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巫师不朽 两只陈洁南

第二百五十六章 黑蛇

    “他们确定么?”

    站在一处木屋外,阿帝尔走下台阶,看着眼前站着的索尔随口问道。

    “是的,已经再三确定过了。”

    看着阿帝尔,索尔脸上露出苦笑:“他们说,既然迟早躲不开诅咒,那么与其死在异地他乡,倒不如安眠于自己的祖坛。”

    听着这话,阿帝尔脸色不变,轻轻点了点头。

    这些幸存者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也很好理解。

    在过去,有着村庄外的结界在,这些人心中或许还会心存侥幸,认为可以依靠结界活着。

    但昨晚的那一幕,则轻易的将他们这份侥幸打醒,让他们不得不面临现实。

    没了结界的守护,最多几个月时间,这些人就会被诅咒找上,迟早死在外面。

    与其这样客死他乡,倒不如奋力一搏,或许还能有些希望。

    毕竟有阿帝尔这样强悍的巫师在,说不定真的能将泄露的封印解决也说不定。

    而在另一方面,对于这些人的决定,阿帝尔心中其实并不排斥。

    马上前往索尔的故乡,眼前这些人好歹也是上古巫师的后裔,纯正的克拉苏人,对于那个地方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东西,最起码也能充当向导存在,并不算没有丝毫价值。

    原地,阿帝尔看了看索尔,在与他聊了几句后,便向着远处走去,准备回到自己的屋内休息。

    ····················

    十数天后的一个清晨,在广袤的荒野,一群人的身影出现,正向着远处行进。

    在队伍中,索尔骑着一匹黑色的骏马,视线不断注视远处,正在四周巡视着。

    因为黑土上没法生长植被的原因,周围的大地看上去很荒凉,看不见任何生命。

    在这种平坦,偏偏又没有任何东西掩饰的环境下,想要隐蔽起来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走在队伍的最前方,索尔骑着马,突然感觉到眼前有一道黑影略过。

    他下意识的顺着视线看去,刚好看见一个赤露着上身,皮肤黝黑一片的矮小身影从远方快速跑去。

    “是当地的土著?”

    看着远处快速奔跑的身影,索尔心中闪过这个想法。

    过了一会,他回头向着后方的马车走去。

    “阿帝尔大人,我们马上就要到了!”

    骑马走在马车的一侧,他对着马车的窗口喊道。

    “到地方了吗?”

    听着马车外的呼喊声,阿帝尔睁开双眼,将满脑子的推演数据甩开。

    伸手将窗口拉开,他看向外面的风景。

    与之前刚刚前进时相比,这里已经开始有部分人烟出没,虽然在阿帝尔看来仍旧十分荒凉,但至少已经有了部分生命出没的痕迹。

    哪怕不用芯片检测,透过月精灵那敏锐的感应能力,阿帝尔也能清楚的感觉到这周围开始出现的生命气息,应该属于这附近居住的土著。

    “咦···”

    似乎发现了生命异常情况,阿帝尔心中突然有些惊讶。

    在他敏锐的感应中,远处似乎有一道精神印记存在,与他的精神力隐隐产生共鸣,带着些熟悉感。

    只是一瞬间,阿帝尔便想起了这股感觉的来源,属于当初那个被他施加了精神印记的土著老头,只是此时又被他感应到。

    “是巧合,还是?”

    阿帝尔抬起头,低声自语道,眼神中带着些莫名的意味。

    在之前,他虽然被在对方身上施加了精神印记,但并没有太过关注。

    能够在他没有特意关注的情况下被他感知到,这就说明此时双方的距离已经十分接近。

    而随着时间不断流逝,在阿帝尔的感应下,双方的距离正在不断缩短。

    “大人,我们到地方了。”在马车外,索尔的声音突然传来。

    听着声音,阿帝尔起身向马车外走去。

    在马车外,几个人已经准备好了,此时全部站在索尔身后,正静静等待着阿帝尔的命令。

    站在原地,阿帝尔抬起头,看向远处。

    在远处,一座占地很庞大的宫殿正在伫立,看上去十分庞大,只是有些陈旧,一股历史沉淀的感觉扑面而来。

    看着这座有些残破的宫殿,阿帝尔感觉到了很多股气息,其中既有属于诅咒的,也有索尔体内的那种血脉之力。

    只是与阿帝尔之前所看见的那些相比,眼前这座宫殿内,两种力量前所未有的强大,每一股单独拿出来,都能让阿帝尔谨慎对待。

    “我们进去吧。”

