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豪商 大罗罗

第842章 高丽征夷大将军

    阴谋!又有阴谋了!

    看着武好古的一脸诚恳,纪忆本能地感到了危险,也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

    可是他却看不穿武好古的阴谋是什么?纪忆其实也是个在官场上玩阴谋,耍手腕的高手。可他的本事都在大宋官场上,出了大宋就玩不转了。高丽人要怎么忽悠?你三十条战船,六七千水兵开过去,这是几个意思啊?是要攻打?还是要震慑?高丽人能服气?人家可是大辽的属国,会不会把辽人也牵扯进局?

    想想就叫人头疼啊!

    武好古看纪忆不搭话,就将目光投向自己新收的徒弟高岷了,笑道:“明理(武好古给高岷的字号),你是高丽大王的臣子,是吧?”

    “学生当然是高丽王的臣子!”耽罗星主高岷很不情愿地说,“学生的星主兼耽罗国主之位就是高丽王册封的,另外,学生还有高丽国的将军官职。”

    武好古点了点头,又问:“那么你愿意自行废除星主和国主名号,改任高丽国的耽罗节度使兼征夷大将军吗?”

    “废,废除星主和国主名号?”高岷听了这话就有点急了。

    他和高丽国对抗不就是为了保全家国吗?怎么大宋爸爸关键时刻也靠不牢呢?

    武好古接着道:“废除星主、国主名号后,耽罗国就变成耽罗郡,由节度使司全权管辖。你是节度使兼征夷大将军,自然大权独揽,还可以世袭莽替。而且也不许高丽国朝廷在耽罗驻军并且派遣官吏。也就是说,耽罗岛的一切,都由你做主。只是名义上从属国君王变成了高丽国的节度使兼征夷大将军,免得高丽国王发兵讨伐你。”

    “那,那耽罗岛上的布道团会不会调走?”高岷看着老师问。

    “不会,”武好古道,“非但不走,还会升格为海东教化团。”

    “海东教化团?”崔宪警惕地问,“不知武帅司还想教化谁?”

    “教化日本人。”武好古摸着自己颌下的须髯,笑着说,“日本国素来妄自尊大,自以为神州天朝,多次拒绝云台学宫前去开办书院……这就是自绝中华,甘为蛮夷了!”

    自绝中华?

    崔宪真有点哭笑不得了,日本人本来就不是中华之民,人家就是蛮夷啊!如假包换的蛮夷!

    “崇道,”纪忆又听出点不对味儿了,“你该不会想要发兵攻打日本国吧?”

    “不是,不会的,那怎么可能?”武好古连忙否认,“忆之,你都想哪儿去了?咱们的大教化团向来是以德服人的,怎么会去攻打日本国呢?”

    “是吗?”纪忆心道:这不就马上要发兵去攻打黑汗回鹘了吗?而且还准备从三佛齐那里抢个可以拦住海峡收费的岛屿!哪里有一点以德服人的样子?

    武好古接着又问崔宪,“如果高岷愿意献土归顺,高丽大王肯答封他做节度使兼征夷大将军吗?”

    “应该……肯吧。”

    崔宪很不确定。

    “应该?”武好古笑着,“那就让高岷再奉上一万缗的贡赋,这样总行了吧?”

    崔宪想了想,点点头道:“如果有贡赋奉上,大王应该不会再追究去年发生在耽罗岛上的变乱。”

    高丽国现在是焦头烂额,别武班也刚刚开始训练,什么都没有,还怎么追究耽罗国的乱子?有个台阶好下就很不错了。

    “好!”武好古笑着,“此事就这样解决吧!”

    然后他又向自己的徒孙范之文打了个眼色,后者马上起身,将崔宪和高岷送去了郁州岛上武好古的庄园。

    云台学宫学会的议事堂内,就只剩下了武好古、纪忆、苏适和吕好问等四人。

    纪忆问:“崇道兄,你该不会在惦记日本国吧?”

    武好古看了他一眼:“不该惦记吗?蕞尔小国,不服我天朝王化数百年,难道不该好好教化?”

    纪忆摇了摇头,“可是朝廷不会同意和日本国开战的……而且日本国离咱们太远了,也打不下来。”

    武好古一笑:“这不是很快就要有个高丽国的征夷大将军了?正好征日本国这个夷!”

    啊!?

    还有这种操作!?

    纪忆真有点佩服武好古了,这家伙什么损招都能想出来。这边让高岷假装服软,去求个高丽国的征夷大将军,那边就把日本夷给征了……

    “可日本不是小国!”纪忆提醒道,“他们应该有几百万人,带甲之士不下十万,海东教化团能有多少人?”

