亡国灭种!

    如果党项人想要保住自己的国家,那就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了……

    而要走,又谈何容易?

    如今的党项,早就不是骑在马背上了,而是住进了繁华的城市,习惯了安稳舒适的生活,还能进行万里迁徙吗?

    而且西方听说也是有强国的,仿佛是一个由皈依了天方教的突厥人建立的大帝国,其国威不亚于昔日的大食国。如果大白高国西迁,说不定会和这个突厥帝国来一场血战察哥打听到的这个西方突厥强国是迦色尼王朝,是由中亚突厥人建立,统治中亚南部、波斯高原东部、阿富汗和阿三河流域等地的天方教强国。不过这个大帝国现在早就衰弱,分崩离析,不复昔日之强盛了。而另一个从迦色尼王朝衍生而出的塞尔柱帝国,在十几年前也盛极而衰了。

    只是察哥得到的消息都是滞后了几十年的,还不知道昔日的强国现在都碎成了一地,正静静等候他的征服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之间,察哥忽然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他抬头一看,就发现几个亲随正领着一名看上去非常狼狈,身上还插着箭镞的骑士到了跟前。

    “大王,”其中领头的一名骑士就在马背上向察哥报告,“萧合达的军使带来了军情急递!”

    萧合达的军情急递?察哥心里面就是咯噔一下。

    萧合达带了两万多人去打援,不会也打了败仗吧?

    “情况如何?快快说来!”察哥喊道。

    那名身上插了箭镞的骑士用沙哑的声音禀报:“大王,两天前俺们萧统领在三岔口打了宋军一个埋伏,将一万多宋军分隔在了无定河两岸,激战了一天一夜也吃不掉他们,所以想请大王解了统万之围与他合兵……”

    “两天前?为何现在才……”察哥看了那名萧合达派来的骑士一眼,忍不住叹了口气。

    一定是宋军的甲骑封锁了三岔口到统万城的道路,眼前这个骑士能突破到此,也一定是殊为不易啊!

    “传令全军,加速向三岔口进发!”察哥的命令刚一出口,嘈杂喧闹的声音就从身后不知道什么地方传出了?

    “何事喧哗?”察哥一边扭头去瞧,一边大声发问。

    没有人回答他,也不需要回答。因为他已经看见了无数火光往来晃动,隐约还有阵阵喊杀声音传来。

    一定是高俅率领的甲骑在发起尾随攻击!

    察哥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这几日连续行军作战,还亲自带人冲杀了一场,早就在透支体力精力了。如果打胜了还好,可偏偏是一场又一场的惨败,连一丝胜利的希望都没有,如何不沮丧难支?不过现在可不是他这个三军统帅倒下的时候,他瞪着眼对身边的铁鹞子们喝道:“诸君还有力气再战吗?有的话,就随本王冲杀一场,可好?”

    藉辣阿理这时凑上来道:“大王,末将带人去殿后吧,大王您赶紧率领主力西行,和萧统领合兵一处,狠狠打一场胜仗!”

    察哥叹了一声,摇摇头道:“事到如今,东线的战事已经不可为了……胜仗不要想了,及早收兵撤过瀚海沙漠才是正理。

    稍后还有西线的仗要打!东线可以输,西线可是万万输不起的!要不然,咱们大白高国连退走的余地都没有了。”

    察哥的头脑还是相当冷静的。萧合达在三岔口虽然将一万多宋军切成两段,但那是两天前的事情了!两天打下来,如果还没有吃掉这股宋军,那么人家的后队差不多也该到了。自己就算领兵而去,也不过是陷入苦战。

    而苦战之后就算胜了又能如何?少不得再失去几千上万的勇士。

    自己在统万城下已经丢了7000铁鹞子和卫戍军了,现在还没摆脱宋军的尾追,多半还得继续损失精锐。如果三岔口那边再丢了几千,那么精锐的损失恐怕就有一万多了。

    而西夏一共就两万五千卫戍军加三千铁鹞子再加五千六直质子军。总共三万三千,如果丢了一万多,整个国家的元气就大损了。

    到时候还能应付西线的苦战和未来的西迁吗?

    察哥摇摇头:“还是本王亲自殿后!阿理,你督军北走,向王亭镇退去。

    另外,再向三岔口和宥州派出使者,让萧合达和宥州的嘉宁军司马上撤退,都退到盐州去!”

    “大王……难道不要无定河了?”

    察哥失笑摇头:“何止不要无定河?连河套草原都要不得了……”

    “河套草原也不要了?”藉辣阿理瞪大了眼睛,“可宋军的兵马还没有大举进入草原呢!”

    察哥道:“没有进入才好……阿理,你可知道昔日的长平之战是怎么打起来的?”

    “长平之战?”藉辣阿理怔了一下,“大王的意思是割让河套草原给辽国?”

    察哥痛苦地点点头。

    现在只有这个办法才能暂时稳定东线了!

    只有东线稳住了,西线才有希望可以取胜!

    可是这一割让,无论能不能引起一场宋辽间的“长平之战”,大白高国,都无法继续在兴灵立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