    看着远处的宫殿,阿帝尔沉默了一会,然后才开口道。

    听着他的话,在场诸人默默点头。

    能够来到随阿帝尔来到这里,在场的这些人无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就算是此时身为人母的雅娜,一边抱着孩子,手上也拿出了一把紫色的弯刀。

    作为上古巫师的后裔,她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女孩,其身体素质放在普通人里面,绝对能轻易打趴一个壮汉。

    特别是在阿帝尔为她刻下血脉印记之后,她体内的血脉力量再次增强,虽然在战斗方面还是不如索尔,但恐怕也不会差上太多。

    “临行前,我还想再问一次。”

    站在中央,看着眼前身穿皮甲,全副武装的雅娜,阿帝尔再次开口:“你和索尔就算了,只是把索岚娜也带进去,真的好么?”

    “这座遗迹很危险,就算是我,也不能确保一定能保证她的安全。”

    他看着索尔,平静的说道。

    “没关系。”

    听着阿帝尔的话,索尔与雅娜对视一眼,然后不由摇头:“如果这一次我们将会在故乡死去,那么我们也希望能够与自己的孩子一起走过这一段旅程。”

    “而且,在这座宫殿里,还有一些东西,需要这孩子去继承。”

    索尔顿了顿,再次开口:“我们不希望祖先留下来的传承彻底消失,也希望这孩子将来的路能够顺利一些。”

    听着这话,阿帝尔没有继续开口,只是转身看向前方,然后直接骑着一匹马。

    “走吧。”

    骑上马之后,他看着周围的人,开口喊道。

    周围的人默默点头,各自上马,开在前面,为阿帝尔带路。

    一路走了很长一段距离,前方开始出现一些身影。

    那是一些土著的村落,此时驻扎在宫殿外,建造了好几个营地。

    在看见阿帝尔一行人到来后,这些土著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迅速开始了集结。

    “谁?”一个声音在远处响起,带着些阴冷,还有些精神力的波动。

    在阿帝尔的视线中,远处的村庄内,在诸多土著的簇拥下,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干瘦的老人正慢慢走出来,身后还跟了其他两个中年土著。

    站在原地,在看见这个老人的时候,阿帝尔体内的精神力在微微颤抖,与曾经设下的精神印记产生共鸣。

    眼前这个老人正是当初阿帝尔遇上的那个土著,只是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遇见。

    “阿帝尔大人···”一旁,一个声音响起。

    在索尔身旁,看着远处出现的土著,一个克拉苏人皱眉,低声对阿帝尔开口提醒道:“这是蛇巫,在这几年来一直在追杀我们,力量很强。”

    “你们是···”

    远处,那个身材干瘦的土著老头带着人走到前边,在看见阿帝尔身旁的索尔时,顿时脸色发生变化,看上去有些兴奋,也有些疑惑:“是你们!!”

    “把路让开,让我们进去!”

    在阿帝尔身前,看着远处的老头,索尔脸色冷漠,言语中不带一点情绪。

    “放你们进去?”

    听着索尔的话,这位土著老人顿时一笑:“我正想去主动找你们,没想到你们就主动找了过来。”

    “想进去,当然没问题。”

    他的脸色逐渐变得冷漠,眼神中却有些兴奋:“乖乖躺在祭坛上,去献祭蛇神吧!”

    话音刚落,一道微光突然在周围亮起,令在场的诸多土著一阵心神模糊,身体的行动不由变得更加迟缓。

    下一刻,一股银色的力场猛然爆发,将周围跑来的所有土著全部击飞。

    不知何时,阿帝尔的身影瞬间出现在那土著老头的身后,一只手直接伸出。

    “你!!”

