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巫师不朽 两只陈洁南

第六百一十四章 尸体

    “还真是多事之秋。”

    站在原地,望着远处管家渐渐远离,脚步匆忙的身影,阿帝尔揉了揉眉头,至今有些惊讶。

    早在几天前,荆棘商会的会长曾经亲自上门,请求阿帝尔派人前往某个强盗团要回他的女儿。

    这原本只是一件小事,看在对方识趣的份上,阿帝尔便答应了,却没想到却又出现了意外。

    “一个小小的强盗团,面对塔姆派去的治安官,不仅敢拒绝我的要求,更敢将我城中派去的治安官杀害?”

    想着方才管家禀报来的资料与情况,阿帝尔皱了皱眉:“这附近这一代的强盗团,都是这么凶的么?”

    皱了皱眉,察觉到这个意外,阿帝尔沉思一会,随后走出门去,让管家吩咐下去,准备外出。

    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既然已经答应了,阿帝尔却也会尽力不做。

    更何况,对方将他派去的治安官悍然杀害,就意味着对他的挑衅,若是不给于回应,恐怕也不太合适。

    静静从大厅中走出,不一会,阿帝尔走到门外的某座庭院。

    此时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冬季已经即将过去,外面阳光和煦,一层层微光播撒着,将整个世界都照的明亮。

    静静行走在这其中,阿帝尔默默行走着。

    不一会,他走到一座宽敞的场地上。

    场地用一些细沙与破石子铺就,看上去十分平整,此刻上面正有一些人在忙碌的挥洒汗水。

    一些赤着上身,浑身上下打着汗水的大汉在其中做着一些训练,在几个手脚看上去有些不灵便,但是浑身气质却很彪悍的大汉带领下,做着一些动作。

    望着这一幕,阿帝尔微微点头。

    眼前这些大汉,便是此前那段时间,阿帝尔收拢而来的“追随者”。

    这些追随者绝大多数都出自于山贼与盗贼团中,其中绝大多数都没有经受过专门的战斗训练,论起实战能力来说,远不如专门训练的士兵。

    既然已经将这些人收下,索性,阿帝尔也就废物利用,这段时间请了几个上过战场的老兵过来,专门训练这些人。

    虽然因为时间不长的缘故,暂时没看出多少效果,但至少也令这些人望上去更靠谱些。

    同时,因为每日的训练消耗了大量精力,也避免了这些人平时去惹是生非,平白给阿帝尔惹麻烦。

    静静站在原地,远处,似乎望见了阿帝尔的到来,这群人开始兴奋起来,一个个的神态认真专注,不管身体有多累,在这一刻都是拼命的直起胸膛,只为了多在阿帝尔面前表现一番。

    可惜,令这群人失望的是,阿帝尔只是在远处观望了一番,并没有亲自向前观察这些人训练的意思,倒是令这些人心中有些失落。

    从道路上走过,一路将整座庄园的大半风景逛完,阿帝尔迟疑了一下,继续向着另一个地方走去。

    ····························

    一座有些阴森的平地里,一些稻草正堆放在这里,上面躺着一些身影。

    在一旁侍从的带领下,阿帝尔走入这片地方,随后望向四周。

    眼前的地方,到处都摆着一些尸体,周围的稻草堆上一具具面目苍白可憎的尸体正静静在那里躺着,每个人的面色看上去都极为苍白,脸色大多显得狰狞。

    在这其中,有部分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尸体上布满了恶心的苍蝇,随着周围人的不断走动,不时的翻腾而起,看上去极倒胃口。

    “男爵大人,这就是希姆爵士的尸体。”

    慢慢走到一片稻草堆前,一个穿着长袍,脸上带着恭敬的中年侍从对阿帝尔说道,随后身子轻轻侧开,给阿帝尔露出位置。

    阿帝尔走上前,望向这具尸体。

    在一片干硬的稻草堆上,希姆冰冷的尸体在上面静静躺着,此刻浑身的皮肤已经发青了,看样子很快就要开始腐烂。

    他身上还穿着那一夜阿帝尔见到的黑色长袍,手指上戴着的戒指也还在,只是脸色变得极为狰狞,身上更是多了好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在好几道伤口之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胸前的那一道伤口,直接贯穿了他整个胸腔,直接看见看见另一边空间。

    “心脏不见了···”

    只是第一眼望去,阿帝尔便察觉到这一点,不由喃喃自语,一只手慢慢放下。

    哗啦···

    在他的手臂放下的那一瞬间,在一种本能之下,一点纯粹的生命能量升华而起,直接注入希姆的身躯之中,与其体内隐隐存在的某种力量互相抗衡。

    斗气!极其强横的斗气!

