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豪商 大罗罗

第920章 哈里发的烦恼

    巴格达城郊,底格里斯河畔,由阿巴斯王朝的第二位哈里发曼苏尔所建的永恒宫虽然历经数百年风霜,但是仍然保持了它的辉煌和富丽。作为阿拔斯和曼苏尔的子孙,哈里发穆斯塔兹尔仍然时常从巴格达的团城宫殿到此居住。

    虽然这位哈里发早就失去了世俗的权力,成为了塞尔柱突厥的傀儡。但是突厥人无意废除或夺走他的哈里发地位,而且仍然愿意用巴士拉和巴格达的财富供养这位除了祈祷和享乐之外,什么都干不了,也不能去干的天方教领袖。

    生活对穆斯塔兹尔来说真的有点无聊。

    他的宝库里面堆满了财宝根本花不出去啊!真是急死人了……而且还会源源不断的有新的财宝被送过来。

    不仅是巴格达和巴士拉的商人们会向他缴税,还会有许多不知从哪儿来的使者会给他送来丰厚的礼物,只为从他这里得到一个“苏丹”或“埃米尔”的名号。

    这些年天方教世界非常混乱,到处都有割据一方的豪雄,每个人都野心勃勃,想要成为苏丹,成为埃米尔。而其中以阿拔斯王朝为正统的天方教军阀,就得向穆斯塔兹尔“购买”苏丹和埃米尔名号了这些需要购买名号的军阀大多出身卑微,不是古拉姆奴隶战士,就是什么小部族的首领,如果不买一个苏丹或埃米尔,下面的人根本不服气。

    所以穆斯塔兹尔的“生意”做得很不错,宝库里面让人讨厌的金银财宝也越堆越多。

    除了钱多到讨厌之外,穆斯塔兹尔的后宫佳丽也多的让人心烦。由于他和他的爸爸、爷爷、太爷爷“卖出”了太多的苏丹和埃米尔头衔。而这些真主的仆人们为了显示自己的虔诚,总喜欢从俘虏的异教徒女奴中挑选绝色佳丽送来巴格达……漂亮的女奴太多了也心烦啊!

    在一间与双层楼等高,拱顶和两侧的支柱都饰以精美雕刻,其花纹几乎可以和挂毯上的图案媲美的大厅之内。刚刚做完祷告的哈里发又要开始日复一日的无聊生活替天方教最忠实的信徒们体验天国的美好……唔,准确的说,穆斯塔兹尔的生活已经超过了穆罕默德告诉信徒的天国生活。

    毕竟先知也是起于微末的,怎么能够想象世间帝王的奢靡生活呢?而且先知也想象不到成天和美女、美食处在一起是很无聊的。

    “贾比尔,”哈里发懒散的坐在了自己的宝座上,随口就问自己最信任的黑太监,“今天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吗?”

    “我的主人,”上了年纪,一手将哈里发穆斯塔兹尔拉扯大的老黑人恭谨地说,“最近的确发生了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

    “先别说,”年轻,肥胖,好奇心很重的哈里发笑着摆摆手,“我猜猜……一定是和十字军有关吧?好战的鲍德温一世又和埃及的什叶派打起来了吗?”

    鲍德温一世是耶路撒冷王国的国王,勇武好战。他来自法兰西的布伦家族,是查理曼大帝的后裔,法兰西王室的近属。在1098年时跟随兄长,下洛林公爵戈弗雷一同参加了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在东征中表现的勇武善战,得到了埃德萨伯爵(埃德萨伯国的君主)的地位。稍后又在兄长,圣墓守护者戈弗雷死后得到耶路撒冷,并且加冕为王。

    在成为耶路撒冷国王后,这位鲍德温一世又和统治埃及的法玛蒂王朝(另外一个哈里发)发生了激烈冲突。并且在英德骑士的支持下击败了法蒂玛王朝,并且夺取了耶路撒冷周边的大片土地。使得耶路撒冷王朝达到了鼎盛。

    不过鲍德温一世和埃及什叶派的法蒂玛朝之间的战争,在巴格达的哈里发看来,只是一场好戏。

    此时天方教世界一共有两个哈里发,巴格达的阿拔斯朝哈里发和埃及的法蒂玛朝哈里发发形成了鼎足之势。而在1058年的时候,一个控制巴格达的塞尔柱突厥将军强迫哈里发卡伊姆将哈里发职位的象征包括先知的斗篷和其他遗物都转给了开罗的法蒂玛朝哈里发,让法蒂玛朝变成了理论上的天方教正宗。

    其实无论是阿拔斯朝的哈里发还是法蒂玛朝的哈里发,此时都是傀儡。阿拔斯朝是塞尔柱突厥人的傀儡,法蒂玛朝则是马木鲁克近卫军的傀儡。而塞尔柱突厥和埃及的马木鲁克自己都有一大堆心烦事儿,当然没功夫去帮俩傀儡计较正宗不正宗了。

    所以哈里发穆斯塔兹尔只能在巴格达堆满了财宝和女人的宫殿里面幸灾乐祸一番。

    “我的主人,”黑太监贾比尔笑道,“这回您猜错了。有趣的事情并不是来自西方,而是来自遥远的东方。

    上桃花石的异教徒皇帝派来了一个庞大的使团,他们已经到了巴士拉。据说他们是想替上桃花石的皇帝求取知识。”

    “上桃花石?”哈里发得意的笑了起来,“就是那个出产精美的丝绸和瓷器的国度?他们可从来都没有向阿拉伯帝国派出过使团啊!”