    察觉到身后突然出现的身影,土著老头心中惊骇,正想开口。

    一只有力的手直接握住他的脖子,将他要说的话全部卡主,强大的力量令他感到窒息,原本的力量像是消失了一般,浑身上下完全提不起劲,被紧紧束缚住。

    “哪来这么多废话···”

    单手将对方提起,看着眼前这人,阿帝尔有些不耐,另一只手直接伸出,放在对方的额前。

    “本来还想慢慢实验,不过现在看来,只能先粗暴一点了。”

    心中闪过这个念头,在阿帝尔的精神力触碰下,眼前这人的意识被他强行撬开,用以搜索其中的记忆。

    作为正式巫师,在到达蜕变期后,就有专门的法术与技巧可以用于观察其他人的记忆,只是后遗症太大,不但操作复杂,一不小心就容易吧对方弄成傻子,产生种种后遗症。

    不过在眼前这种情况下,即将进入遗迹之中,阿帝尔也懒得再费工费,索性直接查阅对方的记忆。

    顿时,在精神力的链接下,大量的记忆碎片向着阿帝尔涌来,共同凭借成一幅画面。

    那是一头巨大的黑蛇雕像,在雕像前,一具具尸体整齐摆放,里面的血肉正在慢慢蒸发,融入到下方的雕像之中。

    没多融入一点,那头黑蛇的雕像看上去就越是逼真,仿佛是活的生灵。

    “伟大的蛇神!请赐下您的恩泽。”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四周不断响起,嘴里念念叨叨的说着一大堆祷告词。

    那个声音的主人,正是这片记忆的主人,也就是阿帝尔此时正查看记忆的对象。

    随着声音不断响起,在记忆的片段内,老人的躯体上渐渐泛起一层黑色的鳞片,浑身的力量与气息似乎也增长了不少。

    “献祭···”

    默默观察着记忆中的这一幕,阿帝尔下意识的皱眉,似乎联想到什么东西。

    还没有来得及多想,一种极度的危险感突然从心头涌起。

    一片黑暗的空间将原地覆盖,在空间之中,一抹淡淡的月光亮起。

    那是阿帝尔身上散发出的光辉,此时驱除了黑暗,将原地的场景完全显露出来。

    一头巨大的黑蛇出现在他的前方,如同之前记忆里所看见的那般,大半身躯都是石制的,只有一双猩红色的蛇眸很灵动,其中透着无尽的邪异,还有一种令人惊惧的力量。

    静静看着这一幕,阿帝尔脸色保持平静,有些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那个土著的记忆里,有那诅咒本体,也就是这头黑蛇身上的力量,在我刚刚查询对方记忆时就已经中招!”

    看着眼前这头黑蛇,他心中升起一种明悟。

    然后下一刻,缕缕黑气不断扩散,一种力量在此蔓延,渐渐向阿帝尔身上扩散而来,却被阿帝尔身上笼罩的淡淡月光所抵抗。

    轰!!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突然响起,带着精神上的可怕重击。

    周围的场景开始变化,变成了最开始的模样。

    站在原地,阿帝尔大口喘息,精神上感到一股剧烈的疲惫感。

    大概恢复了一会,他低头看向身前。

    在他的脚下,之前的土著老头已经变成了尸体,在之前的精神刺激中直接崩溃,脸上还带着之前惊骇的表情。

    “还是大意了,这一次如果有翡翠印记的庇护,恐怕要付出的代价,就不止现在这么点了。”

    摇了摇头,站在原地,阿帝尔想着方才的场景,也不由有些心惊。

    眼前这位土著的脑海被人留下了封印,不论是谁,只要想窥视他的记忆,都会被那道封印反噬。

    毫无疑问,那道封印就是诅咒的本体留下的,令阿帝尔都一时没能察觉,反而差一点陷了进去。

    如果没有意外,刚刚那一下,阿帝尔恐怕会付出不小代价。只是在最后关头,阿帝尔额前翡翠印记的力量再次出现,将封印最后的反噬挡下,才让阿帝尔没能受伤。

    “虽然过程有些惊险,不过这么一来,我也大概猜到你的身份了······”

    站在原地,将手上的尸体放下,阿帝尔转身,看向身前的遗迹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