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豪商 大罗罗

第1290章 钱引如毛

    随着大宋政和六年的到来,难熬的凛冬终于过去,春意正开封府城中渐渐浓郁了起来。随着几场春雨的滋润,城市内外也总算多出几分绿意。猫冬的人们也脱掉了厚重的皮衣棉衣,换上了鲜亮的春装。

    在汴梁左近四通八达的运河水系上的冰层也开始融化,河道之中,不时有残冰在水中翻卷上下,碎冰相撞,就发出清脆悦耳的碰撞声音。

    汴河之上,已经有贪图厚利的船队,千辛万苦越过春水未生的漕河,将南方的时鲜,外洋的奇珍,产自东南几大商市的精美手工产品,一船船的运了过来。

    开封府这边的大商人们,也和往年一样,带着奴仆钱钞,守候在几处码头和货物堆场,等着和北来的客商讨价还价。

    还有不少开封闲汉,也凑到了码头货场,或是想凭力,或是想靠一张巧嘴给客商们说合拉纤跑腿,赚到未来几个月的苦开销。

    这就是开封府的春天,年复一年,都满生机和活力……哦,今年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纲船还是如期而至,上面的货物还是满满当当的,但是货主却不大肯要太府寺发行的钱引了!

    “不要钱引?为什么呀?”

    “是啊,年年都用钱引的,之前也收盐引、茶引,今年怎就改规矩了?”

    “什么?年节过后天津、京东两市钱引暴跌?怎么可能?开封府这边还好好的……天津和京东怎么就跌了?”

    “钱引无法足额兑换盐、茶、铁、粬……钱引不是买房子的吗?”

    “好好好,你们不收钱引没关系,咱去京东银行兑换出铜钱给你们……”

    开封府的商人们一开始也不怎么担心,也不肯用手里的钱引折价兑换成铜钱。而是跑去京东银行、大相国寺长生库、潘记银行等大小金融机构想要把手中的钱引兑换了。

    可是一看今天的钱引牌价,却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钱引兑换铜钱的价格,已经从一缗面值换750文(钱引之前已经有小幅走低),变成了一缗面值换600文!

    “600文?怎么可能是600文?昨天还是750文呢!”

    马上就有商人嚷嚷了起来。

    京东银行的一个管事苦笑着重复着说了不知多少遍的话语。

    “今天早上才接到的消息,京东、天津两市的钱引跌崩了。而且海州盐务和茶务没有盐、茶可以兑引!咱们京东银行,也就不得不调低兑换价格了……”

    “怎么可能没有茶和盐?”

    “海州没有,别处也没有吗?”

    “钱引还可以买房子呢!”

    商人们这下真有点慌了。他们人人都吃了一肚子钱引呢因为钱引在过去几年价格一直坚挺,而去年开封府的房价疲软后,钱引的利息又因为襄阳大开发而大幅走高。

    一样存钱,存铜钱只有一二分年利,存钱引可以达到十分年利!

    所以开封府的商人们就因为贪图高利,纷纷以钱换引。没想到这才吃了几个月的高利息,钱引的价格就崩跌了!

    商人们哪里肯罢休,纷纷吵嚷起来,想要按照原来的价格用钱引换钱。可是银行的管事、伙计哪里肯换?

    钱引又不是银行券,这是朝廷发行的,你怎么能找银行包兑?

    “不行啊,不行啊……钱引是太府寺发的,而且太府寺只发不收,咱们银行能给大家伙兑换也是因为有进有出,咱赚个差价。现在各处都是兑出的,银行怎么可能兜底?你们要兜底去寻太府寺啊!”

    “600文就600文……快给我换钱!”

    马上就有脑子活络的商人喊着要换钱了。如果银行的管事说得事情是真的,那600文可不是底,说不定500文、400文,甚至更低的价钱也会出现。

    “好勒,客观您要换多少?”

    “全都换了!”

    “有多少?”银行的管事笑着,“今日可不是敞兑,总共只有10000缗的额子,兑完以后,就不是600文,而是500文了……”

    “什么?”

    “500文?”

    “你们京东银行的良心给狗吃了吧?”

    银行管事看见群情激愤,急得满头是汗,可也没有办法,只是摇头道:“500文也不是敞兑的,最多换20000缗,再下去就是400文了……”

    “什么?500文也只能换20000缗?你们京东银行想抢钱吗?”

    “叫姓纪的出来!”

    “出来!要不咱就砸了你们这处京东银行……”

    那银行管事连连拱手作揖,“各位客官,各位大官人,各位大老爷,这事儿闹得……这个钱引本就不包兑的,你们不能赖在我们京东银行身上啊!”