    从来没有向阿拉伯帝国派出过使团的上桃花石国的使团现在已经来向自己求取知识了这说明在遥远的上桃花石,自己这个阿拔斯朝的哈里发才是人们眼中的正统哈里发!

    “尊敬的哈里发,”贾比尔稍稍皱了一下眉头,“这可能不是一件好事。”

    “不是好事儿?”哈里发一愣,“为什么?即便上桃花石的皇帝不愿意皈依真主,能派人来巴格达总是好的。”

    “哈里发,”贾比尔道,“实际上在一个多月前,就有一位来自上桃花石的阿拉伯商人带来了上桃花石使团将至的消息。”

    “哦?我怎么不知道?”

    “哈里发陛下,我也是刚刚听说。”贾比尔道,“这个商人找到了塞尔柱苏丹的总督,然后很快被带去了伊斯法罕。”

    “去了伊斯法罕?”哈里发问,“为什么?”

    伊斯法罕是塞尔柱突厥苏丹的首都这个时代塞尔柱突厥苏丹和哈里发是有分工的,军国大事都归苏丹,宗教事务归哈里发。而知识属于宗教事务,也归哈里发管。

    上桃花石的使团来求知识,当然是哈里发的事情,伊斯法罕的那位苏丹穆罕默德一世(大塞尔柱的苏丹穆罕默德也被架空了,大权被哥哥桑贾尔控制)为什么要插手?

    “因为上桃花石的使臣很可能还负有另外一向使命。”黑太监道,“据说信仰异教的上桃花石正准备攻打信仰天方教的下桃花石……目的是争夺桃花石汗的名分,而上桃花石的皇帝认为这个桃花石汗是您的祖先封赠给下桃花石的喀喇汗朝的。所以他想让您宣布这喀喇汗朝的桃花石汗是非法的。”

    “桃花石汗?”哈里发穆斯塔兹尔愣了愣,“哈里发可以封汗?我怎么不知道啊?”

    是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汗向哈里发送钱送女人……好像也没有人问哈里发买个“汗”去当一当的。

    “应该是不能的……”黑太监说,“可是喀喇汗朝的确是天方教徒的王朝,他们向巴格达派出过使臣,还有不少来自喀喇汗朝的学者在巴格达留过学。

    另外,喀喇汗朝早在几十年前就分成了东西两部分,其中的西喀喇汗朝在十几年前就被马立克沙苏丹征服,成为了附庸。”

    哈里发眉头紧锁,“那么说来塞尔柱人的苏丹将要卷入一场桃花石国的内战了?”

    “也许吧。”黑太监问,“尊敬的哈里发,我们应该怎么对待来自上桃花石的使团?”

    “还是请示伊斯法罕吧!”哈里发穆斯塔兹尔顿了顿,“在苏丹做出决定前,我不能见他们。不过却可以让尼采米亚大学的安萨里去巴士拉和上桃花石的使团见面,他是著名的学者,如果上桃花石人想请教什么,安萨里应该可以满足他们。”

    伊斯法罕的当权者在这个时候,也陷入了和哈里发一样的烦恼当中。在这里没有人想和遥远的上桃花石国开战,无论苏丹穆罕默德一世,或者以苏丹的继承人自居的桑贾尔,他们都不愿意卷入桃花石国的内战。

    因为塞尔柱突厥在上一任苏丹马立克沙死后就陷入了分崩离析,而且西部又遭到了十字军的进攻,在波斯的根本之地又出现了一个“山中老人”和他领导的阿萨辛派,三天两头搞暗杀,还把塞尔柱突厥的宰相尼扎姆.穆勒克给干掉了。

    在暗杀尼扎姆.穆勒克同一年,山中老人的军队还打败了马立克沙苏丹的讨伐军,成为了波斯山区的割据力量,公然和塞尔柱突厥分庭抗礼。而不可一世的塞尔柱突厥居然对这个躲在山里面的刺客派别无计可施。

    在这种情况下,出兵去援助遥远的东喀喇汗国真有点自讨苦吃的意思。可是要置之不理,又有点失了天方教老大哥的威严。万一下桃花石被上桃花石统一,那么天方教在桃花石国的影响力一定会大打折扣,苏丹的威望也会大降,还真是让人为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