    两股力量互相对抗,感受着其中残留下的点点气息,阿帝尔心中浮现出这个念头。

    尽管残余下的量并不大,但这股斗气的本质却极高,在阿帝尔的感应中,甚至已经不逊色于阿帝尔本身了。

    换句话说,下手将希姆杀害的人,其本身至少是一位白银骑士。

    但是,在塔姆城中,白银骑士的数量本就不多,其中绝大多数,更没有对希姆下手的动机。

    这便是格鲁尔将阿帝尔误以为是凶手的原因,因为除了他有足够动机之外,其余人并没有动手的理由。

    “斗气中,潜藏着一点阴影力量,只是潜藏的十分好,只要不是接近白银骑士巅峰的人出现在尸体身边,根本发现不了···”

    一只手放在尸体上,感受着尸体内的情况,阿帝尔若有所思:“表面上是骑士的斗气,但实际上,却是某种独特的阴影之力···”

    “另外,这具尸体里原本存在的血能,似乎也不见了···”

    仔细检查着这具尸体,阿帝尔还发现了一个情况。

    吸血鬼的身躯构造,与普通人并不相同。

    他们不仅拥有独特的心脏构造,本身的血液之中更是带着独特的血能,是吸血鬼力量的来源,哪怕死去也不会消失。

    但是此刻在希姆身上,不仅没有找到血核,更没有看见丝毫血能的力量,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般,没有丝毫的不妥之处。

    但这种情况,本身便是最大的不妥。

    那一夜,阿帝尔看得清清楚楚,希姆早就已经转化成了一头吸血鬼,尽管转化时间未必有多长,但转化本身已经开始,自然不可能再与普通人一样。

    但此刻,西姆的尸体上却没有半点吸血鬼的气息,整个看上去,就好像一具尸体一般。

    “有意思···”

    随意笑了笑,阿帝尔低下头,仔细看了看尸体中央的那个空洞。

    “这一击的位置,刚好是心脏所在的位置,不仅直接将整个心脏给击碎,更令隐藏在其中的心核也消失了···”

    “至于浑身的血能,多半是被抽走了···”

    仔细检查了一会,阿帝尔心中的迷雾渐渐清晰。

    眼前这具尸体,尽管看上去正常,但若是仔细检查,却还是可以发现不少不合理的东西。

    除了心脏与体内的血能这几点细节外,希姆的尸体尽管看上去还算完整,但实际上整个身躯都已经被震碎,其中一些异于常人的地方,若非仔细检查,根本没法发觉。

    不过,面对这么一个落魄家族的小贵族,也没有多少强大骑士愿意对其出手仔细检查。

    就连阿帝尔,若非事先明白不对,此刻多半也不会注意到这些细节。

    “真是麻烦···”

    轻轻将一层白布揪起,将希姆的整具尸体盖上,阿帝尔暗自摇头,脑海中仍然带着些疑惑。

    “杀掉希姆的人,本身必然是一位力量接近白银巅峰的存在···类似这种存在,哪怕是整座塔姆城中,恐怕也未必有多少,慢慢寻找,总有一天能找到。”

    从这片摆放尸体的平地中走出,阿帝尔起身向外走去,准备去下一处地方。

    随着这几天格鲁尔从王宫中走出,在那之后,在这位王子干涉下,阿帝尔便继承了巴库鲁家族的爵位,成为了新一代的巴库鲁家族主宰。

    而今晚,便是格鲁尔为其举行宴会,为其庆祝的日子。

    对这种场合,阿帝尔算不上喜欢,但也算不上讨厌,对格鲁尔的邀请,多多少少还是要给些面子。

    当夜。

    塔姆城南街,一片豪华的庄园之中。

    一朵朵的鲜花在四处开放,原地,闪亮的灯火将四处照耀的通明,看上去十分美丽,将光焰照耀在地上。

    在庄园四周,一个个打扮明亮,衣衫整整的客人带着自己的女伴从外界缓缓走来,在看见庄园中央的场景时,脸上不由流露出些许羡慕。

    与其他地方不同,在庄园的中央,地方倒是显得格外的空旷。

    在其中最中央的舞台上,一个个容貌美丽,装饰华丽的美丽女孩在其上翩翩起舞,而在舞台之下,格罗尔脸上带着微笑,望着四周的宾客大声开口。

    “这一位,便是今晚宴会的主人,曾经在南方多次拯救我生命的亚索男爵。”

    他一只手放在阿帝尔的肩膀上,脸上露出最真诚的微笑:“曾经,在南方要塞失陷时,我几乎以为自己就要这样死去了,以一个不光彩的战败者身份死去,死在不属于我家乡的土地上。”

    “但在这个时候,是亚索的出现,让我重新看见了希望!”

    “他英勇,他强大,他忠诚!以他手上的长剑,护持着我一路走到终点,回到这片我所热爱的土地上!”

    “在此,让我们为这位英勇的骑士干杯!”

    他一只手搭着阿帝尔的肩膀,一只手上高高举着酒杯,这一刻脸上带着浓烈笑容,直接一口将杯中的烈酒一口饮尽。

    “干杯!”

    “为了亚索男爵干杯!”

    一道道善意的大笑声从四周传来,带着一个个贵族脸上的笑容,配合着远处的烛光,这一刻看上去无比的和谐。

    站在舞台的最中央,静静望着这幕场景,阿帝尔却觉得有些无趣。

    在这些年里,类似的场合,他已经接触的太多太多了,并不觉得有什么乐趣可言。

    不过尽管心中无趣,不过在眼前这个场合,他还是勉强举起酒杯,看着周围众人一饮而尽,引起了周围一阵欢呼声。

    等最热闹的时候过去,阿帝尔正想退到角落中去,远处却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