    武好古一笑:“有个一两千就够了。”

    “一两千打十万?”

    “不必打十万的,”武好古道,“日本是岛国,是由三个大岛组成,四面环水不说,周遭还有许多附属的小岛。如果他们的水军不强,那就是四面漏风,处处都可能被韩寇侵犯。甚至可能丢失许多附属的岛屿,这恐怕是日本国的那个法王不能忍的吧?

    而且,咱们也不是真的要把日本国变成大宋的藩属,只是想让日本开国,让咱们在博多和难波设立商市、书院,展开平等贸易罢了。”

    原来武好古是想趁着自己的手中掌控着东亚海上最强舰队的机会,好好敲诈一下高丽国和日本国。这也是奸商本色嘛!

    现在被纪忆和吴延恩(吴家家主)召集起来的舰队中只有2艘船是属于界河商市的,其余28艘都是别人的。而武好古却要用别人的战船去完成吓唬日本、高丽两个国家的任务。这简直胡来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

    “他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这要是让御史参上一本,那还不被逮进御史台狱!”

    “这倒未必……他的本职不就是沿海市舶制置使吗?这些事情虽然不地道,却也在本职之内。”

    “岳祖丈,武崇道这么干真的不打紧?”

    “不打紧,不打紧的……”

    海州,蒲园。章惇、吕嘉问二人正一身便装,坐在一个纳凉的亭子里面,摇着蒲扇,在纪忆一起议论武好古的“胡作非为”。

    吕嘉问倒是起了一点利用御史台扳倒武好古的想法,不过章惇并不赞成。

    他摇着扇子道:“现在蔡元长正在挖武好古的墙根,望之,忆之,你们知道蔡元长从哪儿下手?”

    “从哪儿下手?”纪忆问。

    “云台学宫,实证学派,右榜进士。”章惇笑道。“蔡元长高明啊,他根本不去动沿海市舶制置司,不去动大教化团……而是挑了武好古的根基下手,来个釜底抽薪。而且还借着天下寒门士子的名义!因为他知道,海外的事情,西域的事情,官家要的是结果!开疆辟土,四夷臣服,这才是要紧的。至于武好古用了何种手段,一点也不重要,反正都威胁不到官家的天下。”

    章惇对赵佶看得是很清楚的,赵佶性子轻佻,而且好大喜功。自然会注重结果而忽视过程。

    武好古怎么折腾日本人,高丽人,根本不是赵佶关心的。只要日本国的官家最后派人到开封府称臣服软喊爸爸,赵佶就相当高兴了。哪个御史要去替蛮夷抱不平,准保会被赵佶当成腐儒看待。

    “岳祖丈,”纪忆又问,“武崇道会被蔡京扳倒吗?”

    “麻烦不小!”章惇非常肯定地说,“老夫刚刚得到消息,苏子由宣麻了!”

    “苏子由?”纪忆一愣,“怎么是他?”

    吕嘉问眼睛一眯,“一定是和蔡京暗中勾结了!蔡元长果然高明啊!相公,咱们该怎么办?”

    章惇摸着自己的白胡子,冷冷哼了一声:“静观其变!先由他们去斗吧,咱们只管做事,运河要赶紧去挖,格致大书院要好好办,大教化团的事情也得跟紧了……忆之,你的事情最重要,出使大食国的事儿办好了可以青史留名!日后你的名望肯定要超过班定远!”

    班定远就是班超,班超投笔从戎,平定西域,可以说是后世有意沙场建功的书生们的偶像。而纪忆要干的事情,肯定是超过班超的。所以他再去给武好古背后插刀子就掉格局了。

    而且,万一把武好古插死了,出使大食国的事情多半就黄了。就是不黄,纪忆也干不成什么事儿,无非就是一趟远游,回头写本《纪学士西游记》就到头了。

    可要是有武好古这个最佳后援团在背后支撑运作,纪忆可就牛逼了,整个西洋都是他的舞台!妥妥的中华国际外交第一人!中华对外开拓第一人!中华第一大航海家……

    本来想要再当回小人的纪忆被章惇那么一说,马上就明白了,起身行了一礼,“岳祖丈教训的是。”

    他顿了顿,“岳祖丈,咱们真的袖手旁观?万一武崇道真倒了,咱们许多事情就办不好了。”

    章惇大笑了起来,“会倒吗?你以为武大郎在开封府没有耳目,身边没有高人吗?这一局,可有的瞧了!一定会很精彩的!”

    他又对纪忆说:“忆之,你别在意了,你赶紧准备则个,早点出发去骗高丽人和日本人吧……也得让武大郎看看你的本事!”

    “晚辈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