    “什么?你说什么?”

    “你这个奸商……”

    “砸了他的银行!”

    吃了一肚子钱引的商人们哪里肯听他的话,一个个都发了疯一样的喊打,有些人还撸起袖子,抄起桌椅板凳就要打上去了。

    管事和伙计们的也撑不住了,抱着脑袋就往外逃窜,口中还道:“各位客官要砸就砸,莫害了我等的性命,我等只是给纪家做工的……哎呀,哎呀,别打,别打……”

    发生在万胜门内大街上京东银行开封总店的打砸事件,其实早就在京东银行大掌柜纪奎的预料之中。

    这次的钱引暴跌,本就是纪奎和开封府的另外一些钱业豪商策划的阴谋。

    之前放出消息,说什么襄阳房产看好,需要大量钱引去投资,又故意给钱引开出很高的利息。目的就是用钱引换取真金白银和铜钱!

    哦,其实也不是用真正的钱引去换。要那样京东银行也没赚头啊,赚得是发行钱引的太府寺。

    纪奎的办法是用钱引存单去换真金白银!所以京东银行根本不需要向太府寺换取钱引。只需要有少量的钱引储备,然后就能一边兑出钱引,一边再高息揽存钱引。这些兑给商人的钱引,从一开始就只是存在于京东银行的账面上。

    也就是说,京东银行用一堆钱引存单,换取了人们手中的铜钱和金银。

    而钱引因为超发和开封府楼市的低迷,实际上已经处于严重的供过于求了,只是靠京东银行开出的高息才得以支撑。

    以平江纪家祖传的奸诈,纪奎当然不会给入套的人们多少全身而退的机会。所以就在政和五年冬季,在海州、扬州、上海、泉州、徐州等处,大肆收购茶叶、食盐和生铁。从而制造出钱引无法敞兑挂钩物资的局面,引发钱引价格的崩盘钱引不崩,京东银行开出去的巨量钱引存单就是个不确定的风险。

    一旦发生挤兑钱引(不要钱,只要钱引),京东银行就得亏本向太府寺购入钱引了。

    而今天的京东银行打砸事件,则是为了将京东银行包装成受害者……京东银行为了替朝廷支撑钱引的局面,都叫刁民给砸了!

    当然了,太府寺那帮官老爷肯定也不会知道纪奎玩得这手空手套白狼是怎么回事儿了。

    那个唯一有可能看破纪奎骗局的前任太府寺卿吕嘉问,早就已经去世了。现任的太府寺卿许几虽然也善于理财,但是并不了解银行是怎么运作的,所以也就没法看穿纪奎的局了。

    ……

    “太师,开封府这边的钱引也撑不住了。京东银行在开封府的几处分店都叫人给砸了。钱业行的纪行首出面想稳定局势,也叫人给揍了,是叫人抬到太府寺来的。您看这……”

    政事堂内,太师蔡京正在听太府寺卿许几汇报钱引危机的情况. 脸上却是波澜不惊,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其实今天开封府钱引价格的崩溃早在他的预料之中。因为海州京东市和周国的天京市早几日就发生了崩盘。现任的海路转运使蔡攸已经派600里加急,将京东市钱引崩盘的消息报告给了政事堂。

    “季文!”听许几把话说完,蔡京就叫着权知开封府事盛章的字号,“马上派出厢兵去京东银行各处的分店。”

    “下官领命,”盛章是和许几一块儿来的报告的,他领了命令后还有点不明白,又问了一句,“太师,要抓捕纪奎吗?”

    “抓纪奎?”蔡京瞄了盛章一眼,“他犯了什么法?”

    “他是奸商啊!”

    蔡京哼了一声:“无商不奸!可你知道他奸在哪里吗?”

    盛章想了想,“这次钱引暴跌,一定和京东银行有关。只要拿住纪奎,查封了京东银行,下官定能查明真相。”

    “还要查封京东银行?”蔡京嗤的一笑,“你可知道京东银行在开封府,在东南诸商市是什么地位?你知道有多少解库、长生库、金银绢帛交引铺靠京东银行调剂资金?

    把它查封了,今年的开封府和东南商市的税收起码减少三成!

    而且在东南商市之中,天津银行和相国寺银行(总部也在天津市)的市面是仅次于京东银行的,查封了京东银行,它们就是老大、老二了。你还敢查封它们吗?”

    盛章有点茫然,“那下官派厢军做什么?”

    蔡京冷冷道:“去维持秩序,别让人再打砸了!”

    ttp: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